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兩天新來了一個病人,七十歲的老婆婆。
·
心臟病發送入來時昏迷不醒。
·
醒來之後依靠強心針來維持生命,
·
病情不樂觀,已經向家屬下了病危通知書。
·
這天我喂她吃藥時,她問我床邊那麼多人行來行去是什麼人來的?
·


我以為她是說醫生護士,但她說不是,那些人是著唐裝衫和旗袍的。
·
剛剛還有個像以前馬姐打扮的女人問她怎樣炒蝦才好吃⋯⋯
·
我被她弄得一頭霧水,隨意地答她那有教馬姐嗎?
·
她說忘記怎樣炒了,但馬姐不死心,現在還坐在椅子上看著她!
·
我看著空無一人的椅子,心裡發慌,馬上借故離開。
·


老婆婆還在背後嚷著,「姑娘幫我趕走她,她一直煩著我,我想睡覺⋯⋯」
·
隔天,我上班後已經看不見老婆婆,以為她離世了。
·
怎知道她竟然出院了!
·
早班的同事說,婆婆一睡醒就跟她說,
·
昨晚死去十年的老公來帶她上路,她就跟著,怎知道他愈行愈快,婆婆跟不上,
·


她老公說,你行得太慢了,我還是不帶你走。
·
之後就醒來,奇蹟地病情穩定了,強心針都不用再打⋯⋯
·
自從這次之後,我相信世上有些事情是解釋不了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