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青囊(六)

「好了,蕭莊主再忍多兩刻鐘就可以了,先把這藥丸服下,可調息你經脈的。」

只見慕容鵑從纏腰小袋取了個小藥瓶,從中倒了顆小小的藥丸。

那藥丸是雖是暗啞色,但甫一出瓶,就蓮香撲鼻。

在一陣蓮香後,又是一陣淡淡的菊香,蕭瑜和凌笙都頓感舒暢。



在菊香之後,又是蘭香,這比起菊香濃上了些許,但也是清香非常。

蘭香之後,就是桂香,這又回復了清幽的淡香,氣味良久才散之而去。

「慕容姑娘,這顆難道就是你們青囊門的四香龍脈丸?」

凌笙終是見多識廣,但她縱便聽過這丸的名字,卻是第一次見到實物。

這藥丸雖然小小的一顆,但價值連城之餘,又極之罕有。



青囊門一年只煉出個十二顆,每月一顆,整個青囊門也才百來顆四香龍脈丸。

其實,這四香龍脈丸的原材料普遍非常,隨街可見,就只是簡簡單單的四種花。

但那煉製的方法,就只有青囊門的上人們才知道。

而且,就算知道方法,那煉製的技巧也是困難非常。

所以這四香龍脈丸的產量才會這麼少。



但經過這煉製及提萃的過程後,這四種平常普通的花,也會出現奇效。

傳說這四香龍脈丸,能令手腳初廢的人重新獲得有限度的行動能力,雖說絕不可能健步如飛,但也能緩緩動作。

凌笙這一次看到了這傳說中的藥丸,也不免看呆了眼。

呆的原因,並非這藥丸太奇特,而是這藥丸實在太不顯眼了。

她絕沒有想到,這鼎鼎大名的四香龍脈丸,竟是如此的平凡普通,就像它的材料一樣。

她亦知道,這四香龍脈丸對鞏固經脈大有幫助。

想不到追慕容鵑除了出手救助蕭瑜外,更送他如此大禮。

她頓覺自己一開始對慕容鵑的百般懷疑實在不該,漸生愧感。



「哈哈,姐姐見笑了,想到了敝派小小藥物也能入得你眼中,還讓你記住了名字。」

她就一手把這四香龍脈丸塞進了蕭瑜的口中,蕭瑜也沒有抵抗的餘力。

全因那七十二根針除了幫他驅除過多的陽勁,也同時為他的經脈重新搭橋。

經脈搭橋之際,他的手腳又如何能使出力量。

但這個時候,吃上這等強經活脈的藥丸,莫說是痊癒,蕭瑜往後的經脈將更為強盛。

也不會再有被自身經脈所傷這樣的尷尬事發生。

「蕭瑜不知如何答謝姑娘,以後若是姑娘或是青囊門有何困難,蕭某義不容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