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

我殺死了大哥,這是無法扭轉的事實。

他死不瞑目,眼裡滿是憎恨。

臨死前的一刻,大哥還想置我於死地。

他是活該的?我不知道。



我只是知道,所有人都已然離去。

剩下,一個孤獨而絕望的人。

「做得好,你殺死左你哥哥。」父親向我投以滿足的眼神。

我不喜歡這種感覺。

「嘻嘻,等你重話唔信鬼?係都要教訓下你。」父親蹲下,對著大哥的屍體傻笑。



由始至終,達德學校都在玩弄我們。

「唔駛咁傷心喔,阿仔。」父親繼續說話,而我定在原地,盯著大哥的屍體,希望他能夠重新醒來:「一嚟係你阿哥想殺死你先,二嚟……」

「有我好好陪伴你。」

我馬上抬頭,退後兩步,心臟狂蹦亂跳,宛如即將爆開一樣。

父親的口吻,與此刻的氣氛格格不入。



「你哋搞咁多嘢,究竟係想……」我不敢直接開口:「點解唔直接殺死所有人。」

「我想?」父親歪頭:「我想你陪我哋囉。點解要殺人?」

「…」

他的每一句,都帶著寒意,滲透內心。

天上下著黑色的雨點,卻沒有污染父親的軀殼。

彷彿,父親就是呼風喚雨之人,或者是黑暗的化身。

然而,我清楚知道,達德學校才是元兇。

「阿哥……」大哥的鮮血染紅地面,與雨水混在一起,變成詭異的顏色。



父親踏過血泊,忽然拿出一條繩子,緩緩走來。

「係時候做返你應該做嘅事。」父親充滿期盼:「好快,你就可以享受天倫之樂,唔駛理遺產,唔駛理生活,唔駛理人情世故。」

「我再講多次,我唔會自殺。」我退後,尋找逃跑方向。

我只是知道,要離開現場,離開父親。

「咁重有我呢?」North忽然出現,正正站在我旁邊,對我擰笑。

「啊啊啊!!!!」我嚇得尖叫,臉色頓時發白,直接蹲坐地面。

「點解你要驚?我係你認識嘅North呀。」North的手中也是一條繩子。



為我而設的……

「North係個好女仔,你要禮貌啲,做一個男人。」父親繼續走前,可眼裡只有那條繩子。

他們二人狼狽為奸,定要我吊死自己。

我不會就範,絕對不會!

我按著大石,立馬站起,往樹林深處跑去,誓要擺脫他們。

然而,我是自欺欺人。

明明就有過經驗……

「唔好走,你傷緊我心。」



「做返孝順仔啦。」

「我哋永遠都會陪住你。」

詭異的聲音從沒有遠去。

「反正你殺死左阿哥,點解唔殺埋自己?」

「唔好辜負我哋嘅心意。」

「嘻嘻,我哋永遠等你。」

父親和North的聲音疊在一起,說著同一番說話,就如融為一體的惡魔。



我不能成為他們……

然而,真正的噩夢即將到來。

父親和North的身影沒有直接出現,只是以聲音迷惑,蠶食我的意志。

我還以為,自己能夠撐下去,活下去。

直到,他終於出現。

「啊啊!!!」驀然,我撞上一個軀殼,一個失去靈魂的身體。

對方抓著我的身體,再將我推到地上,力量之大讓我幾乎昏闕。

我抬頭,只見對方從黑影裡步出,微笑,臉色發黑,頸上有一道紫色的瘀痕,像是繩子留下的……

此番景象,彷彿對方吊死自己,再復活過來,找上我。

「我哋見面啦。」他開口道。

「你……Sing?凱陽?」我不敢相信。

他被帶走後,究竟發生過什麼……

「係呀。我嚟,係要你做應該做嘅嘢。」Sing綻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掏出一條繩子。

「唔好……你嘅意識呢?我唔信你會……」

「又多一個人陪你。」父親從右邊走來。

「冇錯,係咪覺得好溫暖?」North也來到旁邊。

三人圍著癱坐地上的我,他們手上,都是恐怖的繩子。

「係時候啦。」

同步的眼神、同步的動作、同步的語氣。

路到盡頭,我沒有掙扎和逃跑的空間。

不知為何,我的眼皮驀然變得很沉重。腦海裡的世界,由混亂變作空白。

三人的樣子逐漸模糊,身體軟弱無力。

「我……」

像是打了麻醉劑一樣,我昏迷不醒,意識脫離這個世界。

「…」

「…」

「…」

到我再次醒來,我發現自己不是處於樹林中,也不是躺在達德小學裡。

這裡,是我的家。

那個不到二百尺的地方。

而且,我直接看見廁所裡的東西……

一條掛在橫梁上的繩子。

似乎,只有一個選擇,一個可能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