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芷茵分手後嘅呢一個星期, 呢幾日黎我簡直追番哂以往所有失去嘅自由光景同樂趣, 而家每憑收工之後我都會約埋班久未相聚嘅 friend出去飲酒, 唱 K同吹水, 而每一晚我差唔多都要玩到三更半夜之後先至捨得搭車番屋企。
 
呢一晚, 我同班男女 friend 一齊又去左老蘭度劈酒狂歡, 酒過三巡, 有啲尿急, 我大聲咁同班 friend 講, 「喂急尿呀, 痾完番黎先再同你班仆街猜過, 妳呀八婆玲, 一陣再輸我就要彈妳條 bra 帶架!」
 
我正向住酒吧廁所方向行去途中, 突然…., 「呀明!」 咦, 是誰又在我耳邊度呼叫? 我擰轉頭望吓嗌我嘅聲音方向, 哦, 咩原來係妙芝黎呀。
 
我見倒係佢, 即時又露番住個憂怨而又死哂狗嘅表情出黎, 妙芝似乎又係同緊幾個 friend 一齊咁, 但見佢好快就行到埋黎我嘅面前, 「呀明….., 你響呢度飲酒呀?」 我表現得好無心機咁點左一吓頭, 妙芝好似有啲不隱嘅眼神咁, 「明, 我都話如果你想搵人陪就 call 我咯!」
 
我搖住頭黎講, 「呀芝, 我無事架, 飲完我自己就會番屋企架嘞!」 妙芝正捉住我隻手黎講, 「明呀, 你唔好再係咁啦, 我知呀茵咁做係會對你打擊好大, 但你再係咁樣飲酒落去都唔係辦法架, 明呀, 你振作啲啦!」
 




我皺住眉頭唔住個咀, 但原因就係我實在太過急尿, 「呀芝, 我有分數架嘞!」 「明呀….」 唔得, 我真係急到就黎要賴嘞, 我 fing 開左妙芝隻手, 「芝, 我走先嘞….」 講完跟住我就向住人群方向衝左過去………個廁所入面, 褲鏈一拉尿已賴, 噓….., 舒服哂。
 
痾完尿後, 我個電話就響起, 係妙芝打電話黎比我, 「明呀, 你去左邊度呀? 你唔好咁啦, 飲酒係唔可以解決倒問題架, 聽我講…..」
 
我諗起班 friend 仲等緊我番去, 「芝, 得架嘞, 我而家上左部的士番緊屋企, 總之我應承妳啦, 過多幾日之後我就會搵妳出黎食飯架嘞!」 講完, 我就快速收線跟住就再行番出去搵番班 friend。
 
呢晚, 我地成班響老蘭飲完酒之後, 跟住我地再上左去其中一個 friend 嘅屋企度繼續狂歡作樂, 成班男女都已經飲到啤啤夫咁, 但突然, 屋主呀強攞左一盒骰仔出黎, 「喂, 大家埋黎睇埋黎玩嘞喂!」
 
眾人正望吓枱面上果堆骰仔, 每粒骰仔上面都刻上左唔同嘅字句, 呀強求其揀左一粒出黎之後, 「嗱, 輪住黎擲, 擲倒咩嘅果個就要跟番骰仔上面嘅動作黎做, 嗱, 我黎擲先, 開, 哦, 我要做拱橋!」
 




呀強開始瞓響地下度做住拱橋, 眾人睇到之後即時就大叫好玩, 呀強做完拱橋之後, 跟住落黎每人就要擲一次骰仔黎做動作, 呀麗擲左要做乾一杯, 而呀成就擲左要做跳支舞, 呀惠就有啲尷尬, 因為佢擲倒嘅係要打車輪。
 
眾人已經開始起哄, 「嗱, 快啲揀人同妳打車輪呀!」 「揀我, 揀我!」 「同我咀啦, 不過要玩埋脷疊脷架!」 呀惠有啲不知所措, 但呀強跟住就話, 「唔使揀嘞, 等我寫哂所有人名出黎比佢抽, 抽到邊個嘅不論男女妳都要同佢打車輪吓, 無得咋型架!」
 
呀強開始寫哂所有人名入左落個袋度, 跟住呀強就遞左個袋黎比呀惠去抽, 呀惠伸手一抽, 手上嘅紙仔就見倒寫住係祥仔, 呀惠睇到之後即時就大嗌話唔制, 但響眾人嘅淫威之下, 呀惠最終都要同祥仔打左一個車輪。
 
呀惠有啲唔甘心, 「好, 你地咁鍾意玩吖嗎, 要玩就玩大啲去, (揀左一粒骰出黎) 嗱, 夠薑我地就玩呢粒吖嗱!」 眾人望吓呀惠手上果粒骰, 骰上面刻住嘅字居然就係, 揸波, 露西, 露雀, 打飛機, 千年殺, 同埋……扑野。
 
眾仔見倒當然就梗係鼓掌狂呼啦, 但班女就怨呀惠佢話使唔使玩到咁大, 而呀惠就串串貢咁話, 「咩呀? 我地使驚班仔, 最好佢地抽到兩條仔扑野仲好添呀, 咁到時邊條仔要被拮嘅, 我地就夾手夾腳幫手捉住佢黎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