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間殘舊的倉庫,乍看上來是四五十年前的建築。 

倉庫佇立在森林的中央,裡頭樓底高約三層,給予人喘息的空間感,頂層的窗戶透著一列由陽光射進的白晝,打在裡頭有秩序的排滿了木製的櫈椅上。

至信被光芒照著眼皮,緩緩打開眼,眼眸裡裝滿空洞。他坐在木櫈上,筆直的坐姿讓他看似個學生,卻不協調的身穿著灰色衣褲。 

我在幹什麼?我在哪裡?我是誰? 

至信腦迴中萌生一個個問題,他默默環視四周,想要覓出答案。



只見四方八面也坐著與他一樣空洞的人,那些人的眼神是死寂的,有人甚至乎未張開眼。
 

至信腦海慢慢浮現混沌的思緒,他嘗試去組織整合,漸漸地縫合成斷斷續續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