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塵不染的文件櫃,置於殘破的課室裡。

很明顯,是要吸引我們的注意。

「我哋……係咪……要開櫃……」Sing嘴唇震抖,彷彿身處冰凍的南極一樣。

「我諗係。」我盯著文件櫃,生怕對方會吃掉我們。

「唉,你哋有冇人去?」大哥看看我們。



「不如就你去。」阿怡說。

本以為大哥會推卸,誰知他直接答應。

「反正你哋都冇人敢。」大哥來到櫃子前,仔細打量:「頂嗰格冇嘢,空空如也。」

唯一打開的,居然沒有東西。

接著,大哥嘗試拉開第二層抽櫃,卻不幸鎖上了,無法打開。



「第三格呢?」Sing問。

「咪催啦,後生仔。」大哥轉至第三層,卻也是緊緊鎖著。

「好鬼煩。」大哥不屑起來。

現在剩下底層的抽櫃,那裡會有什麼等著陳成?

大哥沒空等待,直接拉開櫃子。



「咦?」有發現。

大哥伸手進去,拿出一支白色的粉筆。

我下意識看看黑板,內心徘徊一種想法。

「粉……嘩!!!你上面呀!!!!」Sing忽然大喊。

我回過神來,發現一隻蒼白的鬼手,從打開的格子逐漸冒出,伸向大哥。

「小心呀!!!」我也大叫。

然而,一切太遲了,鬼手抓著大哥的脖子,大哥無法掙脫,面色痛苦。

我二話不說,奔向櫃子,用盡渾身力氣,拉開恐怖鬼手。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櫃子內傳出楊導遊的恐怖笑聲。

縱使我和大哥拼命拉扯,鬼手還是牢牢鎖著大哥的脖子。

大哥的面色逐漸變紅,眼神由憤怒轉至恐懼。

緊接著,Sing也前來幫忙,他走到文件櫃旁邊,想推倒櫃子,讓大哥擺脫鬼手。

不過,櫃子有著超乎想像的重量,即使Sing身形健碩,也推不動詭異的文件櫃。

「無理由咁重!」Sing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卻都是徒勞無功。

戴上Rolex的鬼手抓著大哥不放,彷彿要將他拉進地獄。



「咳……救……」大哥聲線沙啞,我卻只能眼白白看著。

「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楊導遊瘋狂大笑,預示著我們必死無疑。

不,不能發生……

這就是命運?

我不願接受,也不能接受。

大哥面色發紫,再過十秒,就要窒息死去。

對,阿怡呢?

就在最後的瞬間,阿怡及時出現,舉手向天。



她手上,是一把水果刀,鋒利無比。

「嘻嘻嘻!!!呀啊!!!!啊啊啊!!!」楊導遊失控尖叫,彷如當初向我們求救一樣。

鬼手此刻插著刀子,卻滴血不流。可幸的是,鬼手並非無敵,最終放過大哥,缩回櫃子裡去。

阿怡拉回刀子,然而刀鋒沒有沾上半點血跡,畫面恐怖非常。

「啊啊!!咳咳咳!!!咳咳!!!」大哥捲縮地上,不斷咳嗽。

眾人立刻退離櫃子,走到課室中央。

課室再次恢復平靜,Sing和阿怡面面相覷,Sing大概沒有猜想過,自己的女友會帶上刀子。



「我一早就覺得危險,就偷偷帶嚟……」這是阿怡的解釋。

「唔好理啱唔啱,係你救左我阿哥一命。」不知為何,我也喘氣起來,眼裡還是那個文件櫃。

楊導遊似乎是想兌現諾言,要勒死我們……

「啊……差啲……差啲……」大哥緩過氣來,恢復意識。

我來到大哥旁邊,想伸手扶持。

事情卻忽然起了變化。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阿哥,你冇……」

「你走呀!!!!黐鬼線!!」大哥弄開我的右手,自行站起。

「你做咩?」Sing問。

「我知道!我知道!你係始作俑者。」大哥獨自站起,指向我的額頭。

「你係咪顛左?」阿怡質問對方。

「我冇顛,我係面對現實。」大哥說:「唔係你入去個廁格,我哋根本唔會淪落到咁。咳咳!係你嘅錯!全部都係你嘅錯!!」

「我唔想咁講,細佬,但你要死,我哋先可以得救。」大哥說出恐怖的說話。

「譯哥係咪洗左你腦?」Sing站在我旁邊。

「你哋諗清楚,阿正入左嗰個地方之後,恐怖嘅嘢就不斷發生,證明你就係源頭!」大哥近乎是咆哮:「我其實想講好耐!!唔係頭先行過鬼門關一轉,我都冇決心
講!!!」

「阿哥……」

「咳咳!細……細佬……我都唔想咁講,但……你一定要死。」大哥眼睛發紅,是憎恨,還是傷感?

說實話,我想過Sing和阿怡會怪責我,甚至想過他們會提議殺死我。

然而,事實就在眼前,大哥將我視為敵人。

此番滋味……

「唔得!」阿怡上前,阻止大哥。

「你哋睇唔到個真相,只要你殺死佢,一切就可以完結。」大哥斬釘截鐵。

「我信你 !一定唔關你事!!」Sing也走前,以身體擋著大哥。

「你哋兩個……」我訝異。

兩個外人,居然相信我。

大哥退後兩步,不敢貿然行動,畢竟刀子在阿怡手上。

「你哋會後悔。」大哥退到牆邊,盯著無助的我:「你哋而家唔殺佢,就冇機會。」

「放心,我哋寧願信你。」阿怡向我說。

這倒是第一次,Sing和阿怡會如此合拍。

縱然是兄弟,我和大哥卻注定決裂……

那是誰的錯?

「多謝你哋。」我苦笑。

「而家考慮點樣離開呢度好過。」阿怡說。

「支粉筆重喺度。」Sing站在黑板前,陷入沉思。

至於我的身後,是面目可憎的大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