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不速之客(五)

蕭瑜已漸漸醒轉,畢竟那十多年的修練不是白練的,但面色卻異常蒼白。

他嘗試運轉氣勁,卻只感鑽心之痛。

凌笙再沒有掛上她的笑容,換來的是切齒的恨意完全表露在那誘人的面孔上。

到底是誰,竟可在她眼前放出這飛針而不令她察覺,在她認知的江湖裡,可沒有這個印象。



而且,為何這飛針是射向蕭瑜,就更不思不得其解了。

照道理,能與蕭瑜結怨的人,都是被蕭瑜擊敗過的人,被蕭瑜擊敗過的人,不可能有如此實力。

而有如此實力的人,又為何要靠這卑鄙的手段,她實在想不透。

而且,不論是蕭瑜的背裡或是那根燒成黑棍的斷竹,都找不到半支飛針。

但蕭瑜的背上卻有著小小的針孔,流著點點的黑血。



「小瑜,不要運氣。」

凌笙對於蕭瑜的狀況也是束手無策,但也恐怕他胡亂運氣有損經脈。

凌笙再嘗試替蕭瑜運勁驅毒,這次她緩緩的向蕭瑜胸口輸入內勁,卻還是毫無起色。

蕭瑜的氣脈竟是七零八落,支離破碎,沒有一點連接的跡象。

小瑤雖已開始修習內勁,但卻絕非是可以運動助人的程度。



而越青見凌笙也苦無對策下,也不魯莽出手。

而背後一群婢女工人,更是呆立原地,默不作聲。

你叫他們幫忙,他們都不知從何幫起,更無能為力。

除此之外,凌笙還有一事擔心,若然真的存在一個能傷及蕭瑜而不讓她察覺的人。

那麼,他們在這裡停息,也不是安全。

這也是為何她剛才用上全速帶蕭瑜離開的原因,愈快愈好。

但這浩浩大江,沒有渡舟,是不可能單靠輕功躍過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