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六節、

姻緣石,之所以叫姻緣石,是因為這靈石撮合了無數對情侶。又有一說法是,這石頭酷似男性性器官,因而被認為能帶來姻緣,使人「求配偶得配偶,求子嗣得子嗣」。
而這石頭,也悄悄把徐毅行和黎紫瑤的距離拉近。
                            
從灣仔地鐵站往姻緣石的路,大概要走二十多分鐘。而徐毅行和黎紫瑤由於人生路不熟,足足走了四十分鐘,當中走了不少冤枉路,還有不少事發生了。走上那條斜坡時,他們雙手無意中觸碰了一下。這一碰,足已令他們倆十分尷尬。
 
徐毅行的心如亂麻。其實在很早之前,他就有注視著黎紫瑤。但他知道自己這狀態,根本配不起黎紫瑤。最起碼,要有一份稱得上為工作的工作吧。這使他在黎紫瑤的面前,格外的自卑。
但此刻的他,真的想撇除所有外在因素,只有兩顆心緊緊相扣在一起。
不知道是吃了什麼藥,他的手居然慢慢靠近她的手。最後還緊緊捉住她的手。


 
「這隻手,我這一輩子也不願放手。」他居然從口中蹦出這句話來。
她也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如果不是為了日後的劇情發展,我才不會寫這堆東西啦,哼)
或許是姻緣石的強大影響下,令原本互生情愫的他倆,最終走在一起。
 
但這一拖手,他們之間的氣氛就更怪異。
他們就拖著手,慢慢走上這個斜坡。
 


「那…我們現在是什麼?」她又忽然說出這句。
「我也不知道。」他回應說。
他們都不敢望向對方。只是慢慢的走著。
「是男女朋友咯。」良久,他又蹦出這句話來。
 
他再也不抑壓著自己的情緒,忽然緊緊抱著她。
她也深深的擁抱著他。
 
過了一陣子,他倆才冷靜下來。
「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子。」他低著頭道歉著。


她沒有回應,只是迷茫的看著眼前這個人。這是一個值得她交托一生的人嗎?
但他給予的溫暖,總比她那個冷冰冰的家好很多。
他,是她生存下去的動力。
 
「那你剛才說的話是真的嗎?」她問。
「真的。 」他說。
「那為什麼要道歉?」她問。
「因為…」他沈默了一會,然後又說:「因為我不是一個好男人。」
「嗯…」她不發一聲。
「但我會盡力做好我的角色。」他說。
「是做作家,還是做男朋友?」她問。
「以上皆是。」他笑了。
「那我也要做好女朋友的角色。盡力幫你破解迷題,然後將這些都寫成一個故事才行。」她也笑了。
看來他倆都不再迷惘了。
 


「啊!說起謎題,我差點就忘了!李曉紅!」他忽然失聲大叫起來。
然後馬上從口袋掏出手機來,給她看那則「那具無名女屍真的是李曉紅?!」的帖文。
她看完後,便馬上整理了整件事。
「現在出現了兩個李曉紅。一個是無名女屍的李曉紅,另一個是不知生死的李曉紅。 現在我們手頭上的資訊,根本不足以解釋整件事。但以現在的狀況,我想到有兩個比較合理的可能性。一是,這世界上有兩個同名同姓,都叫李曉紅的人。另一是,兩個李曉紅其實都指向同一個人。有人想混淆視聽,才製造些混亂。可能那個帖文是假的,也有可能那具無名女屍並不是李曉紅。」
「嗯…那我們現在什麼都不能做?」他問。
「其實,我們可以留意一下不同報導。說不定,能掌握多點資訊。」她說。
他聽完,有點失望。
「沒關係,我們上去姻緣石看看。說不定有新一輪的發現。」她安慰著他。
 
經過這條漫長的路,他們走到姻緣石的面前。但是,這裡一切如常…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