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退路(七)

但已經起步的越青,更不可能就此回頭。

他若是回頭,只會惹起更大的可疑,那夏瑤就必死無疑。

越青這誤闖禁地,其實在絕凝眼裡也是罪不致死。

但若是發現了夏瑤,他們倆人都會死,而且會死得很慘烈。



越青陷入了一片的苦惱,夏瑤同樣也緊張非常。

只是,夏瑤早就在工作中習慣了這種緊張,這種緊張絕不會令她失去冷靜。

越青不敢回頭,他還要扮演那個對絕凝千依百順的弟子。

但他的腳步,卻是不自覺的慢了下來,慢得絕凝都不耐煩了。

「嗯?」



她就是斜眼的望了一下越青,單單的嗯了一聲。

單這一聲,足以令越青從頭到腳都感到一陣恐怖的寒冷。

他知道,這些年來教他武功的人,他不會妄想去挑戰這一個人。

但為了夏瑤,這些理性都被他拋諸腦後。

但夏瑤在樹後聽著,就更為越青緊張了,這刻絕對不宣惹怒了絕凝。



可是在越青的思維裡,只要惹怒了絕凝,絕凝的注意力便會鎖定在自己身上。

想到這裡,縱那雙手還未從傷勢中復原過來,越青也急凝寒勁。

腳下寒勁更盛,一個轉身,一個箭步欺身到絕凝跟前。

這一切來得有點過於快速,絕凝未有料到越青也有反撲的一刻,心裡的驚訝著實不少。

但這一種驚訝,卻不會顯示在她冰冷的面容上。

同樣,這一種驚訝,還不足以令她失去了櫻落宮主應有的實力。

越青雙掌向絕凝胸口擊出,纏繞著了寒勁的雙掌在絕凝面前泛了陰陰涼風。

這一雙掌絕凝完全看在眼裡,也看出了越青在寒勁的掌控上大有進步。



但這般的進步,卻仍遠不足以令她看在眼裡。

青袖一拂,便把越青這一雙掌硬生生的擋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