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唔到我會返嚟……」

家中,是何等陌生。

剛才Sing的樣貌,依然歷歷在目。

他頸子上的疤痕,告示著他已進入魔鬼的懷抱。

然而,我將會是下一個。



家門緊緊鎖住,家裡所有武器都不翼而飛,意味著我不能透過其他方法自殺。

只能靠著那條繩子。

倘若脖子套入繩圈,我的人生便要完結,走向悲慘的結局。

不過,我有選擇嗎?

我回想起一切,由進入達德學校的神秘廁格開始,世界便扭曲了。



先是楊導遊變成厲鬼,然後困在無法逃離的迷宮和密室裡,再遇上兩個可怕的故人。

而Sing和阿怡,都是此次探險的犧牲者。

至於大哥,則對我恨之入骨,抱怨我奪取遺產、抱怨我害死楊導遊、抱怨我惹來災禍。

只是,我親手殺死他。

後悔和罪咎纏繞著我。



明明就不該發展成這樣……

然而,所有事情已成定局,我無法改變。

我躺在沙發上,盯著那條繩子,一動不動。

我不願自殺。

「…」

父親和North沒有出現過,或許他們是要我親自上吊。

我在仔細思考,到底達德學校是什麼一回事。

我只想到一個答案:吞噬我的靈魂。



不然,父親和North怎會不斷強調要我自行了斷。

甚至,他們二人根本沒有對我動手。

我只是奇怪,楊導遊又是什麼……

彷彿置身世外,卻一路追殺我們。

不管了,反正無法考究。

而我,該如何走下去?

我告訴自己不能上吊自殺,可我也不能永遠待下去。



於是,我站在石牆前,下了一個決定……

「碰!!!!!」頭顱撞向牆壁。

一陣昏闕感害我幾乎倒下,可這樣不會足以死去。

「碰!!!」我再來一次,這次眼前一黑。

然而,自殺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在痛苦中醒來,發現自己還在家裡,只是時間過了半小時。

「點解……」

我摸向額頭,血液在手掌裡流著。



縱然不斷嘗試,我每次都會重新醒來。

逐漸,我失去力量和勇氣,不能再承受頭破血流的痛苦了。

為何我要傷害自己?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最後發現,這是一個詛咒,達德學校不會讓我輕易死去。

這種絕望、痛苦,就好比一個人吊在繩子上,等待死亡,卻遲遲未能斷氣……

根本沒有分別……



無論如何,我都是等待死亡。

只是,我實在不願敗在惡魔手上。

「…」

桌子上依舊放著相架,那是父親、大哥和我的合照。

母親早就離開了,父親獨力養大二人,是我一直以來的榜樣。

他卻變成了什麼……

我再次看看繩子,忽然覺得人生已然失去意義。

所有熟悉的人,都不能復返,一一變得面目可憎。

既然如此,我又是為了什麼而堅持?

眼前的繩子,似乎是唯一的答案。

有人說,人即將死亡時,靈魂會變得飄渺,彷彿可以浮在半空中一樣,看著自己失去掙扎的樣子。

走上絕望的路,我發現那些傳聞……

都是真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