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小喵去聽演唱會的三天,可能大部分時間只有我們二人相處,所以有一種親近的感覺,亦有可能是我們彼此都向對方講出一些從來沒有講出口的事吧。
 
三天過後,當我們回去農場時,一切又慢慢回到演唱會之前的狀態。現在我跟小喵的關係就好像沒走冰的珍珠奶茶放久了一樣,味道淡之又淡。
 
「隔壁家女生都說想要去啊,所以我們三個加上她,加上他,剛好一台車。」小熊咬著吐司,話語含糊地說。
「那你忘記他的姐姐呢,他是司機一定要去,他也沒可能掉下姐姐不顧吧。所以你看看情況,如果小喵去,就你們幾個去。我剛好有點不舒服想要休息。」她說看著辦吧,然後走入房間。我不去的主因不是想要休息,而是讓小喵在沒有我的情況下舒暢的輕鬆一番。
 
翌日,我還在床上,意識模糊地聽到女生的聲音。
「你去吧,有點可怕。」
因為還在夢中,我沒有去理會。沒多久,我感覺到有人拍我的肩膀。


「起床囉,你要去海灘嗎?」整句話的音量從原本的50%到最尾低至5%,這是什麼漸降音量效果。
 
我緩緩張開眼睛,看不到有人在後又睡著。
 
「要出門囉,不然會太晚回家啊。」這次因為已經醒了一半的關係,我支吾一下,一轉身馬上張開眼睛,看到小喵的背影在門口外高速離開。
 
若果是別人我大概會在被叫醒後第一秒罵一堆髒話,第二秒抱著要把吵醒我的人殺死的決心起床,第三秒才會冷靜下來。可是對於小喵來叫我起床倒是把我的起床氣完全沒收掉。所以我直接做了第四秒會做的事,去洗手間。
 
不過危險時期還沒有過,只要洗手間有人在,令我有半刻要等待洗澡的程序的話。當我起床後沒法洗個澡讓自己清醒,又不能再次入睡,我會變成自己也害怕的綠巨人浩雞。
 


這個情況在跟小喵她們旅行時絕少出現,因為她們都知道我有這個壞習慣,而她們也懂得尊重我珍而重之的睡眠時間。有時候她們會太過誇張地守護著睡眠中的我。
 
還記得有次家裡開派對,全家十幾個人一起吃晚飯。而我這個不愛交際的宅男就跟小喵說:「我有點不舒服,想去休息,你們吃吧。」
 
我想一樣不愛交際的小喵應該猜到我不是不舒服,只是想避席而已。所以她沒有說什麼,就叫我去休息。
 
那天有點累,再加上喝了點啤酒,自然睡得很死。再醒來的時候,看看手機已經是凌晨一點多。
 
我記起自己今天沒有餵貓咪,所以走出屋外看看有沒有人幫我餵了。
 


走到客廳我看到小喵跟我房友坐餐桌旁在看手機,我再看看時間然後問她們:「你們不用睡啊,小喵就算了,但你明天有班耶,快點去睡吧。」
 
小喵跟房友看著我,房友緩緩站起來想進去房間之際,小喵指著我房友然後說:「你知道人家等了你多久欸?」
 
我正想問等我幹嗎前一刻,我記起剛剛開門的時候,隱約聽到咔哆一聲。那不就是我把門鎖起來了嗎?
 
小喵接著說:「你又知道自己的起床氣,我們又沒有鑰匙,拍門你又沒反應,打電話給你你又轉成飛行模式。你是不是聽著耳機在睡?我們在隔壁和窗戶又拍又叫,你是睡死了嗎?我房友還想要撞門進去把你拿起來看看你死了未欸。幸好我及時阻止她,不然一定有血案發生啦。」
 
在小喵連珠炮發時,我不斷地向我房友道歉,然後說:「下次是這個情況一定務必把我叫醒。我的起床氣只是對不尊重睡覺的人而發,如果是因為我而令人睡不了,我會非常不好意思呢!對不起啊!」我又拍拍我房友。
 
「車子夠位置嗎?不是說那個女的也去?」我走到客廳問她們。
「哦,她說不去了,所以就我,你,小喵跟司機姐弟。」小熊回答後又說一堆好耶,齊人去玩之類的話。上車後我坐前座,三個女的在後面各有各精彩。小喵在玩手機,小熊則看風景,姐姐就在聽音樂。而我則一邊放著歌一邊看看沿途景色。這陣子我很經常會放一首歌,一來是因為那是國語她們都聽得懂,二來每次我放這歌後座都會熱鬧起來。
 
如果你眼神能夠為我片刻的降臨
如果你能聽到心碎的聲音


 
「又是洋蔥!我們放假也要聽到《洋蔥》嗎?」小熊被我氣得手舞足動。在倒後鏡看著吵吵鬧鬧的她,我沒有理會。隔壁的小喵慢慢放下手機,似乎也被歌聲吸引著。然後我在等待進入副歌的一瞬間。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一層的剝開我的心,你會發現,你會訝異,你是我最壓抑最深處的秘密。」看到後座女生投入齊整地大合唱,忽而有絲絲暖意浮上心頭。這才是朋友開開心心去遊玩的表現嘛!
 
隨著《洋蔥》後的一段時間,大家開始唱起歌來。偶爾聊些有的沒的,主要是工廠跟室友的八掛。車子行走了大概一小時,開始進入沒開發的原始荒野,旁邊灌木似的高樹一棵一棵像香港的高樓一樣整齊的站立著,不禁令我產生一種進去後必定會迷失的畏懼。
 
在側鏡看見在後座遇見周公的小喵,我快快地調降音樂的音量。在兩小時內對線經過的車輛只有四架,沿途都是杳無人煙的叢林,很難想象半小時後我們看見了海灘。
 
「嘩,沙耶!好舒服的感覺!快快,來抓蛤蜊,今天要煮個大餐!」小熊又跑又叫地向著淺灘飛去。
「我來看顧東西吧,你們去抓多一點。」我對他們說。
司機跟姐姐看一下我,好像不好意思似的站在原地。
 
「你們去吧,反正他每次都不下水的。」小喵指一指我。他們兩個也跑去跟小熊抓蛤蜊後,剩下我跟小喵尷尬的站著。我問她是不是身體不適,她搖搖頭淡淡的說:「沒有。」我說:「你好像有點悶,是有事嗎?」
 


看著小熊她們,小喵微微笑著,把手錶脫下,說:「最後一次呢,你幫我拿一下好嗎?」她把手錶遞給我。
 
「不好。」我伸手去拿她手上的錶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