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即使已經過去了十三年,
·
但回家經過那無人敢住的凶屋,仍心有餘悸。
·
還記得小時候你經常陪我玩耍,左鄰右舍中跟你感情最要好。
·
在你十六歲那年,李伯伯忽然狂性大發用斧頭將你殺死,並斬下你的頭顱帶走。
·
看見你無頭的屍體倒臥在血海中,我還是無法接受你已死的事實。
·


可能你感受到我對你的依依不捨吧,
·
所以你每晚都會找我。
·
要我陪你找,早已在堆填區中腐爛發臭化為白骨的頭顱。
·
我不敢告訴你真相是怕你無法接受這現實,
·
但跟你在屋邨,尋找不存在的頭顱十多年,我累了。
·


而且明天我就要結婚搬家不能再陪你了。
·
我打算今晚就告訴你真相,
·
但你竟然興高采烈地,拿著一個裝著圓圓物件的膠袋,出現在我面前。
·
之後背著我,從膠袋中拿出一樣東西放在斷頸上。
·
是頭?她竟然找回頭部!?
·


在調整好位置轉過頭看我時,我驚嚇得痛哭起來。
·
因為在她頸上還流著血的人頭,是我未婚妻的!
·
「這樣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老公。」
·
她用失去光芒,逐漸變成混濁的眼睛凝望我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