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青囊(三)

凌笙見了,也不多留,她只怕蕭瑜的狀況再拖上一刻便更為危險。

兩人就此上了小舟,蕭瑜連站起步行也覺痛苦,只能緩緩的走入船中。

但他還是擔心留在這裡的人,這小船走了,又哪來另一艘船讓他們離開。

「越兄,你們留在此處不是辦法,不如……」



越青卻是示意蕭瑜不必多言,一舉手便打斷了蕭瑜的說話。

他的臉容雖然較蕭瑜少了一分英氣,但卻多了一分清爽。

這清爽的臉容,再加上櫻落宮中多年來練就那冷冰冰的表情,就是世上最有效的禁令。

「連絕凝都奈何我不了,蕭兄你就放心去吧。」

蕭瑜聽後,也只好依言。



雖然凌笙也擔心越青與夏瑤的安危,但在她眼裡,醫治蕭瑜才是首要大務。

如果要犧牲兩人以換蕭瑜,她會毫不猶豫的狠下殺心。

「哈哈,我就不再瞞你們了。」

這笑聲自然來自那戴了斗笠的女子,眾人聽言,同時望向了她……

「這大火燒得滿天通紅,我在那遠遠的蝶舞山都看見了,早就找來另一艘船啦。不過小舟總較大船來得快,所以我就先到囉,嘿嘿!」



凌笙這次真的被這小娃子氣得哭笑不得了,這實在是個小人精,竟把在場所有人都戲弄得如此透徹。

但她聽到了蝶舞山的名字,心裡疑團也解開了不少。

「蝶舞山……敢問姑娘是否青囊門的人?」

蝶舞山就只是一座小小的山,不太高,大約走兩百步就到山頂。

但這山在江湖上的名諱卻是如雷貫耳,只因這山上的唯一門派-「青囊門」。

青囊門與小雨谷一樣,不教門人武功。

但小雨谷為的,是殺人。

青囊門為的,是救人。



而青囊門的人卻也不是個個都不會武功,他們學武的自由從來都沒有被限制,也有很多青囊門的人在外學得一招半式,在江湖上既是行俠,又是醫人。

那小舟就先行駛走,眾人就留在原地等那據說正在途中的大船。

小舟上,凌笙看著那女子,雖然知道是青囊門的人,卻也不敢掉以輕心。

「小女子,慕容鵑。這樣子,你這姐姐總可以放心了吧。」

凌笙聽到了蝶舞山的名字,也就不再意外了。

青囊門的主人,正是姓慕容。

「慕容英大夫可安好?」



慕容鵑也不意外,畢竟知道他父親的名字也不是少數,聽到了青囊門,又聽了自己姓慕容,總會想起的。

「家父安好,姐姐有心,我們起程吧,這蕭莊主怕是愈快治療愈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