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源頭(六)

絕凝的遲疑,當然被夏瑤看在眼裡。

絕凝武功雖強,但卻終日深修櫻落宮,心中的一切都顯示於臉上。

也許是因為她不需要向任何人掩飾,她有任性的本錢。

但這一種本錢,如今卻成為了夏瑤的把握。



「放開他,不然我打碎這石碑再跟他一同死去又是何妨。」

絕凝的遲疑更大了,若然她真的就此放手,這一口氣是如何也吞嚥不下的。

但為了這一口氣,是絕對不會令他放棄那聖碑的安危的。

她的手,就在她的矛盾遲次之中像冰一樣凝結住。

她沒有去放開手,也沒有加重手的力度。



越青在看著,只擔心夏瑤不會武功的事被拆穿,兩人就是死路一條。

但他此刻,只能相信著她,他沒有選擇。

又或者說,即使有選擇,他還是會義無反顧的相信著夏瑤。

夏瑤見絕凝遲遲未有回應,便進一步的壓逼。

她舉起她的手,作勢要聖碑擊出強力的一掌。



「看來你是真的不想要這聖碑了。」

夏瑤怕再大聲叫喊,只會被她更容易聽出端倪。

反而這種沉穩又輕柔的聲音,才會叫一個本來心裡猶豫的人更不知所措。

絕凝終於緩緩的鬆開了手,越青的手腕還幸沒有被握斷經脈。

絕凝會作出這等讓步,卻是全因她劃上了那一道血口。

那一道帶有絕菱花毒的血口,這已經足夠越青致命。

「你退出這樹林,我便會離開,並不會傷你聖碑一分一毫。」

絕凝還是在遲疑,她不甘心眼白白的看著背叛她的人離開。



但她看似沒有選擇,腦海就是一片空白。

她武功雖強,但若要論到心理戰,攻擊心靈的裂口。

夏瑤,實在比單純的她強上太多了。

絕凝就是一個狠心,卻同時又單純的人。

在武學上,她是聰穎的,但她還是敵不過人間的欺瞞奸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