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左好多個樓梯口, 亦留意過無數嘅走地雞, 但就始終依然都仲未能夠搵得倒佢, 雞海茫茫, 但就出火心切, 已經硬住條鳩周圍走緊嘅我, 諗住再搵多一陣就求求其其, 是是旦旦咁執番一件黎食個快餐就算數。
 
再搵多一陣之後, 已經放棄搜索嘅我, 正準備行番轉頭搵番頭先隔幾個樓梯底前, 一隻叫做像樣少少嘅年青性感尤物, 但突然, 我無意地慢鏡頭抬頭, 而那倩影就在樓梯上正在拾級而下, 係佢嘞, 我終於都見倒佢嘞, 四目正在交投住, 一種好有親切感嘅感覺亦正在尤然而生。
 
目標少女正在呆望住我, 而我亦微笑地咁同佢點左一吓頭, 眼神仿似正在互相傅遞住訊息一樣, 而我亦終於大膽開口咁問佢。
 
「幾多錢?」
 
「上樓先講!」
 




「唔得, 要問清楚價錢先制! 」
 
「咁就六百啦!」
 
「唔係嗎? 走地渣喎!」
 
「嫌貴就算!」
 
聽到咁貴, 我又真係覺得有啲肉赤嘅感覺, 但今晚既然難得地可以回復到自由, 而且佢又係我苦苦渴望左好耐嘅主要目標, 既然係咁, 我就再嘗試睇吓會唔會有奇蹟可以出現倒。
 




「平啲得唔得呀?」
 
「咁你番去打飛機啦!」
 
「唔係呢, 唔夠錢呀!」
 
「咁仲差幾多呀?」
 
「得四舊咋, 制唔制呀?」
 




「你都黐撚線嘅!」
 
頂, 真係下面鑲左金嘅咩? 但就咁走左去我又覺得有啲唔係咁甘心, 諗多一陣, 好, 就當係豪佢一豪, 我攞個銀包出黎望左一吓 咦, 都仲有成八舊水響個銀包度喎, 「唉吔, 原來我係夠錢過喎, 好, 六舊就六舊啦!」 少女有啲鄙視嘅眼神咁黎望住我, 「上去啦!」
 
跟住少女尾行左上樓梯之後, 入左一個單位之內, 好快, 我同佢就已經去到一間細房仔入面, 少女開始自顧地除緊啲衫裙落黎, 而我亦正快手快腳咁同樣脫個清光, 但當我再望吓少女嘅呢副軀體嘅時候, 嘩, 唔係呀化?
 
眼前嘅少女唔除啲衫裙都尤自可, 原本外表看似堅挺嘅雙胸, 就響佢一甩開左個奶罩之後, 兩團胸肉即時就好似墮 lin 咁跌左落黎, 大黑乳雲再加上兩粒黑提, 而佢坐左上床擘開對腳中間嘅惡露, 一種超級奶野加嘔心嘅感覺令我正在後悔莫及, 但已經騎虎難下, 而少女亦已開口催促住我。
 
「喂, 快啦, 剩係做你一個客咩?」
 
性趣已經失去一半嘅我, 襯住碌野仲未變成龜縮嘅時候, 我快快趣咁罩番個安全袋黎保護住自己, 硬鳩開始移到鬼域之處, 心諗呢舖都係嗱嗱聲咁搞掂閃人就算, 膠袋包柱已經一插而盡, 空盪而鬆拋拋嘅感覺令我感到乏味非常, 我嘗試搓佢呢兩團奶肉黎盡量收番啲成本, 但佢對墮 lin 林到亦實左太過令人有啲厭惡嘅感覺。
 
全身唯一最可取嘅就只剩得佢面上嘅呢堆標緻嘅五官, 但見佢正一臉唔耐煩咁嘅西樣, 我就覺得呢六舊水就真係跌得極度唔值, 而家下身就唯有繼續好似插住空氣咁不停地郁動住就算。
 
終於, 我好唔容易先至係靠幻想黎完事, 但拔槍過後, 我見佢就咁用啲 tissue 求其抺吓就著番哂啲衫裙, 而佢似乎亦唔會有去沖涼洗洗嘅呢個意欲咁, 我再諗起佢之前做完上家果陣都應該會係咁嘅情況, 咁即係之前如果個客係生野, 咁跟住嘅人咪分分鐘都會中哂招, 嘩, 好輪驚啫。




 
經過呢晚嘅慘事之後, 我連續幾日沖涼果陣都用滴露黎浸雀, 好彩地, 我估我應該都係大步儖過無事發生, 但童年陰影就由始而起, 所以我發誓以後我都唔會再對樓梯底下嘅走地再存有任何嘅憧憬同幻想架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