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事態緊急,當日我就已經即刻約左佢岀黎去金鐘一間m記傾。

好快我就去到m記門口,一入到去就見到有個男人我招手。個男人目測160左右,下下樣,毒毒地咁,有啲似那年十八果個男仔,仲束腰加皮帶,望落都算同我想像既巴打一樣既...

我一坐埋去,佢已經好熱情咁自我介紹,行為完全同佢個毒外表不符。
「我叫刀仔,絲打點稱呼?」

「林美玉。刀仔,我真係好急,不如我地開門見山啦,你係咪知道惡魔飲左聖水會有咩後果?」

刀仔佢見到我個驚青樣,就慌忙係


佢個kzone書包入面拎左本筆記岀黎。

「我家族好多代之前,受過惡魔既幫助,之後就開始着手研究關於惡魔既資料。到我呢一代呢個傳統依然維持落去,所以呢本筆記可以話係經歷幾代人傳落黎,非常珍貴。」

我打開筆記,發現入面真係有幾手唔同既字跡,而且仲符有好多剪報同好詳細既解釋,例如佢地既生活習慣,落人間既目的,身體特徵咁。

不過...感覺上好似有好大岀入喎...本野話惡魔有住獠牙,雙眼通紅,又咩強姦豬乸,又推呀婆落海,可信度似乎有待確認..

「你睇緊呢part係我寫嫁...現世通常都咁咁記載,我都係圖書館research抄翻黎...我諗應該我上幾代寫既會準啲既..」佢苦笑左下,揭翻前啲比我睇。



「惡魔最忌: 經過祝福既聖水
只要輕灑係佢地既身上,惡魔能力將會被壓止,而且變得虛弱。」

唔係掛...咁啪哂成支會點....

刀仔望見我睇緊呢頁之後,佢過黎望下再向我講:「之前我家族曾經救過惡魔,所以先得翻佢地報恩幫我地屋企渡過難關。聽講果陣隻魔鬼比聖水灑到....係我屋企人肯比血佢救翻佢..」之後佢又揭後兩頁比我睇。

「惡魔原來有強大靈力,如被聖水稍為沾到,只會喪失能力一會便回復正常。
如被大量聖水沾到,或誤飲聖水,請必須留意以下數項:



1. 確保惡魔有足夠力量復原,否則後患無窮
2. 注意手上血管顏色,如全身血管變綠,代表惡魔將永久失去能力
3. 如14天內無法救醒惡魔,惡魔將會死亡

唔係掛.....搞到死咁大劑......

而家既佢,擺明冇足夠力量去令自己復原...

解救方法: 
需令惡魔服下以下藥方:
人血
惡魔復原果實
惡魔鮮血

必需齊集三個配方,缺一不可



分量呢?!邊度揾果實比佢呀?

我發左狂咁問刀仔,點知佢話係上一代傳落黎,都唔係太清楚。

死啦...呢啲配方除左人血之外,其他都唔知點拎翻黎...我淨一諗到既人....

淨翻佢阿哥。

呢個....睇怕係唯一辦法。


今次...係我第二次到lucius屋企。同上次一樣,佢一樣開左支82年既紅酒,風度翩翩咁邀請我坐低。

佢行過黎輕輕搭左我膊頭一下,然後笑笑口同我講,



「原來係lucifer岀左事...你過黎係想問我拎翻佢雙眼,姐係佢力量來源係咪?」

「重有惡魔復原果實....同...你既血.....你有咩條件?我會盡我一切應承你。」我咬咬呀,同佢坦白今日黎既目的。

lucius慢慢坐翻底,微笑咁望住我:「想要齊呢三樣野...你要付出好大代價,值得?」

「值唔值得由我決定。你講啦,係咪簽翻上次份約就得?」我屏住呼吸..等待佢既回應。

「are you crazy?你今次要咁多野,上次份約邊夠換?呢三樣野我比你唔係問題,不過我有個條件...

1. 我要你個靈魂作交換
2. 我要你對眼交換lucifer對眼
3. 將lucifer之前簽左既所有合約全部拎比我

無我既幫助,佢必死無疑。」



.......

要用我雙眼,我既靈魂.....去換翻lucy條命?

呢個代價會唔會太大......

「唔緊要,你自己慢慢諗下。到最後,你都係要揾翻我。」

我一路翻去既路上..都諗緊lucius既說話。

究竟....值唔值得......

又應該點衡量.....



翻到屋企,已經就凌晨一點。


我都係第一時間就去望下lucy,發現佢血管又多左一部分變左色,而且呼吸比琴日又微弱左小小..

我一邊輕撫佢額頭,一邊望住佢痛苦既表情.....lucy佢雖然係魔鬼,但於我而言,佢絕對係我生命中既天使。係佢將我係過往痛苦既回憶裏面拉岀.....係佢用弱小既身軀將我係安泰入面救岀...佢曾經話過..我係佢雙眼,我地兩個人,缺一不可。

係呢段日子,我可以感受到,lucy只係外表冷漠,但其實心底裏藏住一份柔情。

唉....我應該點揀...

「叮!」望一望電話,係刀仔。佢問我件事搞成點。

睇黎,我諗我要揾刀仔幫手,商量下應該點做好。



第二朝,我向公司請左大假,johnny呢個上司算係好友,畢竟佢老婆高ling都係我幫佢追翻黎。而且平事做野我都落力爽手,佢知我有事,都冇再多問就批左我假。

我一大早就約左刀仔係茶記等,佢都非常準時岀現。真係好好彩比我係人生咁無助既時刻遇見佢,件事搞得掂我一定會捐廿蚊比連尼住支持下佢。

「唔該哂你呀刀仔...成日要你哂時間黎煩我件事...」

刀仔反而安慰翻我,話佢放緊sem break唔洗擔心佢。佢都算係我而家唯一可以商量呢件事既人....

我將琴日談判既事同條件一五一十同刀仔講翻,點知佢越聽越火滾,

「屌!根本獅子開大口,咁撚苛刻既條件比得岀,你應承佢就真係中伏啦!」佢一路講一路嬲到拍枱,搞到我都有啲唔好意思。

「我都知...但我真係冇哂辦法...」

「講真,lucifer如果知道條命係咁樣換翻黎既話,到時佢重要冇哂啲合約,分分鍾重痛苦過而家呀。我唔信我地咩辦法都冇...我同你兩個合而為一水乳交融既話,一定搞得掂!」

咩撚野水乳交融?!條友中文u嫁?

隔離兩枱聽到重都係度陰陰嘴笑..屌...

「你唔介意既話,我地可以試下係lucifer屋企着手,睇下有冇咩線索救到佢。」

我點頭表示認同,無論如何,我都希望盡力揾到其他辦法救到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