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生銹的掛燈緩慢地搖晃著,彷彿正在痛苦地呻吟著,透過陣陣「咿呀,咿呀」聲哭訴著這個建築物漫長的歷史,同時警告著人類不要再往走廊深處再踏前一步。

 因為這條走廊連接著地獄,是讓人不寒而慄的地獄深淵。昏暗的燈光照出一隊全身漆黑的士兵,他們無視掛燈的警告緩緩前進。

 從他們先進的裝束設備、健碩而繃緊的肌肉和整齊同步的步伐不難猜出他們是久經訓練的特種部隊。 

走廊深處傳來陣陣令人噁心的血腥味,配上掛燈的搖晃聲形成了一種詭異的氣氛。走在最前頭的小隊隊長舉起手指打了個手勢 

「噠」



 隨著簡潔有力的一聲,隊伍已經分成兩隊停下。  

隊長按下了腰間通訊器的開關,再按一按掛在耳朵邊的無線耳機,對著耳機説道:
 

「報告長官,Tiger小隊已到達指定地點,現在請長官批准進行人質拯救行動。」

  隊長耳邊傳來輕微沙沙聲,然後一把低沉而穩重的聲音用純正的瑞士語說道: 

「批准,行動開始!」 



「收到!」

 「願主祝福你們!」

 最後一句是隊長跟他的隊員說的。聽到這句話後,排在最後的新隊員Austin不禁用那冒著冷汗的雙手緊緊握著手中的美國M-16自動步槍。

 隨著隊長的手揮下,每邊各五人的兩個小隊開始緩緩向走廊盡頭前進。

 Austin 打開安裝在自動步槍的小電筒,跟著對伍行走。只見走廊的盡頭分成左右兩條通道,原本雪白色的大牆現在留有一大攤還未乾涸的鮮血,染成一幅血淋淋的油畫。兩隊小隊無視了這攤血,各隊選擇了其中一邊的通道繼續前進。



 五人的腳步聲在空洞的走廊裏回盪,這條漆黑的通道彷佛像是沒有盡頭一樣,Austin 感覺自己的步伐變得愈來愈慢,呼吸亦開始變得困難,時間和緊張感正在一點點地消耗著他的精神力。

 一段急速的腳步聲劃過寂靜的走廊,沉重而快速的喘氣聲突然響徹整個空間。

Austin 和他的隊員已經停下來了,擺好陣型用槍瞄著通道的盡頭,他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伴隨著漸漸接近的腳步聲也變得越漸急速。


片刻間,只看到有個全身白色的男人正在往他們的方向跑來,這數秒的等待,可以説是Austin 一生中最漫長最難熬的數秒。

 那個人影明顯地已經注意到Austin 他們的存在,他加快腳步,全力衝向他們,揮動著雙手,聲沙力歇的大叫道:

 「救我,請你救救我!」

 跑著跑著,在距離小隊5米距離後,他慢慢停了下來,然後口中突然哇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子慢慢往前倒下,扭了幾下,便不再動了。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站在最前的副隊長,他説道: 



「立即拯救人質!」 

其餘成員也馬上展開行動,跑至那人身邊,由Austin 和副隊長繼續持槍戒備,其餘三人負責檢查那人狀況。

Austin 回頭看了一眼那人,只見他全身穿著雪白色的實驗袍,年齡大約40歲。
 負責檢查的小隊隊員把他的身體翻轉,驚見那男人的背部已經嚴重受傷,整個背部像是被什麼東西撕爛一樣,露出潰爛的肉和紫綠色的濃。 傷口附近的血管腫脹得尤其厲害,呈現出和流出的濃一樣的顏色。

副隊長按一按耳邊的耳機,希望向在建築物外的長官報告,可是耳邊傳來的只有訊號不良的沙沙聲。
 另一名隊員脱掉手套,摸一摸那名死者的的頸部,然後説道 

「死了,不可能救得活了!這個傷口很奇怪,既不是槍傷,亦不像是刀傷,彷彿不由人類做成的傷口一樣。」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望向副隊長問道 

「上頭説這裏被恐怖分子襲擊,有人質被搚持,請問到底是不是真的?」



副隊長緩慢地搖一搖頭,答道

「我不知道。既然是命令,我們就要服從,並且完成任務」
 

當副隊長説話的時候,所有人都看著他,除了一人之外,那就是Austin了,因為他看到一件令他很震驚的事,五人之中只有他一個看到了,這事實在是太離奇了。

 他耳中完全聽不到副隊長的話語,因為他竟然看見到那死去的男人手指動了一動。 他不禁啞言失笑,想著自己一定是被第一次參與任務的壓力和狹窄的空間導致自己出現幻覺了。明明隊友都已經宣告那男人死亡了,死了又怎可能會動?

 他伸手擦一擦自己的眼睛,嘗試把自己從幻想中抽離,把思緒拉回現實。 在Austin 把手放下,重新張開眼睛的下一刻,他的眼睛瞪得和嘴巴一樣大。

 擦眼睛短短2秒的瞬間,Austin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立即明白情況的嚴重性。只見原本死去的男人不知怎的坐了起來,非但沒有受重傷的模樣,而且還很精神!

 不! 

是太異常地精神了! 



此刻那男人正在用口咬著剛剛替他量脈搏的隊友的右手手腕,鮮血正源源不絕地從被咬斷的手動脈湧出來。

 那隊友一邊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一邊全身扭動掙扎著,用另一隻手抓著那男人的頭髮,嘗試從他口中抽回右手。 

誰知原本身型消瘦的那個男人不知哪來的怪力,仍然緊緊咬著那隊員的右手。那男人喉嚨發出低沈而又瘋癲的吼叫聲,雙眼更詭異地染上一層白霧。

 作為平常鍛練有素,人稱瑞士最強特種部隊的其餘4人,都不禁被這突而其來的展開嚇了一跳。但久經沙場的他們立即作出迅速的反應,做出最有效的判斷。

副隊長已經舉起自動步槍把槍口指著那瘋癲的男人,大喝道
 

「立即離開我隊員身邊!否則我會開槍!」

 那男人非但無視了副隊長的警告,似乎比之前更用力的咬著受傷的隊員。 只聽見“喀嚓”一聲,那隊員叫出極淒厲的哀嚎聲。



他整隻右手都被那男人用口扯了下來,而那男人此刻正津津有味的把那隊員的右手咬碎,然後吞下肚。
 想不到那男人的牙力竟然可以輕鬆地把骨頭像吃生菜一般咬碎吞下,情境實在是動魄驚心!

最後只留下滿嘴的鮮血以及因失血過多倒在地上的隊員。


 「呯」

 響亮的一聲在狹窄的走廊回盪。副隊長的槍口隱約冒著一絲煙,他毫不猶豫地對準那男人心臟開槍。 他對自己的槍法非常有信心,他很清楚自己這一槍絕對不會射失,作為瑞士第一神槍手,根本就沒有可能去失敗。

如果單論槍法,就連隊長也一次都沒有贏過他。
 心臟是人體最脆弱的器官,若心臟被破壞掉,即使是神仙也救不了那男人。 

副隊長眼看著那男人緩緩倒下,然後他轉頭看向倒在血泊中的隊員。他俯身察看他的傷勢,發現原來他早已暈死過去,臉上仍然留著死前震驚以及痛苦的表情。 他伸手替那隊員緩緩蓋上他那瞪大的眼睛,然後低聲唸了篇簡短的禱文。 

「副隊長!」 

三名餘下的隊員同時叫了出聲。他正想回頭查看時只覺後頸一涼,那本應死去的怪男竟然再一次活轉過來緊緊咬著他的後頸不放! 

他瞬即拔出腰間的軍刀,反手把刀插入至那人的腦門。副隊長乘著那怪男嘴巴一鬆,一個箭步逃離他的血盆大口。

 另一名隊員立刻朝那人腦袋再開一槍,剩餘二人為了保險起見,朝著倒地的怪男再開數槍,把他全身上下每個要害都射幾發子彈進去,確保他不會再死而復生。 

槍聲連綿不斷,響徹整個建築物。直到三人自動步槍的彈夾都沒子彈,聲音才停下來。 Austin的眼神還殘留著恐懼,喘息道 

「我的天呀,這到底是甚麼怪物?死人能夠復活...又不是在拍那些荷李活電影...」

 突然,走廊的深處傳來一陣陣巨響,彷彿正在回應剛剛的槍聲。細聽之下,那聲響竟然會剛剛那怪男發出的吼叫聲如出一轍,不過這叫聲聽著像是有過百人一起咆哮一般!

 四人用絕望的眼神互相看了一眼,全身都不禁顫抖起來。 地面開始強烈地震動著,走廊的盡頭傳來轟隆的腳步聲,並且距離他們越來越近。副隊長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一手捂住後頸的傷口,氣喘如牛。 

他那變成青白色的臉孔望向Austin他們,氣若游絲地説: 

「任務已經取消了,不用管我了,我已經走不動了。帶著我走只會成為你們的累贅,快點撤離這裏吧,我會盡力幫你們擋住那些怪物,快把發生的事向長官報告,我們一定要警告他們,怪物可能不止一隻,如果被牠們從這裏走出去的話,後果會不堪設想!」

 副隊長用堅定的眼神用力推走Austin。 

「快去快去!」

 他沙啞地叫著。 Austin 的思緒在腦海中激烈地淨扎著,他從加入小隊後,副隊長一直都對他關照有加,亦曾給了他很多激勵,副隊長就彷佛像是隊伍中的大哥一樣,大家都對他十分擁護。Austin 隨時都願意與他出生入死,戰死沙場。

另一方面,他清楚這次問題的嚴重性,他知道這些喪失理智,不停復生的怪物一旦放到外面去,將會危害到成千上萬的生命,如果帶著副隊長那沉重拖累的身軀逃走的話,必定會全滅!

 他狠下心回頭和剩下兩名隊員向反方向跑,他悄悄地抹下留在眼角邊的淚水,用盡全力向出口奔去。

 只聽到背後的副隊長怒哮著,不停向著蜂擁而來的怪物開槍,最後,響亮的槍聲已漸漸變成淒厲的叫聲,叫聲再慢慢從轟隆的腳步聲中消逝。

 Austin 的腳步絲毫不敢減慢,儘管已全速奔跑著,但感到自己距離出口仍然天差地遠。 另外兩名隊員亦緊緊跟著他的身後 

「啊」

 只聽到其中一位隊員的叫聲埋沒在數十個沙啞的咆哮聲。Austin罔顧大腿肌肉傳來的刺痛,任由汗水滴在眼睛上,只是不顧一切,忙命地邁開大步跑著,身後只剩下一名隊員跟貼著。

 終於,Austin看到剛開始進來時的掛燈,在隆隆的腳步聲和地板猛烈的震動之下,那掛燈激烈地晃動著。

 Austin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在這掛燈的背後,他知道出口已經離他不遠了。出口外面等著大批警員和特殊部隊,他相信屆時一定有辦法消滅這幫瘋狂的怪物的。

 他突然發覺跟在他後面跑的隊員的腳步聲不知不覺已經消失了,換來的是更多雜亂的腳步聲和沉重的喘氣聲。

 此時,他已經看見出口那微弱的綠燈標誌,他加緊腳步,向著大門奔去。就在那個瞬間,他忽然感到背後一涼,他顧不得那麼多,把剩下吃奶的力都用到腿上,奪命狂奔著。

 終於...

Austin的雙眼看見瑞士那片美麗的星空,他拖著沉重的身軀奪門而出,迎面而來的警員把他扶起拖到防線後面,其餘的警察都拿起手槍指著他的背後的人形怪物開槍。
 

他喘著氣,用終於空出來的手摸一下涼冰冰的背部,然後他看到那隻手竟然滿手是血! 他嚇得全身顫抖著,牙齒碰撞著發出咔咔聲,死亡的恐懼籠罩着他,然後發軟的身體緩緩往後倒去。 

在他意識將近消去的那一霎那,他最後看到的是那些怪物衝破警察防線,向著圍觀市民衝去的情景,然後Austin便失去意識,昏死過去。

 當Austin再次睜開眼睛時,他一口氣撲向旁邊的警察,大塊朵頤地吃著那人的耳朵。

 他……成為了怪物的一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