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負累(四)

夏瑤又哪有不明白的道理,在石洞裡看著越青雙手傷痕累累,看著越青揹著她一刀一刀的攀出石洞。

面對絕凝時一直擋在她前面,為她義無反顧的奮戰,她都感到自己的無力。

但自凌笙那動人的聲容說出來,還是令她的心頭泛起了激動,那雙眸盈著顆顆的眼淚。

她以往很擅長掩飾自己的心理,很擅長掩飾自己的感受,因為她的工作需要。



但現在,她不希望再費神控制自己的情緒,控制情緒是很累人的事。

「你也知道,你需要改變。鐵不平的功法,小青練不了,我也練不了,只有你能練。」

這可令夏瑤瞪大了雙眼,原來這才是凌笙這番話的目的。

「鐵不平的功法極為剛強霸道,練成將無堅不摧。但同時因為極端的剛強,本來有武學根底的人,脈絡流走的內氣會與功法衡突,勉強修練,只會自招損傷。但你本身沒有內家修為,全身經脈都沒有能與功法相沖的內氣。」

本來夏瑤沒有修習武功的必要,即使不修習武功,她也能殺一些比她強上十倍百倍的人。



但這樣,能殺的人的確很多,可以保護的人卻很少。

以往她需要保護的,就只有自己。

但如今,她的生命裡不再只有自己,她也有了值得珍惜的人。

她希望,成為越青的力量。

這樣可以一反以往的機會,足以令她心動。



夏瑤,竟就是鐵不平所等待著的有緣人。

一般習武之人,都在童年時便開始修習,至十七八時都有一定的內氣根底。

但童年之人,又如何能闖進這危機重重的石洞。

而十七八又沒有修練內氣的人,卻又怎樣也不會闖到櫻落宮內。

這篇功法要等到適合修習之人,簡直就需要天衣無縫的配合。

這一篇功法,就像等著夏瑤出現一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