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一蹚渾水(三)

在如此急流之中,浮在水面之上已非易事,連越青也不敢說他能做到。

但那人不單是浮,連一些伸展的動作也能隨時行動。

雖知道,浮在江上,基本上靠的就是對內力的絕妙控制,讓其產生張力,就似一隻小小的舟隻一般。

但如此的控制,多需要聚精匯神,多餘的動作都會打亂氣脈。



「哈哈,小子,內功練得不錯,不過就是太生硬了點。」

那聲音沙啞中帶點傲氣,就似是曾在滾油中燙過的聲音,聽不出半點清新。

在江流之中,那人的人影並不清晰,只見是約莫五尺有餘,身形有點矮小。

些人在江流之中忽然站空了身子,也不完全是站直,那人是直了身子。

因為他的身子,是倒著的。



他就用雙手撐著江流,仍然的浮著。

忽然,他一個翻身,向著江流激上兩掌。

但這兩掌,並沒有激起任何水花,兩掌都沒入了江流之中。

「小子,來點刺激的!」

那兩掌沒有江流後,那江流竟變得更為凶湧,越青見了,也不知這人生甚麼鬼主意。



絕凝理應不會拜託別人來幫助她,但若這人如自己若不相識,為何又要令自己的險境又險上幾分。

越青也沒有細想的時間,他挾著夏瑤,生怕那忽爾的轉流會把她沖離自己。

雙腿渾勁纏繞,在水中不斷踢動著,這可用盡了他的十二分力氣。

《冽風功》與絕菱灼息都用上了,那江流變得異常冰冷。

修習了《鐵陽經》的夏瑤,卻未至於被這些寒流影響。

而那極為急速的江水,也不會因為這些寒勁而冷卻。

越青的舉動,也不是為了冷卻江水,他只為了自己能在江流中穩著身體。

「哎喲,小子你這內功練得真冷,真是冷。」



那人接著便是哈哈大笑,又是兩掌打入水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