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佬...睇黎你係個不得了嘅人喎,留你係度我地會好麻煩架。」我回頭一望,我一眼就認得出,呢個係果日燒衣嘅婆婆。
個婆婆今日嘅感覺同果日完全唔一樣,佢依加對眼係紅色嘅,兩隻手上面都有好長嘅爪,個婆婆成副戰鬥格出曬黎,佢擺到明係想攞我命。



「呀...呀婆你無事呀嘛?你係咪生紅眼症呀?係嘅我介紹你去睇醫生啦不如?」我嘗試出口術希望可以避免同佢開戰,雖然我已經識用自己嘅靈力,亦都有兩個人,都算係佔左上風。只但係我又未可以好好咁控制呢份力量,而個呀婆嘅邪氣亦都非常之強,如果無必要我地都唔想同佢開片。
 
「細路!我要吸乾曬你嘅陽氣呀!」個呀婆張牙舞爪咁大叫。
 
「我...我怕你有牙呀!我...係修羅呀!驚未呀!」我口疾疾咁對番住個呀婆大叫。




「喂...我地夜媽媽係度咁樣叫會唔會嘈到人架...」我細細聲咁同海澄講。
 
「呀洛!依加生死攸關你仲講埋曬d on9野!我地可能會無命架!」海澄聽到我咁講無輕鬆到之餘,仲要比頭先更加緊張,睇黎我真係唔太識點樣搞氣氛。
 
「修羅?係呀,你啱啱先學識用靈力咋,憑你嘅半桶水功夫就想收我皮呀?唔好笑大我個口啦!受死啦!」個呀婆好快咁衝埋黎我同海澄度。

我一手推開海澄,諗住獨自同呀婆角力。點知個呀婆突然一個甩尾轉左去海澄嘅方向,伸出佢嘅魔爪想攻擊海澄。個呀婆嘅指甲變到好長、好利,就好似狼人果對鐵爪咁樣。
呀婆手起「爪」落,對住海澄狠狠咁爪落去。


「唔好呀!」我好似盲頭烏鷹咁衝去個呀婆度,想幫海澄抵擋呀婆嘅魔爪。
「乜你覺得我會咁易死咩!」海澄係口心個袋抽左一道符出黎,道符一掂落個呀婆度就放出一下閃電,呢一道閃電劃破左午夜嘅漆黑,亦都劃破左個呀婆嘅魔爪。

「豈有此理!竟然夠膽傷害我!」個呀婆睇黎諗住認真同我地打過,佢收番埋手上面嘅爪,然後企係度陏都唔陏。


「佢想點呀?係咪急屎柯唔出呀?」我問海澄。
 
「佢應該係度儲緊氣,我地趁依加再準戰一下先!」果然捉開鬼係唔同d,有海澄嘅帶領,睇黎我地應該可以做低個呀婆!
 


我同海澄就捉緊呢段時間重整姿態。
海澄將佢頸鏈上面嘅戒指除出黎戴係中指上面,然後再係袋入面抽左一堆符出黎掉上半空之中。海澄對住前方打開手掌,佢嘅戒指就開始發出藍色嘅光,佢啱先掉出去果堆符全部都浮係空中,每一道符嘅側邊都有少少電光閃下閃下。

「呢d就係你嘅靈力啦?」我問海澄。


「無錯,我要電死呢隻妖怪!咁樣我地先有命番出去!」雖然海澄依加個樣望落去係好凶狠,但佢講得佢錯,依加一係我地死,一係就伏服個呀婆,我地已經無得番轉頭...

我地再望番住個呀婆,有一股黑色嘅陰氣包圍住佢。個呀婆一舉起手,果股陰氣就化為兩隻黑色嘅巨型鬼手係佢身後伸出黎。

「我地...係咪真係夠佢打架...」我真心比佢果對鬼手搞到淆淆地,佢淨係一隻手已經大過我成個人。

「如果有你幫我應該可以打低佢架!快d用你把劍啦!阿洛!」海澄大叫。
 
我一望把劍:「D火熄撚曬嘅?無gas呀?係咪燒曬啦?」一時情急之下我就係度亂咁up。


 
「無錯,你頭先滴落去已血已經用曬,要再滴過啦!」海澄望一望我把劍,見到頭先嘅紅光已經消失曬。
 
「跟我一齊落地獄啦!」個阿婆用對大鬼手一拳向住我地打過黎。

「乜你得咁多斤兩咋?咁大對手,淨係識出拳?」我挑釁個呀婆。


「夠啦細路!你有冇咁撚臭串呀?」個呀婆用佢對鬼手對住我舉中指。
「呢招又點呀細路!」兩隻鬼手一左一右咁打埋黎,我今次真係避無可避。
 
我對住個呀婆大叫:「屌你老味!」
講完之後即刻就有一道閃電打落個呀婆身上,對鬼手亦都縮番埋去。
「哇,原來屌你老味都有咁大攻擊力架?」
 


「個閃電係我放架!唔關你句粗口事架!唔係我你死左啦!認真d啦!」海澄好似用緊浮游炮咁樣控制緊佢d符。
 
講真,我淨係回避佢嘅鬼手拳已經非常吃力,根本搵唔到機會滴血落劍上面。

「落雷!」海澄一聲大叫之後,全部嘅符都都飛曬去阿婆頭上,即刻化做雷擊打落個呀婆嘅頭頂。


「阿洛!係機會啦!」海澄用雷擊幫我爭取左幾秒時間。
我就好好把握呢個機會,一下就𠝹開左隻手,將血滴落刀刃上面,劍上嘅火光再次湧現。

「番去屬於你嘅地方啦八婆!」我向住呀婆揮劍,劍上嘅聖火一下子就吞噬左呀婆嘅鬼魂,而周圍嘅陰氣亦都一掃而空。
「係咪完左啦...」我拎住把帶住餘燼嘅斷劍,細細聲咁講。

「呢個只係我地第一個考驗咋,之後仲有好長嘅路...阿洛,你會唔會埋怨我帶你入呢條路呀...」海澄用個好可憐嘅眼神望住我,呢一刻嘅海澄同平時活潑嘅佢完全唔一樣。
我望住海澄無出聲,只係摸下佢個頭,對住佢微微一笑就送左佢番屋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