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針左右亂擺,意味著目的地就在附近。

「再係咁落去,我真係會顛……」Sing喃喃自語,不敢直視達德學校。

「我唔會再俾你哋有事。」我說。
楊導遊已經無辜犧牲,我實在不願其他人落得如此下場。

然而,以我的力量,又能改變什麼?

「咦?架單車……」阿怡發覺不妥。



此刻,鏽跡斑斑的單車擱在破洞入口,就如我們最初來時一樣。

「我哋當初跑走嘅時候,推開架單車……」阿怡仔細回想:「頭先我哋不斷途徑,都唔覺架單車有喐過。」

對,我們離開達德學校時,可沒心情將單車搬回原位。

這不就意味著,有其他人……

或者,是其他「東西」移動過單車。



對方的目的,又是什麼?

「唔好理咁多無謂嘅細節。」大哥說。

我們重新搬開單車,再爬入破洞,闖進恐怖校園。

阿怡的指南針近乎失靈,胡亂擺動。

我們又離目的地接近一步了。



「點解個天會咁黑?」Sing抬頭向天。

不知不覺間,天空失去光彩,幽暗的顏色侵蝕大地。

「或者係一個警號,或者一個徵兆。」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從直覺判斷,那個磁場來源應該是二樓廁所。

然而,來到廁所門前,磁場忽然變弱,指南針顯得較穩定。

「唔係呢度?」我奇怪。

下一個可疑地方:禮堂。



雖然是調查,我們卻沒有這般勇氣,與楊導遊硬碰硬。

因此,我們只好在禮堂外徘徊,看看磁場反應。

出乎意料之外,禮堂居然不是我們要尋找的地方。

「都唔係呢度?」Sing不禁概嘆。

「不如沿著達德行一轉。」阿怡說。

這時,我想起一些細節,當初上網搜尋資料時,知道達德學校的校訓是「達期兼善,德修於身」。

這裡的學生和教師,會是怎樣的?

我們四人繞過達德學校一圈,終於發現了端倪。



達德學校左翼的磁場較其他地方強,並不是來自禮堂和右翼。

發現提示,便集中搜尋左翼的課室。

各個課室設計簡陋,看上去沒大差別,都是擺著廢棄的學生桌椅,還有殘舊的教學桌。

四周塵埃滿佈,即使給上數萬元,我都不願意坐在這些椅子上。

磁場來源,到底是什麼?

「會唔會係樓上嘅課室?」我們來回踱步,卻找不出什麼,Sing便建議走上二樓。

指南針失控亂擺,指針曾經高速旋轉,我們是找對方向了。



來到二樓,我們已經沒有花神在指南針上,而是觀察各個課室的差異。

從簡陋的窗口看進去,可見各個課室其實大同小異,讓我頭疼起來。

那個所謂的磁場,會否只是一個虛幻的假設?

然而,這個動搖只是維持一剎那。

「喂,覺唔覺得呢間課室有啲古怪?」大哥忽然問我。

大哥所指的課室,是位於中間位置,看上去沒啥特別。

「咦?呢度有黑板嘅?」阿怡觀察敏銳,察覺異樣。

她這樣一說,我就立刻醒覺。



其他課室都沒有黑板這回事,唯獨這裡。

我開啟手機電筒功能,照射黑板,發現還有其他特點。

黑板上有九行短短的橫線,以六三分佈,像是要寫上英文字母。

「___ ___ ___ ___ ___ ___       ___ ___ ___ 」就是如此。

是猜謎語?

我們互相點頭,示意要進去調查。

阿怡站在黑板面前,我和大哥則四處探索,而Sing待在阿怡旁邊,大概是不願離開愛人半步。

「話說,你哋有冇粉筆?」阿怡忽然詢問:「雖然有黑板,但都要粉筆先寫到嘢……」

「作為生意人,原子筆就有一支。你要唔要?」大哥回答。

還真撩打……

「等等先,你哋覺唔覺……」Sing欲開口說話,一切卻已經太遲了。

就在沉思之際,課室驀然猛烈震盪,程度好比地動山搖,翻天覆地,我們只能像旁邊的桌子一樣,飛到半空中,再砸回地面。

「啊啊啊啊啊啊!!!!!!!!」「大家保護好個頭好呀!!!!!!!」「救命呀!!!!!」「乜鬼……啊啊!!!」

身體撞上牆壁,腦袋嗡嗡作響,然而教師桌馬上飛來,我只好滾動身軀,躲避攻擊。

「碰!!!」那是能夠致命的一擊。

尖叫聲和碰撞聲環繞課室,我的意識逐漸模糊。

「啊啊啊!!!!」我最後還是遭殃了。

一張椅子高速飛來,擊中我的面頰,讓我立刻昏闕,不省人事,畫面化作黑色……

「…」

「…」

「…」

良久,我才聽見聲音。

「咳咳!痛死我啦!」

「你醒呀!!阿怡!」

「究竟發生咩事?」

嘈雜的聲音掩蓋腦袋,就如早上的鬧鐘一樣,是如此煩厭。

我勉強睜開雙眼,發覺身邊的一切都朦朦朧朧,畫面一時散開,一時疊置。

「喂!細佬!」大哥走到我旁邊,拍向我的面龐:「醒啦!」

我渾身煎熬,不願站起,大哥卻從袋子中拿出水樽,將清水灑向我。

「啊!!你……」我終於瞪大眼睛,畫面恢復原狀,大哥的樣子映入眼簾。

「起身啦。」大哥伸出右手,將我扶起。

縱然痛楚環佈全身,我卻看不見任何傷口。

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Sing和阿怡雙雙站起,看上去狼狽不堪。

「喂,間課室……」大哥環視空間,眼神緊張。

我們依舊身處課室裡,可是,所有門和窗口已被石屎封閉。

「變左密室。」我只能無奈。

「重有,啲枱枱凳凳重安放原位。」大哥指出重點。

對,剛才場面極度混亂,課室裡的一切四處飛揚。

此刻,所有桌子和椅子整齊排列,絲毫沒有移過的痕跡。

「啊……我個頭……」阿怡按著頭顱,緊閉雙眼忍受痛苦。

「扶著我。」Sing則沒有大礙。

剛才是機關?還是……

「我哋被困啦。」大哥說出結論。

對,這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四面都是石牆,根本沒有出口。

「試下用傳統嘅方法。」大哥走到牆邊,用力一踢。

「你不如……」我來不及阻止,他就大喊起來。

「啊啊啊!!!垃圾學校!」大哥吐了口口水,然而只是對牛彈琴。

「Sing,你頭先話見到咩異樣?」

我依稀記得,課室出事前,Sing說了句話。

「就喺課室後面,一個文件櫃……」Sing指著後方。

聽此,大哥轉頭去看,發現課室的角落放著一個四層伸縮櫃,不知用途為何。

這種伸縮櫃是最典型的那種,幾乎所有辦公室都有。

然而,有一點奇怪。

文件櫃沒有沾上半點塵埃,彷彿是全新一樣。

第一格打開了,我們身在遠處,看不見裡面放著什麼。

眼前的櫃子,可真是格格不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