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退路(四)

「青哥哥,這裡是甚麼地方啊。」

夏瑤當頭的一問,又令越青進入了警覺的思緒。

兩人剛才吃過了桃,解了燃眉之急,如今便要清楚所處境況。

越青縱眼四看,就一片綠翠映入雙眸,但除了那幾朵零散的花,又哪有甚麼異樣。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這幅畫忽然就飄入了一些不速之客。

一片片的櫻紅打擾了這幅畫的寧靜,一片片的進入兩人的視線。

一片片的,引起兩人的不安思緒。

難道,這裡仍然是櫻落宮的範圍?兩人不禁如此料想。

但越青在櫻落宮多年,卻未有印象宮中有此一地。



而櫻落宮中,越青沒有去過的地方,就只有禁地。

絕凝準備要踏入的禁地。

這一翻的猜想,想得越青心中的汗一滴蓋過一滴,流得他忘記了雙手的痛楚。

夏瑤看越青這般緊張,也知越青所想非同小可。

但看著了越青,她就只有安心,反正她還是覺得,就算此刻死去,也無不可。



她伸出了她的纖手,捉住了越青那很快便濕透了的右手,緊緊的扣著越青的五指。

越青望了望那被鎖扣著的右手,又回頭望了望身後的夏瑤。

那永遠令他感到萬千溫柔的臉容,終於令他回復了平靜。

「對,無論來的是甚麼,我都要好好保護她。」

越青望著這一張臉,望著這一雙眼,想著的,就是這一句說話。

的確,無論來了甚麼,他都不能拒絕。

他能做的,就是盡力保護他的夏瑤,他的髮妻。

越青以往未有接觸過男女之情,櫻落宮不容許愛情的出現。



但他總聽梁曦風所說,外面的男人,沒有一個是好人。

他不想成為梁曦風口中的壞人。

他努力實現的,是那一個對好男人的幻想。

但就是這種單純,叫夏瑤的心頭總是有一種溫暖。

就在此時,一陣腳步聲傳來,打擾了夏瑤心中的溫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