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一節、
 
2017年9月27日下午3時24分,方朗無力的看著這個家的陳設。一切都如此熟悉,卻又陌生。
因為這個家的主人消失了。他也頓時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如果可以的話,他想用刀割破自己的大動脈,在這個家灰飛煙滅。
但不行,至少現在還不行。
 
「曉紅。等著我。我一定會來找你的。」他捉著飯桌的一角,並哭說著。
「我一定會,一定會,等我。」他喃喃自語著。
「我一定會做到答應你的事 。等我…」隨著這句話,他昏睡過去。這也難怪,他已徹夜未眠。
 


他回到了那時候。
李曉紅無力而虛弱的躺在床上,身上插滿了喉管。
「曉紅…」望著如此虛弱的她,他無力的扶著床邊的架子,全身微微的顫抖著,眼淚滴在她的被單上。
「為什麼天意如此弄人?」
「為什麼是你?」
「為什麼不是我?」他咽泣的說著。
 
曉紅只是輕輕的摸了摸他的手。
「我想離開這裡。」她用幾乎聽不到的虛弱聲線說著。
「我馬上帶你離開!」他說。


然後他馬上找醫生,希望把她帶離醫院。但醫生以她身體狀況為理,拒絕了。
但他不死心。
他在夜裡,偷偷潛入醫院,並抱起她離開醫院。
 
忽然,他驚醒了。
眼中全是淚水,連桌上都有沾上這些傷心的淚水。
 
酒精,是麻醉自己的最好辦法。
醉了,就什麼都記不起了吧。
他從冰箱拿出了一支又一支烈酒。


不停把酒精往肚裡灌,直到後來,他完全醉倒。

隔天更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