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嬰靈島(五)

越青也覺得這個島靜得有點詭異,即使未見人影,也不敢掉以輕心。

但他們也沒有即時離開的可能,他們連這個島與中原大陸相距多少也未有掌握。

在沒有定位方向之下,想要再靠雙手游出中原根本是天方夜譚。

越青也是無奈,即使這島感覺不太舒服,也只有待個片刻,一探究竟。



「傻瓜,不用怕,有我在。」

夏瑤沒有回答,那剛上岸還帶著點濕氣的秀髮伏在了越青那濕透了的衣襟上。

兩種濕漉漉的感覺纏在一起,甜蜜得有點古怪。

越青也是笑了笑,他們要先想辦法把身上的衣物弄乾。

雖說想把衣服脫下來好好晾上一晾。



但即使四下無人,叫夏瑤脫下衣服在這仰天日下,她也總會不覺好受。

越青不希望他的妻子有這種感覺。

夏瑤卻似看穿出越青的心思,臉上一紅,卻不想越青為難。

她雙手,竟然開始去解那胸前的衣帶。

她想,既然四下無人,晾上一會,也應該不是問題,反正他們都已行過夫妻之禮。



越青還是笑了笑,把夏瑤的手按住了,示意她不用如此。

那被按住的手,隨即感受到了絲絲暖流。

這些暖流,從一絲絲,進而昇華而一束束柔和暖意。

那就似是日光下的秀麗,令夏瑤心頭更添一暖。

但很快,她便感到了全身血脈都在發燙,似在呼喚她的《鐵陽經》。

她很快便知道了越青的用意,越青把點點的絕菱灼息輸到了夏瑤的條氣脈之中。

夏瑤的功法正好極為剛陽,她試著配合越青所運的氣勁運功。

很快,她全身的毛孔都散發著高溫的氣勁,那本來濕極了的衣裳,也在兩三刻間全數乾透。



夏瑤也覺神奇,想不到把內功練好,還有這種神效。

其實,以夏瑤這個初學者而言,想要運功把衣服烘乾是絕不可能的。

而越青那《冽風功》屬極寒功法,絕菱灼息也是剛鞏固沒多久,想要一下子去除濕氣,也有點難度。

但當他們將《鐵陽經》與絕菱灼色的氣勁混和一起,那就幾乎是天下間最為熾熱的力量。

雖兩者都是初初觸手,但也經以足夠把區區外濕驅除。

可惜,夏瑤剛涉內功,越青也不敢讓他胡亂替他人運勁,這事始終有一定風險。

還好越青是個男子,索性把上衣脫下,吹上一吹,把身上那餘下的薄褲迫乾,也並非辦不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