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三節、

如果說,徐毅行是一個廢物。那可不準確,因為他一直有一個崇高的目標。他希望能讓自己的文字帶給別人溫暖與歡樂。但他卻忘記帶溫暖給自己的家人。
為了這個目標,徐毅行努力了許多年。自高中畢業後,徐毅行便屈居在家中,天天幻想著自己能寫出驚天動地的故事來。今年,他已經二十有三了,但他仍一事無成。他只是隨便打打散工,做了一兩個月就不喜歡,然後辭職。這樣持續了一兩年後,他毅然決定放棄麵包,去追逐自己的夢想。
可是,他想的可美好,現實卻很殘酷。
追逐了許久,他一次次感到氣餒,一直撫心自問,他到底有那裡做錯了。
 
但他不會放棄,儘管家人不支持他,他仍決定為這個目標奮鬥下去。
 
昨天看到了「殺人猜謎遊戲」,他認為能把這些事寫下來,提高自己專頁上的點擊率。


 
2017年9月28日下午2時,徐毅行在地鐵站等了一會,然後看到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他拼命的揮著手,讓她能發現他。
「 很久沒見哦。」他笑著對黎紫瑤說著。
「哈,你最近還好嗎?」她笑說,並打量了他一下。
「看什麼啦,我還是老樣子,追逐自己的夢想啦。」他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不好意思的說著。
「我說你啊,別只顧追逐夢想啊。你也該為現實打量一下啊。」她無奈的說著。
「現實就是,我一定會成為一位偉大的作家。哈哈…」他嘗試掩飾自己的尷尬,並賣力地擠出笑容。
「這次找我,是要借錢?還是什麼?」黎紫瑤馬上切入正題。
「你這樣想我?我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嗎?」他抓了抓自己的頭腦,並說著。
「那…」她還沒說完,他便打斷了她的話。「那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飯吧,邊吃邊談。」他急忙說著,便拉著黎紫瑤去吃飯。


 
找到一家沒太多人的餐廳坐下來。
徐毅行馬上拿出電話,把那個殺人猜謎遊戲的帖文,給黎紫瑤看看。黎紫瑤看了後,臉上閃過一絲不安的神情,但很快又回復正常。徐毅行在望著餐牌,所以沒留意到她這一絲的不安。如果他留意得到,或許之後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對了,不如點個情侶餐?」徐說著,並指著餐牌的一角給黎看。
她的臉隨即變得通紅,並尷尬的笑了笑。
「情侶餐比其他的便宜耶。哈哈。」徐解釋著。他顯然也沒留意到黎的情緒變化,她臉上失去了尷尬的笑容,取而代之是略帶失落的神情,而徐只是自顧自的說著。
 
點餐後,徐馬上單刀直入,詢問著黎的看法。
「對了,你對這帖文有什麼看法?那個謎語是什麼意思?」徐說著,並反覆看著那篇帖文。


「這個…過一段時間再告訴你吧。」黎思索一會,並回應說。
「你如此聰明,也猜不著?」徐疑惑的看著黎,並反問著她。
「哈哈…我一看就知道答案了。只是想給你些時間想想而已。」黎笑了笑,並神秘的說著。
就在此時,情侶餐的主菜來了。
黎看著面前的牛排,有些不知所措。
「啊!忘了忘了。我幫你切開一片片牛排吧。」徐說完,並幫黎切開牛排。黎感謝了他一下,便開始用餐。
徐忽然想起要問候她,於是便問說:「對了,醫生有說什麼嗎?」
「很快就好了,不用擔心。」黎說著,並吃了口牛排。
「都半年了,你的手還沒好。」徐無奈的說著。
「沒辦法啊,左手手腕跟手骨都骨折,而且有些骨還碎裂。要多一段時間才會好起來。」黎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並嘗試挪動一下左手手腕。
「啊…很痛。」黎苦笑著,並吐了吐舌頭。
「別勉強了。慢慢就會好起來。」徐說。
 「嗯…」黎回應著,並吃著餐盤上的食物。
 
良久,他們也用完餐,便閒話了一陣子,然後各自回家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