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不速之客(一)

如此,越夏二人又在玉刀山莊上留待了半個月。

一來,是為了讓越青安心調息體內氣勁。

二來,即使夏瑤再聰明,若無人指引,這內功法門也是練不得的。

這半個月,凌笙就成了夏瑤的私人導師。



凌笙也是陣陣苦笑,想不到突然間,自己就多了三個年青人伴在身邊。

看來,離開了櫻落宮,也不盡是壞人。

這些年青人,在她眼裡,都太可愛了。

蕭瑜的耿直自不在話下,始終是自己從小看管的孩子。

但看著越青夏瑤兩人後此情深義重,天打不分。



也令她想起了原來人間也是有這種真摰的情感,令她懷念的情感。

半個月很快便過去,夏瑤也初步掌握了內勁的法門,接下來就要靠自己時刻調運。

凌笙說,那套功法既是天人鐵不平的遺作,也屬極端剛陽,既然沒有功法的名諱,從夏瑤開始,這套功法就稱為《鐵陽經》,好讓鐵前輩的心血流傳下去。

越青也一步步的鞏固修為,開始慢慢習慣引導那股絕菱灼息。

這天的天很藍,雲是薄薄的,就如絲一般,在天上揚著。



普照的柔陽下,有著細細的清風,拂著每一個人的臉。

但這些清風,吹著吹著,竟帶了點焦灼的味道。

「莊主!不好了,燒起來了!」

一個婢女慌張的叫喊著,她東奔西跑,就希望尋著蕭瑜。

但蕭瑜若是一個等著下屬通傳才行動的人,他就不會成為一個傳說。

他早就帶著兩個山莊中較資深的好手,衝往現場了。

然而,蕭瑜眼見的,便是熊熊火海。

這些把玉刀山莊包圍著的青竹,一根接一根的燃起了起來。



他復反山莊,召集更多的人試圖救火。

但一桶一桶的水,又怎樣能撲滅這延綿千里的地獄火龍。

地上的新葉疊著枯葉一股腦的燒起來,一根根的青竹被燒得咧咧作響。

整個山莊上下東奔西跑,沒有蕭瑜的命令,他們寧可死在山莊。

越青也不是遲得蕭瑜多久,也似箭的往外飛奔。

他試著用寒勁擊打那些未有燒起的青竹,但縱然青竹結了薄薄的霜華,也瞬間就融化了。

夏瑤見著,也是慌忙的尋找著越青。



而越青見這些火勢阻止不了,立刻就回頭尋著了夏瑤。

蕭瑜望著這一片火海,腦海瞬間就空白一片,不能思考。

玉刀山莊久經多代,今天在他手中,要毀去了。

他這樣想著,他這樣站著,他這樣呆著。

忽然,一股柔和涼勁傳入心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