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退路(六)

他不敢奢求宮主「恕罪」,也從來沒人敢叫絕凝恕罪,他們沒有資格。

連絕凝自己的弟子,也只敢直接叫絕凝降罪於己。

「你應該知道,「不知者不罪」,從來不適用於櫻落宮。」

的確,「無知」或許是求情的理由。



但在江湖上,「無知」往往是一種罪過。

越青沉默不語,不敢答話,只要絕凝肯離開,他縱是粉身碎骨,又有何不可。

「你不說話,那你是準備好領罪了?」

絕凝的心目中,完全沒有任何師徒的情誼。

在她的思維裡,只要違反規則,只要違反她,就只有死路一條。



聽到這句說話,夏瑤恨不得立即衝出去。

但她知道,她若然毫無對策的出現在絕凝面前,越青將會死得更慘。

「不過,你在禁地裡死去,卻也是麻煩,禁地裡不放死屍,我又不會將你的屍身拖出去。」

越青聽到這裡,腦中閃過了一絲希望,畢竟他的目的只是把絕凝引離現場。

但他的這一絲異色,絕不能被絕凝察覺,他需要無比的冷靜。



經歷了石洞的一切,他不知不覺間對他勁力的控制有了更深一步的掌握。

甚至,他能夠在小程度上用他的寒勁控制自己因心情導致的經脈擴張。

「弟子願自行回正宮領罪。」

絕凝一副意料之內的表情,在她的認知中,越青從來不懂得違抗。

夏瑤聽後,也知道,越青的死不在一時三刻,她還有時間。

而且,在夏瑤眼中,絕凝感覺上也不是必定要越青受死。

可是,當越青起步走回正宮,絕凝卻未有離開意欲。

這是她絕對的自信,他不相信越青敢私自逃去。



但越青卻是苦惱了,夏瑤還在那樹後躲著。

雖然小雨谷的藏身技巧獨步天下,但對方卻是櫻落宮主。

在兩人獨處的情況下,又怎可能一直躲藏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