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係咁,6點鍾我約左個倫敦金佬kelvin係中環一間高級cafe見面,而果一男一女係咖啡室外面等我消息。

入到去,成間cafe好細間,得兩枱客。一個男人斯斯文文,好低調係度睇緊書。另一個就着住件好醒神粉色西裝,應該就係倫敦金kelvin,真係好似于日辰話齋成個草薙京咁。

我一坐埋去,kelvin已經好熱情咁歡迎我,又讚美我一輪想博我歡心,然後就開始不停吹捧佢可以幫個客賺幾多錢。

我笑住咁一路聽一路望住佢雙眼,畢竟我都好想快啲翻屋企休息,今次速戰速決搞掂就算。

果然,佢碰到我眼神果一刻,成個人即刻呆住左,變得迷迷糊糊。



「乖,翻到去同我做兩件事。一,將余子樂層樓轉翻佢名,比翻棟物業佢。二,將你呃余子樂既錢過翻落呢個户口。」

我將户口字條拎比佢,佢木無表情點點頭,正準備離開既時候,

隔離枱既男人...望住我笑。

佢既笑容,非常詭異,而且帶點高傲既感覺。

究竟....呢個笑容係咩意思?



點解....我聽唔到佢既心聲?......望住佢既笑容,我突然覺得好不安,有一種不詳既預感。

佢慢慢合上原來睇緊既書,笑笑口走過黎,然後拍左落kelvin膊頭度。

kelvin成個人即刻好似清醒翻咁,佢望望我,再望望個男人,一臉茫然。

個男人拍係佢膊頭既手始終冇拎過落黎。

「kelvin, 你好,仲認唔認得我?」個男人突然開口問佢,但kelvin好疑惑咁搖搖頭。



個男人繼續講:「前兩日你地安泰搞水上party,我有過黎參加,重話遲啲介紹多幾個客比你個brian呀,喂,我記得果日你話今晚你個朋友結婚喎,你重係度既?」

kelvin呆下呆下咁,若有所思咁諗左一陣,突然間好似記翻起咁嗌:「係喎....奇怪,點解我會冇左件事既?...阿林小姐我地下次傾過,我有啲事走先。」然後佢就急急腳走左。

個男人.....竟然.....可以解到我既催眠?唔係...佢唔係咁簡單....

佢笑笑口咁坐左係我對面,帶住勝利既表情同我講:「原來阿法唔肯放棄,係因為揾左幫手....不過都冇用啦。

佢唔會冇同你講....如果你冇辦法完成委託人既要求....
即係...毀約既話...會有咩後果掛?」佢講完之後,比左張卡片我。

「我絕對歡迎任何人加入我既陣營,放心,我知道黎緊呢一個星期,你絕對有需要揾我。」講完佢就笑笑口走左。

我望望張卡片....



佢係....lucius?

原來呢個男人,就係lucy阿哥........

我回想起佢講既...毀約,究竟係咩意思?

lucy一直冇提過,毀約既一方會有咩後果。
睇黎,lucy阿哥存心想我完成唔到任務再投靠佢,要迫到kevin交層樓岀黎變得比我想像困難。
我急急忙忙跑翻屋企揾lucy,睇黎今次要揾佢幫忙先解決到。

***************************************
我一岀𨋢,已經見到lucy企係走廊等我。

「我知道哂啦,我阿哥已經msg我想我投降。入黎啦。」

「我阿哥既能力同我唔同。我既天賦係魅魊眾生,憑住我雙眼可以魅魊到人世間所有既生物。同時亦都係我收集靈魂既主要能力。


而我阿哥既能力,就係可以重塑人類既記憶。只要佢摸住果個人,佢可以讀取哂全部記憶,甚至可以任意修改。
mia既記憶就係比佢修改過,先會佢偷走我雙眼,再冇翻過黎....」

唔怪得...個kelvin既記憶應該就係果個時候比佢重塑左....

「我想知,你阿哥對我所講,毀約既後果,係咩意思?」

lucy聽到之後,眉頭深鎖沉默起上黎。

呢個氣氛....真係令人好不安。

「對唔住。」

喂....咩意思.....



「當初我唔記得講....我地魔界最重視既,就係誠信。
如果我地惡魔毀約的話....
將要接受「割刑」。」

割刑?....

「惡魔既身體係唔會因爲受傷而死,任何身體上既傷痕都會係第二日復原。但所經歷既痛苦就係一樣。

割刑係魔界一樣非常殘忍既懲罰...受罰者每一日都會隨機抽一個部位比刀割三下,到第二日又重複咁抽部位割....重重複複經歷劇痛,令你生不如死。而個刑期,最短都起碼50年,最長既..500年都有人試過。」

5...500年?!

我要比人日日割割足500年?!

「我屌你老母!你而家先同我講?!」我嬲起上黎隨手拎起把生果刀飛過去,一下𠝹左落lucy塊面度,留底一條好深既傷疤。



「我都知你班惡魔冇一個好人!你明知咁大獲你唔早講?而家黎同我講對唔住有撚用呀!」我嬲到完全喪失理智,轉身就離開左佢屋企。

根本呢個人,一早就存心利用我,先突登隱瞞呢件事,枉我重以為大家係公平交易....

家下你不仁我不義!

我拎翻起佢阿哥張卡片,毫不猶豫打左比佢...

lucius一聽到我電話,已經即刻叫我去揾佢。


我嬲嬲地即刻截左架的士去佢屋企揾佢,估唔到lucius住係半山,應該係用佢既能力係人間撈到風山水起。

我一入到去...已經有成排既工人歡迎我,個畫面真係何其壯觀。成間屋有兩層,每層望落都冇成千呎。屋來既怖置非常華麗,每一寸都有英國皇室既感覺。估唔到兩個都係惡魔個仔,一個就撈到風山水起,一個就潦倒不堪。

一個望落似管家既人過黎邀請我去見lucius,經過一條長樓梯同幾間客房後,終於,佢係一道墨綠色既大門前停低。

我慢慢推開大門,已經見到lucius笑容滿面咁望住我。

「我知道你會黎,突登叫工人買定支高級紅酒。」見住佢虛偽既笑容....比人感覺好心寒。

我突然間好後悔做咩咁衝動過左黎...其實都有得解決姐件事.....

「對唔住....我諗諗下..對唔住....
我唔想岀賣佢...」我戰戰兢兢咁講完已經想轉身離開。

點知佢突然間拉住我隻手。

「傻囡,你係幫緊佢。我已經知道...你地既合約。」係佢觸碰我果刻,佢已經讀取哂我既記憶。

咁...唔算係我自己泄漏合約內容掛....

「我都開門見山啦,我想你同我建立合約。

我既合約只有一個條件,就係阻止lucifer同我爭我爸爸個位。

我知道,你同佢本身有約。我應承你,同我合作絕對唔會違犯到你同佢既合約。

一.只要你肯應承,lucifer既雙眼我可以即刻交比你保管。

二. 我應承你上位後唔會傷害lucifer,佢可以繼續佢自己既生活

三. 你可以繼續幫助lucifer重新振作,我都唔會干涉。你只要用你既方法令佢放棄爭位就得。」

可以....拎翻佢對眼....?

「其實我都係想我細佬好過啲姐,你諗下,你唔幫佢,佢就真係咩都輸哂,而且永久失去佢既雙眼同能力。

你覺得你地而家有得同我鬥咩?
個結局只會係佢永遠失去雙眼同能力,變做一堆爛泥。而你就會因為違犯合約而受割刑。

但而家,你有機會揀,你可以選擇救佢,唔係由佢走上絕路。

你只係...幫佢唔好戀棧權位,過翻佢平常最快樂既生活,扶翻佢起身,咁樣絕對唔係害佢。唯有係咁,你同佢悲慘既結局先得以改寫。」

佢講得...唔係冇道理。以我地而家既處境,無論我同lucy,都唔會有好結果.....

反而....我簽左約,大家都可以雙贏,lucy都可以有翻佢雙眼睛,唔洗走上絕路.....

我地兩個...都可以得到救贖。

諗到呢到,我已經決定左...

只有簽約,先係我地係死胡同入面既唯一岀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