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負累(三)

夏瑤見了越青與蕭瑜纏鬥在一起,一臉擔憂的衝到了越青身前,還好他還是那個越青。

凌笙見蕭瑜面對內力大增的越青又未似落於下風,也深感欣慰。

同時也看得出來,越青內力雖強了不少,但似乎未到可以純熟操控的地步,一旦走偏了,還是有著一定的風險。

但越蕭二人,見凌笙這樣一問,也默不作聲,不知應說甚麼。



眼見兩人沉默下來,凌笙也不想再苦苦糾纏,畢竟她並非那種任何事都要尋根究底的人。

反正,越青動手的原因,她也猜到了八九。

「小瑤,你不是有事要對你的青哥哥說嗎?」

越青聽凌笙這樣說,更一臉茫然的看著夏瑤,到底她們在外面的一言一語涉及了甚麼,越青可沒有像夏瑤般的聽力,他未能聽見。

他看著夏瑤,就只等夏瑤開口。



卻見夏瑤咬了咬那小唇,那清麗的聲音正要像出籠的相思雀,奪門而出。

「青哥哥,鐵不平那套內功,可以給我嗎?」

越青聽後,只是淡然一笑,眼看夏瑤尷尬又慎重的眼神,他以為跟要他說的是有多嚴重的事。

他沒有半分猶豫,就在那襟袋中取出了鐵不平的那封遺章,交到了夏瑤手中。

「傻丫頭,我都沒好好送過甚麼給你,你想要甚麼,我都給你。」



眼見二人眉來眼去,凌笙也只有一陣無奈,雙眼都快要反白了。

蕭瑜眼看二人情深義重,也沒有了之前的鬱悶了,反倒羨慕著二人有著如此的情感。

他雖然沒有聽過夏瑤說的故事,但兩人的眼神是騙不了人的。

原來剛才在越青和蕭瑜纏鬥間,凌笙跟夏瑤說了一番話……

「妹妹,你很聰明,但聰明救不了你一輩子的。」

夏瑤沒有作聲,因為她也認同凌笙所說的話,她這一生都在懸崖邊走過。

「你試想想,若然那時候絕凝不是那麼的單純,又或者她對自己的實力更加的自信,你跟小青早就不在這裡了。」

夏瑤的確十分聰明,但此時她實在想不出一句可以回應的話,因為她沒有反駁的餘地。



「再說得更難聽一點,遇上了其他的困局時,現在的你只會是小青的負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