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嬰靈島(六)

「哎喲,怎麼要脫不脫的,年輕人就不能便宜一下我這老人家嗎?」

這聲音像從極遠而來,但卻清晰響亮。

越青一聽,便認得這是剛才在那大江指點自己的那人。

「前輩,可否前來相見,我倆絕無惡意。」



忽然,越青背後生風,待他回頭,又哪裡有人影。

人影是看不見了,但卻被硬生生的拍了兩掌在背心,他又猛地回過頭來。

這人衣衫已是東破一點,西穿一洞,看來是很久沒有換了。

那臉上留著長長的白鬚,頭上卻沒有半根髮絲。

身材也較為矮小,那背已開始彎了。



但那雙眼睛,卻比三歲孩童還要明亮,神采滿溢。

越青這一番打量,邊想著這詭異的身法可真沒有見過。

想來他也算櫻落宮宮主手下調教的弟子,卻竟對這身法束手無策。

他只希望這老者並無半點惡意,否則這可能是比絕凝還要難纏的對手。

「嗯……這味道……嗦嗦……很熟悉。」



這老者忽然又把鼻哄到了越青跟前,越青也不明所以。

只見這老者聞了一番,又再聞了一番。

「……嗯……不對,還是不對。」

他又把臉退開了,抬頭望了望越青。

「小子,你內功好像練得不錯,想不到連晾衣服的功夫也能省了,害我沒眼福了。」

夏瑤聽了這老者如此輕浮,臉上也是一紅,退到越青身後。

但越青卻未從這老者身上感到惡意,大概他只是開個玩笑罷了。

但他剛才,在自己身上拍了兩掌,卻未有感到有甚麼變化,到底用意何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