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燈掣》
你們的選擇:開燈
三時零二分。我和女兒與前妻分離了一小時兩分鐘。
我掂起腳尖、把燈掣扭開,着地;雙腳再没有後退的空間。
一片殷紅。似子時、仍向宿醉的人打個照面的霓虹燈般、把人造的顏色傾瀉海上。整個照明徹底鎮攝眼球、我好像只認得紅色。
轉角處的四道房門、大抵内心深處仍有恐懼、我沒有扭動門把、反是架住「無影凳」的姿態、把身子靠牆。
壓迫感。
樓底九呎的走廊使我能聽見鞋跟與木地板相觸後的聲音打進耳膜。屍體強烈的腐臭攻進鼻腔。假天花上的鋼根外露,鐵鏽味兒壓在我的吐氣處。
嗆入口腔。騷亂呼吸。


「公寓就不要養啦。」
「孩子啊,丢掉吧。」
「你回去幹嘛?土包子。」
我穩住呼吸、把一肚子難受的感覺止在喉嚨、扯斷抱抱熊娃娃的腿往口裏塞、只為把嘔心的記憶消散。
六歲那年。離鄉搬到城裏的那年。
我這才聽見燈掣一旁咸水渠裏水流噼里啪啦的聲音。我猛烈扭頭。
惡臭得難以形容的污水隨被封條包裹、凸起的兔兒形狀物湧出。
兔屍。
我踩着紅色影子裏的長兔耳、一波兔屍便朝我襲來。
此地不宜久留。


我拾地上的三腳熊,往燈掣處的另一頭疾跑、直至沒有前進的空間。
我踩著後腳的趾頭後退,「嘭」那樣、手肘擦過畫框。我咬內唇、兔子的尖牙破血而出。
視線失焦。
從眉頭到口腔肌肉往外伸張。
我把鞋尖的力量穩住才緩緩後轉,只見一列黑黃藍白整齊排列的平裝書本。似單調的用色診證卡片堵在作畫的背頁:薄得很,不會超過20頁。
我撐著褪到眼角形凝的微紅,忘記那群黑耳兔子正往我這異類聚攏。下一個瞬間,一雙雙兔爪從我的鞋頭踩過。牠們注目看我背包的三腳熊掛飾,沒有看見我。
「可絕不抱善意,」我口裏喃喃自語、從牆櫃裏隨意撿起一本書扔到我的跟頭處,可幸是沒有砸死任何兔子,我才稍稍後退。
我倒抽一口涼氣,彊住太久的身子發麻、腳步隨飄移不定的雙眼提起。
十倍警戒。
來,投票時間。


A: 黑色房間
B: 白色房間

[STAFF]
下週起因考試完結將調整 發佈小説時間至1800、投票截止時間不變。此方案將試行一週,以後或會再作調整,敬請留意。
以上,期望是次創作能給予你良好閱讀經驗。請按讚、追稿、分享以支持作品,謝謝。
作者Os: 冇積稿啦21考完22返係咁㗎啦(攤手
編者按:
未來下週或會加入新角色(視乎讀者投票選擇比率)
經公開徵名與投票,新角色名字為劉冀風(57%)。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