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呢排點呀?有仔未?」餐廳裡,我直截了當,微笑看她。

「我?未呀,隨緣啦。」North隨意回答。

她是關佩晴,我的中學同學。

我們關係要好,畢業後還一直聯絡,她曾說自己喜歡北極,所以熟悉的朋友都叫她North。

她樣子可愛,而且活潑得驚人,時常探險,大學時就當了Youtuber,經常拍靈探實錄。



「陳正,你呢?你點呀?重做緊單身狗呀?」她居然嘲諷我……

「我都隨緣架,唔怕孤獨,係份工辛苦啲囉。」我說:「好Chur,人工又麻麻。」

「唔轉工?」

「博下上位,咪希望輕鬆啲囉。唉。」我無奈回答。

「你成日都咁悶,搵啲興趣啦。」North建議。



「唔通學你靈探咩?我怕鬼架。」我說。

「男仔都咁細膽,點搵女朋友呀?」她再次恥笑。

其實,所有女性朋友當中,就只有North能夠這般不顧情面。

我們熟悉的程度,彷如互相的另一半。

然而,我們無法走在一起。



永遠都不能。

「喂,但你自己都小心啲先得架,邊有男人會想自己另一半周圍探險搵鬼屋……」我說。

「哎呀,你厭唔厭呀?講左N 次。」她生氣轉頭。

「講真架,會擔心架嘛。」我說。

「你擔心我?哈哈。」她又突然變得調皮。

真拿不著辦法。

「鬼得閒擔心你。」我也不忿起來。

「繼續扮……」



一切,盡在不言中。

兩人的回憶,不堪回想的往事。

「咁你下次去邊呀?」我問。

「達德學校。」她回答。

「總之小心啲啦。」我堅持說。

「係啦係啦。」她感到不耐煩。

接著,我們談其他話題,那些歡笑的回憶、工作的事情、旅遊的經過、生活的困擾、別人的趣聞,什麼都聊。



然而,我也萬萬想不到,這次會是最後見面。

如此簡單的便飯,就是告別。

無法挽回。

「…」

半個月後……

辦公室裡,憔悴的我吃著憔悴的微波爐叮飯,準備迎接下午的海量工作。

其實,我對這些叮飯恨之入骨,無奈經濟能力差,沒什麼選擇可言。

也罷了,現在當「打工仔」就只能這樣。



趁著午飯時間,我一邊休息,一邊上網,解除文職的苦悶。

我叫陳正,一個普通的大學畢業生,在一家小公司當小員工,工資低,工時長,上司放假我加班……

無奈的心情充斥全身,卻無法抒發,根本難受。

驀然,我看到一段有趣的影片,立馬精神抖擻。

更甚是,影片中的主角便是North。

不出所料,她的影片正是關於「達德學校」。

這個名字我倒是聽過,聽說多年前有個女校長在學校廁所裡吊頸自殺,自此學校經常鬧鬼,現在卻已成廢墟,無人問津。



我點擊影片,果真看見一所荒廢的學校,雜草亂生,四周環境陰森,而拍攝時又在夜晚,說「詭校」還真適合不過。

影片中的North自信滿滿,毫不懼怕,口若懸河介紹著這所恐怖學校,語氣時快時慢,一點一點地勾起好奇心。

而拿著攝錄機的人也非常專業,畫面甚少抖動,拍攝角度也非常精湛。

那應該是North的大學同學吧,以前見過一兩次,只是忘了名字。

片中最後,North走入達德學校的二樓廁所,說出驚人的話。

「各位,呢度據說就係達德學校女校長吊頸自殺嘅地點。就喺呢度,第二個廁格。」North指著那個廁格:「而我呢,而家就親身試下企喺裡面觀察。」

不是吧。

如此恐怖的場景,她居然真的絲毫不怕。

廁所裡非常陰暗,外牆殘舊不堪,木門搖搖欲墜,十足那些恐怖鬼屋。

而在我見證下,North輕鬆走入廁格裡,還擺了幾個打卡動作……

「大家可以清楚見到,呢層廁所係有橫梁架,換言之呢度發生過自殺事件都唔出奇,但紅衣女校長嘅傳聞,就信不信由你啦。」North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其實我還在擔心什麼,畢竟就連影片都出了,那就意味著她平安無恙。

「喂!老細返啦,重睇片……」幸得同事提醒,否則又要挨罵了。

還是繼續埋頭工作吧……

平凡的一天就這樣過去,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公司。

天已入黑,街上的行人卻從不減少。

我孤身一人,返到家中,那個不到一百尺的地方。

「唉。」我躺在沙發上,靜靜休息。

忽然覺得無聊,便開啟電視,看看今天新聞。

我猜,大概又是那些貿易戰消息、政府新政策,又或是哪裡的車禍和颱風。

然而,正當我想關掉電視,便察覺一則不太好的新聞。

一股不安的感覺直湧心頭。

「一名女子昨日被發現於居住單位廁所內自縊身亡,警方正從自殺方向調查。」

廁所?女子?吊頸?

我定神去看,想著留意細節。

果真,我發現更重要的線索……

「事發喺鯉魚門一帶,事主屋企人旅遊回港後發現事主喺廁所內自縊,即時報警,醫護人員證實事主當場不治。現場並無留下遺書,但警方亦從自殺方向調查,現正蒐集證
據。據消息指,事主為網絡紅人,生前沒有自殺跡象……」

一切描述,都剛好吻合……

North的確住在鯉魚門,的確算是個網絡紅人。

難道……

我實在不敢想像。

渾身失去力量,心臟卻急速跳動,不知如何是好。

「要冷靜,陳正,你要冷靜。」我告訴自己。

很可能是巧合,只是剛好而已。

只要……打電話便可。

我立刻抽出手機,縱然手指失去控制,也勉強打出電話。

我瞪大眼睛,心中期盼一切都只是虛驚。

然而,事實往往就是殘酷。

「我而家唔得閒接你電話呀!留言啦!雖然我都未必聽。」那是North的聲音。

當然,不是代表她還活著。

就在不知所措的瞬間,電話傳來震動。

我緊張得要命,以為是North的回撥,於是急忙放在耳邊。

然而,電話只是震動一秒,那是訊息而已……

我不斷搖頭,再喝掉一整杯暖水,必須讓自己冷靜。

接著,我開啟電話,發現是舊同學的訊息。

不好的預兆……

「North過左身,你知唔知……」

果然,是真的。

她居然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