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一蹚渾水(四)

這兩掌又與剛才兩掌全然不同,這兩掌打入水中,激起重重浪花。

越青看了,急忙修正姿勢,那雙腿還是踢著,

但這一踢,就輕鬆不少了,也沒有先前的費力感。

「嘿嘿,小子還不笨,還不笨咧。」



夏瑤雖是聰明,但於武學而言仍是初手,一時也看不明白當中因由。

但越青卻是懂的,那人先前兩掌,沒有擊起半點浪花,是因為掌力都順著江流完全的沒入了水中,力隨水勢,那江流便是奔得更急。

後面兩掌,卻是與江流對抗的,雖是擊起浪花,卻沒有讓湍勢有任何變化。

越青見了,那一直暗啞的油燈忽然一點就明。

他一路以來,既要保護夏瑤,又擔心絕凝追上,在江水裡,只有愈游愈急。



但那江勢卻愈來愈急,他卻只想著與之對抗。

但經那人四掌點明,他馬上明白,江流也是可以借用的。

雖然道理用說的顯淺易懂,但要做到順流而游也非易事。

全賴越青在玉刀山莊待的時光,其實凌笙教他引寒入花的法門,正是凝散訣的入門功序。

只是沒有把文字記載的心法告訴越青罷了。



這也是為何越青明明沒有練過,但絕凝攻擊他時卻有似曾相識感覺的原因。

當然,那人也不知道越青有如此經歷,只道這小子年紀輕輕,竟有如此控制力,也太感驚異。

越青得了竅門,這江流的威脅便大大的降低了。

他挾著夏瑤,細心的尋找著江流的流向,也不能焦急。

終於,他們游到了岸邊,但那人影卻已消失不見。

「謝謝前輩指點,未知是否有幸請教。」

越青這一叫喊混上了七分內力,但卻未有任何回音,想必那人是不想露面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