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退路(三)

終於,越青在那遙遠的上方看到了一點光亮,看來出口已近。

他心情激動,卻還是全副精神放在了那匕首之上。

那光點的距離,目測還要把匕首插上百多遍才能到達。

但越青只有向上攀,這是他們唯一的出路。



他又回頭看了看夏瑤,只見夏瑤依然清醒,卻還只是對他回以微笑,似未察覺上方的光亮。

看見夏瑤清醒著,越青又有了繼續攀爬的動力。

大約半個時辰過去,他又爬了一段不短的距離,那光點也漸漸變成了光團。

又再爬上了一段時間,終於,他看見了青天,看見了白雲。

終於,他聽到了風聲,聽到了流水。



眼見成功在望,他不能功虧一簣,他繼續精準的控制著他的寒勁。

他右手的匕首插在了石壁之上,正要發力,繼續向上攀登。

就在這時候,他的忽然失去重心,整個人就懸在了左手的匕首之上。

原來越青右手所握的匕首忽然斷裂,令越青重心失控,就連身後本來沉靜的夏瑤也不免驚呼。

就在他重心一失的同時,左手的勁力輸出失了控制,過量的注入了寒勁,左手的匕首隨之斷裂。



這也難怪,雖然寒勁能令那岩土咬住匕首,但那對匕首同時在短時間內不斷受著冷熱衡擊,終究是吃不消。

一對匕首雙雙斷裂,越青苦無支撐,眼看正要沿那石洞急墜。

就在此時,他不敢多想,雙手化拳為掌,纏護寒勁,牢牢插在了那岩土之上。

還好越青反應奇快,他們不過下墜了約莫兩、三個身位,不至於直墮起點。

但越青雙手在與火蜥一戰中仍未完全恢服,這掌一插進岩土,疼痛難當。

越青知道,他沒有選擇,他看見了青天白雲,他一定要帶夏瑤出去。

他忍耐著劇痛,用一雙手代替著那對匕首。

夏瑤看著,心裡隨來就是一陣擔憂,她看著越青與火蜥搏鬥,深知他雙手仍未完全恢復。



但同時,她又為著越青所作的一切而感動。

在她成長的過程中,沒有一個人對她有過一絲關懷。

即使在外面執行任務時,對她獻殷勤的,無非都是為了她的美色。

她眼眶的淚水,隨著她的心思,在眼眸裡盈著。

她此刻只是心想,遇見此人真好。

越青卻未有察覺夏瑤的心思,他完全專注在那雙手的勁力之中。

沒了匕首的刃鋒,他只能化拳為爪,用上一般的攀爬方式。



此刻不如在起點時的境況,只愈下短短的距離,他相信他的雙手能夠應付。

他雙手必須要能夠應付。

他的勁力控制需要更為精準,那五指間的寒勁要成為鋒利的齒釘,緊緊的插在岩土上。

越青就這樣咬著牙關,繼續的上攀。

終於,他的右手,摸到的不再是岩土。

他的左手,不用再凝勁五指,化拳為爪。

他們的眼睛,終於不用在面對著黑暗。

這石洞的上方,是一片油油的草地,零散的花朵散落四處。



最重要的是,越青看到了幾棵聚在了一起的桃樹。

他解下了紅菱,把夏瑤抱到了那桃樹的樹蔭下坐著。

他自己縱身一躍,把樹上的桃摘了幾個。

他怕這桃太大,逐小的撕開,一片一片的放到夏瑤嘴裡。

雖然這桃仍未紅透,略帶淡硬,但在夏瑤眼裡,這是她吃過最甜的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