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青囊(二)

她這樣一問,卻是明罷著的無視著凌笙。

她也有少女的鬼念頭,對那些阻撓自己的,總忍不住想要去為難一番。

她雖沒有明言,但卻明罷著的不想理及凌笙感受。

但凌笙卻似未有聽到,因為她根本就不在乎。



她的全副心思,如今就只放在了蕭瑜的身上。

別人如何對她,別人如何說她,別人如何看她,於她而言,又有何重要。

那女子見著了凌笙如此緊張,竟也暗自慚愧起來。

「好,我跟你走。」

蕭瑜根本就沒有拒絕的動機,既然他都能有信心讓這人摸了自己一偏,又何妨再跟她到船上一聚。



「等等!」

雖然蕭瑜沒有拒絕的動機,但凌笙卻有著千萬個不想蕭瑜跟著她走的原因。

「這船如此淺窄,最多不過能再上一兩個人,這裡約莫十來人,如何能上?」

那女子輕蔑一笑,凌笙平生似乎未聽過這種輕蔑的笑聲,但她還是按耐住了她那小小的怒氣。

「我只邀蕭莊主上船,其他人,又沒有邀請,你們上不了上,我能管嗎?」



凌笙看出了,這女子想要跟自己來一場小把戲,隨即回復了她那一貫的笑容。

「你當然管不了,那……你能帶上姐姐嗎?」

那女子又豈會不知道凌笙的意圖,她早就看出了凌笙對這蕭莊主非常的緊張。

同時,她雖然不譜武學,但行醫久了,對別人實力的判斷,只要跟他說上兩句話,就能略知一二。

面對著如此強者,隨時都會被對方隨手捏得粉身碎骨。

她所知道的,就是令強者乖乖聽話的籌碼。

而蕭瑜的康復,就是她的籌碼。

如今在場所有的人,只有她有小舟一隻,只有她能醫治蕭瑜。



殺了她,固然能強搶那小舟離開。

但既然連她這樣的強者都沒法替蕭瑜醫治,再找一個能醫好蕭瑜的人談何容易。

以上的種種,都是她一言一語的信心來源。

「我管不了你們上不了船,也管不了你們上不上船。」

只見凌笙種種也只是出於對蕭瑜的擔憂,那女子也不再為難。

只是,這小舟的確不能再坐更多的人了。

「姐姐,你就先帶蕭莊主走吧,我們會有方法的。」



說話的是夏瑤,凌笙是除了越青外,完全知道她的故事的人。

她很高興,除了越青,能有一個聽自己說話說這麼久的人。

她心裡,也漸漸的對凌笙生出了絲絲好感。

凌笙見她這姐姐叫得如此自然,也是嫣然一笑,這一笑比起平常的笑容更迷倒眾人。

婢女工人們也示意讓蕭莊主先走,他們自己會再找辦法。

即使是蕭瑜自己決定把他們留在此處,他們也絕無半分怨言。

他們對玉刀山莊,他們對蕭瑜,就只有萬分的信任,絕無一絲懷疑。

莊主的事,就等同他們最重要的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