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九時三十二分,爵士鼓街一號公寓。在對面馬路,廂型車裡擠著傑利與法蘭克,二人沖沖啃過晚餐,使空氣中飄散著火雞三文治的氣味。傑利拍拍對著後照鏡剔牙的法蘭克,他指向公寓入口。
    
    年若二十出頭的金髮女子走進公寓,沒錯,她就是今晚要找的人。兩人馬上下車,小跑步橫越馬路。他們穿過門廊,走上那狹窄的樓梯。
    
    艾蓮娜,27歲,單身,獨居,於眼鏡猴眼鏡店任職視光師。經傑利作為婦科醫生的線人通報,艾蓮娜在處女膜完好的情況下確認懷孕,本人亦否認有過性行為,完全符合瑪利亞殺手的目標條件。
    
    來到203室門外,傑利按了門鈴。「來了。」大門打開一道縫,艾蓮娜打量二人的眼神中帶著懷疑。
    
    「探長傑利,旁邊是探員法蘭克。」兩人剛舉起證件,艾蓮娜便甩上了大門。
    


    「滾!」
    
    兩人對視,她有這個反應,看來對事情已經略有所知,可以省卻了解釋來龍去脈的必要。
    
    傑利決定單刀直入,「小姐,你現在的處境非常危險。」
    
    「是那個布羅醫生告訴你的吧!可惡!我一定要投訴!你到底付他多少了!」
    
    「你的心情一定很不安,警方承諾會全力保護你的人生安全。」



    「滾!我好端端的才不用別人保護!一定是那個庸醫搞錯了!我每天就是上班下班回家倒頭大睡,沒有男朋友,也不曾去酒吧跟別人亂搞,我怎麼可能會懷孕!」
    
    「事情就是如此荒唐,事實擺在眼前,儘管視而不見也不會消失。讓我們幫你,找到兇手一切就能真相大白。」
    
    「我想你們的行動沒有得到上頭的批準吧,如果有的話早就把那甚麼甚麼證拿出來了。趕快滾!不然我就報警!」
    
    傑利咬了一下舌頭,這個女人比預想的難纏。他對法蘭克比了個手勢,唇語道:「B計劃。」
    
    法蘭克點點頭,他在衣袋裡拿出一張照片,從門縫底下塞進去。
    


    「甚麼意思?」
    
    「是我和女兒的合照,她叫美雪。」
    
    「她很幸運的沒有遺傳到你的臉。」
    
    「臉容十足她的媽媽。照片是她大學畢業時拍的,也是我和她唯一的合照。我不喜歡拍照,所以相片裡我的儀容沒有整理得很好。要是知道她隔天就會遇害,我一定會更珍惜這次合照的機會。」法蘭克頓了一下,「是瑪利亞殺手幹的,他選上了無辜的美雪,將她殘忍地殺害。因此我發誓一定要親手捉拿瑪利亞殺手,不讓我的悲劇在任何人身上重演。」
    
    「喔,關我屁事。」相片化成碎片被扔出門縫,「立即滾!不然我就報警!我他媽的是認真的!」
    
    碰噠!
    
    艾蓮娜被身後突如其來的碰撞聲嚇得跳起,她轉頭看到鄰近走火梯的窗戶被打開,和大字型趴在地上的傑利。
    
    「呸!你沒有掃地的習慣嗎?」傑利說著站起來拍掉滿身灰塵。


    
    艾蓮娜的臉歇斯底里的扭曲起來,隨手就抓起一個看來攻擊力十足的擺設高舉過頭。
    
    「等等!你別啊!這是襲警啊!」傑利笨拙的把雙手舉在空中。
    
    艾蓮娜的腦袋考慮到後果,她的身體僵住了。
    
    擺在餐桌上的一疊信吸引了傑利注意,他跳過去,撿起那張經已開封的信紙。
    
    艾蓮娜放下擺設撲過去想奪回,仲使傑利身手差勁,但爛船也有三分釘,他好夕是個警察,一個轉身便避過了撲擊。
    
    「這下沒跑了。事到如今你仍然不肯接受現實嗎?」傑利手上的信紙由剪報剪貼而成:
    
    20XX年11月3日取你性命
    


    法蘭克也由窗戶爬入屋內,傑利把信反過來展示給他,「11月3日不就是今個星期六嗎?今天是星期一,你有足夠的時間交代身後事。」

    艾蓮娜臉紅耳熱,她跪在地上,淚水缺堤哭成淚人,「我只是個普通人啊!不酗酒,不抽煙,不賭博,也沒有不良人際關係!比我更該死的傢伙在街上一抓一大把,為何偏偏選上我啊!我是教徒啊!每星期都上教堂,每晚都會祈禱啊!為甚麼會是我!」

    法蘭克單膝跪在她面前,他輕拍她的肩膀,「你無須要獨自承受,因為我們找到你了。我們會阻止瑪利亞殺手,和他可怕的計劃。」

    艾蓮娜默默的點頭,接受了兩人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