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車!」
 
「車?」呀強還未來得及反應,其他手下已經行動了。
 
「你地幾個同我留低,」然後莊嘉義又指了三個人,說:「你地跟我上車,即刻行。」
 
不消半分鐘的時間,一切又歸於平靜,像是什麼事也不曾發生過似的。
 
呀強看著眼前的女人,笑了笑。老實說,他並不介意穎澄的口水,呀強甚至幻想自己和穎澄上床時,穎澄在上方向自己口裡吐口水,他們兩個不斷交換口水,這必定很有情趣。
 




穎澄的身材實在太好的,雖然沒有化妝,但是五官非常「精緻」,是一個大美人。找老婆就老須找穎澄這一種。呀強喜歡有性格的女人,這總比聽話的女人好,因為她們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想法,這種女人太吸引了。
 
呀強有這種想法,只是因為他第一次遇上穎澄這種有性格的女人。
 
「一定要扑到佢!」呀強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他不只是想,而且做了。
 
呀強左右開手,雙手揉著穎澄的胸部,不用脫下胸圍,隔著外衣玩弄著,有另一種風味。
 
香,好香。穎澄的身體有一股香味,是處女香,這肯定錯不了。呀強下身已經硬了,就算是在手下面前,他也毫不介意,反正這也是常有的事。等到自己玩弄完後,其他手足也可以享用。但是這次的情況不同,穎澄只能屬於自己的。
 




接下來有好玩的事的。呀強心想。然而要讓這事變得更好玩,必須要有些道具才行。於是呀強離開了房間,回到自己的車子裡。為了方便自己可以隨時隨地使用這些道具,呀強平日都是放在車子的後尾箱的。
 
呀強心裡稍稍構思了一下,穎澄被綁在牆上,這個姿勢大概可以玩哪些花式,用得著哪些道具。於是他拿了好幾種道具,然後又回到車子裡,在車頭拿了兩塊朱古力。
 
「黎,」回到房間,呀強將所有道具放下,然後要穎澄張開口:「我諗你都肚餓嫁喇,請你食朱古力啦。」
 
呀強強行打口穎澄的口,將朱古力塞進去。他想了想,覺得一塊應該不夠,所以將第二塊也放進去了。
 
「請埋我果塊比你食啦,放心啦冇毒嫁。」
 




當然沒有毒,那是藥,春藥。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些朱古力的效果,因為呀強幾乎每一次都會使用這種朱古力,無論對方是自願還是被逼。這種朱古力可以將人的感官反應增強好幾倍,就連皮膚的觸感也會使大腦產生興奮的感覺。
 
這是呀強特意從日本訂造的,是高級品,一片的份量剛好,足夠使女生一整晚都欲仙欲死。但是一次吃兩塊,呀強從來都沒試過這樣做,也不知道效果如何。他只是純粹覺得穎澄這種女生性格倔強,一塊的作用未必太大,所以一次過讓穎澄吃了兩塊。
 
藥力還需要些時間才有效。於是呀強又蹲下去,在眾多道具中挑選一些適合的。他沒有封住穎澄的口,因為女人到了這時候,總會說一些罵他的話,呀強喜歡聽這些話然後看著這些女人一邊罵自己,一邊卻無力反抗。
 
光是想想,就足以使自己硬了。
 
「嗯──」粉紅色的儀器體積不大,發出振動的聲音。呀強拉高了穎澄的上衣,露出雙乳。
 
「哇。」在旁的人忍不住發出感嘆,這對乳房很迷人。
 
「啊!」震蛋剛踫到穎澄的乳頭,她發出了無與倫比的叫聲。呀強從未聽過如此刺激的叫聲,幾乎響遍了整座建築物。




 
那種羞澀的﹑自然的叫聲,與平日在動作電影裡聽見那些裝出來的聲音完全不同,從她的叫聲中,呀強的確感受到一種難以忍受的興奮。
 
穎澄全身發燒,她不斷克服自己的身體反應,卻愈來愈迷糊了。當精神失去控制權,身體就只能隨著感官活動了。
 
呀強加強了震蛋的強度,他知道穎澄已經受不了了,穎澄的腿流出汁液,他很清楚這是什麼,他甚至想跪下去嚐一嚐,然而這時候刺激不可斷,不能有一刻讓這個女人清醒。
 
「啊!!」這次的叫聲同樣響徹雲霄,但叫喊的人卻不是穎澄,而是呀強。男人的春袋被踢中,那種痛楚是難以形容的。有一種痛苦比踢春袋更痛,那就是「爆春袋」。
 
在場所有人幾乎慢了五秒才有反應,他們得知這件事,是因為呀強的下手開始滴血,沿著血的方向看,他們發現呀強掩著自己的春袋。
 
沒有紅外線,也沒有任何聲音,聽起來就像是魔法一般,但是呀強的春袋憑空被擊中。但是不是憑空,只是他們看不見千里之外的敵人,但是他們很清楚敵人手中的武器。
 
槍。
 




最清楚的人是穎澄,她更知道這一發子彈的價錢。
 
一百萬。
 
「多事!」穎澄口中唸唸有詞。然而她連說句話也顯得特別辛苦,穎澄正喘著氣。那一擊穿透了呀強的春袋,還射偏了,擦過穎澄的大腿。
 
「居然親自出動,睇黎呢件事冇想像中咁簡單。」子彈不是射偏了,而是恰好擦過穎澄的大腿內側。既要使穎澄受傷,又不能影響她的活動能力,這難度比殺人更高。
 
能做到的人只有一個──呀紫。
 
也只有呀紫會這麼恨穎澄,恨得就連在任務當中也要傷害「自己人」。
 
然而她的心裡是慶幸的,就在穎澄接下這個任務之前,就買了最後一重保險,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做,雖然她不喜歡狙擊手,但是狙擊手例無虛發的實力,卻是她所需要的。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也沒有任何分析,但穎澄心裡早就感覺得到,這次的任務絕對不簡單,像是有什麼人正推著自己一步步跟莊嘉義扯上什麼關係,最後接受這個委託似的。
 
果不其然,就在自己被莊嘉義發現的同時,穎澄深信有人出賣了自己的行蹤,要不然自己絕對不會被發現。然而這遊戲只是剛開始,能做到這種地方的人,其目的絕不是為了穎澄的安危,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