第二十九章、安排(一)

越青走到了那木偶所在的石室,只覺石洞設計者心巧卓絕,若能受學一二,必畢生受用。

夏瑤卻早對厭這木偶了,剛才就跟它「交流」了一段時間。

更何況,夏瑤此刻那澄明的雙眼裡,又哪裡還容得下越青以外的事?

他們繼續的走著,又穿過那石室,來到了另一道口。



就在這時候,夏瑤忽然力氣一洩,曲膝正要半跪。

越青急忙伸手扶著,眼裡就只有關切之色。

夏瑤望著也是心甜,除了越青,就沒有人如此望過她。

「小瑤,你怎麼了⋯⋯」

越青生怕夏瑤還受那悶氣影響,以致氣血不暢。



「青哥哥,沒事,就有點暈。」

越青這才想起,他們兩人來到這裡後便半米未下,雖不知確實時間,但時間著實不短。

越青身壯碩健,自然能從中支持。

可憐夏瑤不但未有武家之修,本來也是個纖纖女子,一路走來所耗的體力腦力,又豈是輕鬆。

越青同時擔心,他們一直在往下走,終點還遙遙無期,夏瑤不知能否支撐著。



但越青卻更不可能讓夏瑤在此刻休息,在此刻多耗一刻,便多兇險一分。

「青哥哥,我沒事,繼續走吧。」

夏瑤彷佛從越青那緊繃的眼神裡,看出了越青的心思。

「你支撐不住,就告訴我。」

越青說罷,便一把揹起了夏瑤。

夏瑤也不佢反抗,伏在了越青的背上,這對她而言,實在是世上最安穩的地方。

越青卻更為慎重,為了這剛剛的結髮之妻,這石洞,他非闖不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