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青囊(五)

這光球原是蕭定軍多年前從西方天竺取來,這原本是一顆小小的白晶。

但他發現,只要他持續向這白晶運氣,那白晶便愈來愈光。

而且,更愈來愈熱。

當這白晶光得他難以觸及時,他才意識到這白晶一直都在吸他的氣勁。



他卻又不捨得把這白晶如此丟棄,就只好送到了玉刀山莊的盡頭好好收藏。

後來凌笙逃出了櫻落宮,被蕭定軍所救。

但凌笙卻不願在玉刀山莊露面,為的只是以免自己令玉刀山莊惹禍。

就此,凌笙就在玉刀山莊的盡頭,打造了自己的琉璃洞。

蕭定軍曾千叮萬囑,這白晶不能過於接近,只能當作光源。



凌笙也不作深究,反正當時的她正處於極度哀傷之中,完全沒有意欲去理會其他的事。

現在想起來,難道正因蕭定軍長年接觸這白晶,才令蕭瑜天生就是三七陰陽脈?

慕容鵑卻不理凌笙暗自思考,繼續的解釋。

「本來這也是只穩定的接觸,一般而言問題不大。但當玉刀山莊大火,蕭莊主心神受極大打擊,體內氣脈難免混亂,陽脈就似是滿溢的油瓶,一觸即發。再看他背上的痕跡,應該是被燒著的物件擊中,那物件燒得正旺,一時火毒攻心,令自己氣脈受損。那黑血,是因為脈中的血液都被他的陽脈所驅而凝固,過於密稠,看起來像是黑色罷了。」

凌笙聽慕容鵑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也只拜服青囊門的人,只把蕭瑜摸了一遍,連他的氣脈、所受的傷、如何受傷,都看出個十不離八九,難怪青囊門多年來在江湖上聲名正盛。



「這七十二根小針,前半是為了讓蕭莊主的血液重新分散,不再受陽勁所凝。後七十二根,是為他的經脈中過多的陽勁引導,將這些陽勁盡量驅出體外。每一口陽勁破體而出,蕭莊主都會有一定程度的痛苦。而蕭莊主那背上的小小針孔,就是那陽勁衝散了氣脈,刺出了體外的證明。」

蕭瑜也是聽得一頭霧水,他活了這麼多年,也從來不知自己的氣脈竟是甚麼三七陰陽脈,也不知道原來這傷是被自己所傷。

聽慕容鵑的解釋固之不能盡數理解,但那一根根扎下來的針,也是非一般的痛苦。

雖然慕容鵑一直在說著,但蕭瑜卻未能借此忘記那些針刺之苦。

終於,用了一個多時辰,終於將七十二根針盡數刺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