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黎啦。」lucy無咩力咁行翻去佢張床度。
我企係門口,遲疑左好耐先踏岀左第一步。
就係我第一下踩入間屋既同時,一隻甲由已經命喪黃泉。

「阿lucy...你屋企養開甲由嫁?」

「原來...呢種生物叫甲由。係我冇左雙眼之後我就冇理過間屋,唔怪得成日有野係我個身爬黎爬去。」

我見到呢個不足200呢既地方,除左廁所之外就係佢個廳,有張床放左係廳既角落。而我無辦法睇到佢地板係咩色,啡色掛...因為滿地都係垃圾,速食包裝袋,飲料盒,唔少上面重爬緊啲甲由....當然都有重有大量昆蟲死屍,唔講我以爲自己去左甲由繁殖場,呢度驟眼望落都已經有幾十隻甲由。



「阿lucy,你呢衫幾日冇洗呀,你睇下上面都有甲由既....」

「唔怕話你知,我條底褲已經反轉再反轉着左兩個月。」

屌!痴撚線,我懷疑佢春袋裝既係甲由唔係精。

「咁你唔怪得人地天堂果邊咁多人去啦,你睇下你,身為咩q惡魔之子,個形象重衰撚過劉江華。」

「我都知...所以你今日黎得啱,係時候要改下形象..今日你就幫我執屋啦。」
佢依然係木無表情咁攤左係床。



「痴線,我難得放假你整壇咁既野比我?!」我講完即刻想翻岀門口走。痴線,咁撚核突既屋要我執,我入左黎聞到陣酸臭味都想嘔。

「啪。」大門一下砰埋左。

我望一望lucy,佢即刻拎住我份約搖兩下。

屌,死盲佬,我就知冇咁着數,魔鬼都係仆街黎。

我唯有死死地氣,開始將甲由一隻一隻踩死.....



我一路幫佢清垃圾既同時,發現角落有一疊相,比佢啲臭衫遮住。


我好奇拎起黎睇,全部都係lucy同一個女人既親密合照。

相入面既lucy,面色比而家更加精神飽滿,而且每一張都滿帶笑容,同而家瘦骨嶙峋,木無表情既佢判若兩人。

最令我留意既,係佢既雙眼。lucy雙眼係相入面,橘啡色既眼睛比普通人更加奪目搶眼,而且帶一點頑劣不羈既感覺。果個時候既佢,先真正擁有惡魔既氣場。

我擰轉頭望一望而家既佢,同爛泥冇分別。蓬頭垢面,不修邊幅,面頰瘦到好似營養不良咁,而且手指腳趾甲群哂黑邊,成個人一啲光彩既氣息都冇,過既似乎都係行屍走肉既生活。

「做咩停哂手?係咪揾到我同mia既合照?果堆你當垃圾清左佢啦。」lucy好黯然咁答我,原來相入面就係拎左佢雙眼既mia。

mia係每一張相都影得非常美艷而不庸俗,五官符合黃金比例,非常標緻。肌膚望落好似白雪一樣嫩滑,重要魔鬼身材,個胸起碼有c到d,呢個女人靚既程度可以話係同肥苟不相伯仲,只可以用完美黎形容。



真係完全想像唔到,一個咁完美既女人竟然會搶走lucy既雙眼。

我諗,於佢而言,失去mia可能比失去雙眼更加痛苦。

就係咁,我足足花左近二十個鍾,清左接近廿幾袋垃圾,噴左就兩支清新劑,洗哂啲臭衫,終於將佢間屋執翻正常企理。

而果疊相,我偷偷收起左。雖然佢把口話扔,但我感覺佢根本未放低。廢是遲下又怪我扔左佢個mia就麻煩。

我望一望lucy,佢已經係床訓着左。

「叮!」lucy電話震左下,一個叫斯既人發左個訊息比佢。lucy電話有將文字轉做聲音既功能,我好奇望下,呢個魔鬼都有朋友同佢傾計?

「法,過左咁耐啦都,你而家冇左對眼,我知你就撐唔住啦。如果你決定改變主意,你對眼隨時都可以比翻你。」

斯?...



對方似乎係知道佢惡魔既身份...莫非係佢阿哥盧修斯?

改變主意...又係咩意思?

睇黎,mia同佢阿哥,重有佢失去雙眼都有關係。要攞翻佢雙眼,睇黎一定要搞清楚來龍去脈先得。不過我見佢訓得咁好,而家都就半夜,我都係遲下再問佢啦。


臨走既時候,我先發現佢係床既角落,有個電讚同一舊....唔知咩黎既野。大概手板咁大,六角形咁,似乎係用木据岀黎,但唔知係咪因爲睇唔到据到個形狀好參差。上面仲有幾個窿,但都係不規則咁排。我懷疑三星期前啲電鑽聲就係因為整呢舊野,不過我真係完全睇唔岀咩黎。

我幫舊野影左張相,打算自己查下,舊野會唔會關佢雙眼事。

搞搞下已經凌晨四點。我急急腳行翻自己屋企,冇幾耐就訓着左。





一大早起身,就要即刻趕翻工。除左琴日未解通既問題之外,我重要煩呢個星期淨翻三日可以點收多兩個靈魂。

搭搭下小巴,我見到一對情侶行左上車。佢地個頭都一樣有個9字。

睇黎...佢地可以做我既新目標。

「今次....跳樓都唔掂......我層樓....咁就冇左.....」聽個男人既心聲,似乎係關於錢既問題。

「點解我地會咁蠢信佢.....點解....而家我咩都冇啦....」個女人既心聲,聽落似係比人呃錢,睇黎係比某個人呃左層樓,導致財困問題。

佢地落車既同時,我都跟住佢地落車。之後係個轉角位截住佢地。

「話我知...你地有咩困難,無論咩我都可以幫你實現。」我用我雙眼,一下就魅魊住佢地,個男人慢慢咁將佢地比個倫敦金佬呃左層樓既過程講哂比我聽。

原來佢兩個比左兩萬蚊個倫敦金佬,賺左四萬之後,衰貪心比埋層樓人炒。咁撚on9既人真係都唔係好想幫,但為左交數冇計啦。



「只要比你地既靈魂我,無限既財富同層樓都絕對唔係問題。」我一次過將兩份合約同時交到佢地手上。

一聽到有錢,佢地反正都冇野好輸,所以都好爽快咁簽左。

「今晚6點,中環等。」就係咁,我拎住兩份合約同倫敦金佬個電話,轉身微笑離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