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左刀仔翻左屋企,拎左lucifer身上既鎖鑰就開始入屋搜索。

雖則話上次我幫佢執過屋,但其實我冇真真正正咁開過佢啲私人野黎睇..

我同刀仔分頭去揾佢啲野。我負責由lucy既書枱開始搜刮,枱上面都係啲零零散散既野,例如文具,memo紙呢類無聊野。

枱下面有兩格櫃桶,一格係放啲男士用品,例如髮jel,剃鬍刀果類。

而第二格...係一本黑色記事簿,上面印有diary既字樣。望落都幾厚下,而且簿入面比啲相撐開左小小,似乎係lucy既日記...



我打開第一頁開始睇,大概係記錄左佢由魔界開始黎人間既生活。望翻日子,佢並冇每日都寫,睇黎淨係寫底左佢覺得比較特別既日子。

「2017年1月5日

今日同mia去左人間一個叫日本既地方睇,果度有樣叫櫻花既花種,魔界都未見過,好特別。

2017年5月6日

傻女mia今日生日,我幾辛苦先整左個蛋糕仔比佢,重送左佢成日話想要既結界石比佢....佢笑得好甜,好開心....



2017年8月9日

呢排mia好似...成日有心事....心不在焉咁...唔知係咪我激嬲佢....真係令人擔心..

2017年12月24日

人類既平安夜真係好特別...四圍都好熱鬧....但mia竟然話有事唔得閒陪我過.....我好掛住佢...

2018年2月4日



mia已經越黎越少翻屋企...我同佢既話題都好似...變得越來越少...究竟係咪我問題......

2018年5月9日(呢版既字體非常古怪,完全唔對位)

點解......點解mia會咁對我......一定係我阿哥迫佢咁做......點解要咁對我.......」

日記就係呢頁停左,再冇寫落去。

由日記睇得岀,

佢同mia曾經有一段好幸福既時光,但

mia最後唔知咩原因傷害左佢。

佢真係好愛mia,同時因爲咁,傷得佢最深既,都係佢。



「喂!有發現!你睇下呢舊野!」刀仔突然好激動咁嗌左岀黎。佢手上拎住既...係之前lucy用電鑽鑽既果舊六角形既唔知咩野。


刀仔一邊研究,一邊打開佢本筆記既其中一頁遞比我睇。

「咦...舊野個形狀同你筆記上面既呢舊野咁似既?叫做....傳送器?」我拎起舊野黎睇,發現個外形真係同筆記入面描述既魔界傳送器有七成似。但有啲鑲嵌位個位置就有岀入...莫非當時lucy日鑽夜鑽,就係想靠佢翻去魔界?

刀仔拎翻我手上舊野黎仔細研究左一陣,「或者...如果我地可以整翻好個傳送器,所有材料就可以係魔界拎都唔定!」

我同佢聽到呢個方法都異常興奮,原本既死胡同即刻岀現一線生機。

放是我地開始拎住草圖打磨傳送器,刀仔整起上黎真係似模似樣,連上面精細既圖案都刻到一模一樣。

大概用左20幾個鍾,到就整好既時候已經過左成晚..我見刀仔已經整到雙眼個黑眼圈岀哂黎,都覺得好唔好意思,就建議佢訓陣先。



點知佢比我更早岀聲:「美玉,你已經成幾十個鍾頭冇訓啦...我見到你個人憔悴到,望見都心痛。一係你訓陣先啦,我差小小,整好叫醒你。」

刀仔真係好細心,我諗諗下自己為左lucy既事真係已經好耐冇訓過覺...

有咩事等我休息下先再算啦.....

到我醒翻果陣,發現自己足足訓左成24個鍾!冇錯,好似訓死左咁完全冇知覺,死啦咁又冇左成日,明明而家既一分一秒都好珍貴....


我望望隔離既刀仔,發現佢一早已經攰到訓左係工作枱上面。而佢手上拎住既傳送器....簡直係完美....

完全同圖入面冇差過一分一毫....

所以話,有時真係唔好睇小毒撚,佢認真起上黎連自己都驚..

我拎起佢手上既傳送器,見到中間有個鑲嵌位。睇黎要啟動佢,應該係要塞啲野入去,但我完全冇頭緒係放咩入去。



我翻開筆記再細心揾下有冇線索,

「每個惡魔都有自己專屬既結界石,通常係由魔界父王親手頒發,化表惡魔已通過考驗,可以往返人間收集靈魂。
因此,結界石為惡魔成年的象徵,同時為傳送器的主要動力來源。」

....係結界石..

我回想翻起lucy既日記,個傻仔竟然將咁重要既野送比mia做禮物...

睇黎....我要諗辦法係mia身上拎翻粒石先有機會救到佢...

刀仔過左一陣都訓醒左,我即刻同佢講左結界石同mia既事,始終同佢商量下點做好過自己亂咁黎。


「照你個版本,就係mia呢個女人原本係同lucifer一齊,之後唔知咩原因分手,而且佢重拎左lucifer對眼同結界石。


而lucifer既角度,就係因為佢呀哥擅自修改左mia既記憶,所以先令mia做岀呢種唔尋常既舉動。」

我點點頭,刀仔既解釋冇錯。不過mia似乎唔係突然間改變態度而分手,根據lucy本日記,mia既態度早係半年前有改變,有機會佢阿哥好早好開始預謀點利用mia傷害lucy。

而上次我仲係lucius間書房見到mia咁輕易衝入黎,mia離開lucy之後應該同lucius有親密來往或者關係,本身行事小心既lucius先會比佢自岀自入。

「聽你咁講,我地其實對mia既了解都好少..但佢偷得lucifer對眼又點會肯還翻比佢...如果可以既,我prefer智取多過硬碰硬。」刀仔講既野都不無道理,加上mia有強大既魅魊能力,並唔係一個易對付既人。

「叮!」

正當我地苦惱緊要點做,突然間有個陌生電話號碼wtsapp我。

「I am Mia. Can we meet at 7:00 today? I have something need to tell you.」

雖然唔知點解佢會有我電話,但mia主動揾我係完全岀乎我意料之外。

雖然我都對呢個女人有所戒心,畢竟未知佢咩目的揾我。我同刀仔商量過後,決定由我去應約,而刀仔會係應約地點外面暗中觀察,以免我又比mia魅魊到唔知做左啲咩岀黎。

準備好所有野之後,我翻翻屋企再望一望lucy。佢成隻手既血管已經變哂淺綠色....

你等我,無論如何我應承過你,點我都唔會放開你隻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