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不速之客(六)

凌笙正在苦惱著,越青夏瑤也不難看出凌笙苦惱的原因。

就在這片重重的憂心之中,江中泛來了一艘輕舟,舟上立著一個青衣素裙的女子。

她戴著斗笠,斗笠接連著薄薄的輕紗,把那小小的臉兒隱隱著著的閉著。

但那薄薄的素衣,卻完全不足以掩飾她那動人的姿態。



有些人就是即使你沒有看見她的樣貌,也能感受她的萬千儀態。

岸上的工人婢女一個個都看呆了,凌笙與夏瑤固然美麗,但凌笙的美,是霸道、是令人窒息的。

而夏瑤的美,是屬於那種活潑可人、柔人心胸的。

而眼前這個看不見樣貌的女子,她的美,固然不是來自於她的樣貌,但她的身影,立在了那小小
的孤舟,在一片大江之中,整個畫面,深深的印在了腦海。

這個人的美,是清麗,是脫俗的,似乎塵世都沒有質格為她添上一點污垢。



但凌笙卻沒有心思欣賞這人的美,她反而擔心,這舟未免來得太巧合。

她在想,這人有機會是那個能避過她的眼光,再傷及蕭瑜的人。

凌笙全身的毛孔都散發著厲人的氣勁,如箭在弦,就等那人到來,一撲成擒。

那舟向著眾人駛來,凌笙一旦感受到那人散發半點煞氣,便會動手。

然而,那舟卻即將靠岸,凌笙依然沒有感受到半點氣勢。



或是說,那人根本就不像學過武功的人。

學過武功的人,總有跡象讓人察覺。

但那人身上,卻完全沒有這種可以讓人察覺的痕跡。

不過,那人見了蕭瑜的面色,卻是一步步靠近。

凌笙雖是蓄勢待發,但卻沒有出手,對著這種毫無武學感覺的人,她出不了手。

她雖未有出手,但她還是攔住了來人。

畢竟,她不能讓來歷不明的人接近蕭瑜,特別蕭瑜這種狀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