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信,醒啊!收到風大老闆喺公司樓下上緊嚟啊!」

至信肩膀感受到晃動,有人用手把他身體搖擺著。
 

至信回過神來,眼前是堆積的文件和筆電,他恍悟自己正在公司的辦公室上班。 

辦公室四周佈滿員工,往升降機的走廊兩側擺放盆栽植物,右側方向盡頭是落地玻璃窗,景觀被對面的商業大樓遮蔽。辦公室給予人屈悶的氣氛,打印機唰唰聲、鍵盤噠噠聲,聽久了叫人頭疼。

把他叫醒來的人是Kelvin。 Kelvin坐在他旁邊,是至信初來乍到時裡第一位朋友。喋喋不休和搞鬼逗趣的嘴臉是他的特徵,只要不小心打開了話匣子,Kelvin能把一個話題談論好幾小時。 



「我真係服左你,隻眼打開都可以瞓得著。你比大老闆見到你擘大眼流口水,好似失禁咁既樣,佢實以為公司請左智障人士,到時你執定野返屋企慢慢瞓啦...」Kelvin一輪嘴的吟誦著。  

「唔該哂。」至信連忙抹走嘴角的唾液。 

「仲有,你呢啲風頭火勢千祈唔好得罪佢啊,你又唔係唔知今朝發生咩事...」Kelvin接著說,至信獃獃的嘗試想著發生了什麼事,Kelvin看見至信的反應,咧嘴搖搖頭。 

至信記起自己是個剛出社會工作不久的二十三歲少年,與媽媽同住在平凡無奇的公屋,人生目標好像沒有,與Kelvin是同一公司團隊,今年是2020年...但早上所發生的事,他搔頭想不起。

 升降機門口方向傳來啪噠啪噠的腳步聲,Kelvin馬上拉著電腦椅歸回自己位子工作,至信也低下頭來裝作處理文件。



大老闆推門而至,從後跟蹤著的是一位貌美的少女。大老闆向辦公室所有人環視一遍。辦公室裡的三十多位員工,此際看似各自在忙。大老闆沒有說些什麼,踱步回到自己的私人玻璃房裡去。
 少女也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至信覷見少女神情憂傷,面如土色。

他的目光沒有離開過少女,她清爽的秀髮,配以清純的可愛臉蛋,面上傷感更惹人憐愛。
 

「個女仔係邊個,大老闆條女啊?」至信手肘撞了撞Kelvin。 

「人地叫Amy啊。係就係女,不過親生女啊,喂,係咪對人起痰先。」Kelvin回他一個詭異的笑容。 

「唔係啊。」至信瞳孔不自覺向左上方溜。「我見佢跟住大老闆,有啲好奇咋。」 



「唉睇你今朝都係發緊怐愗啦,果時大老闆發哂脾氣鬧隔離Team個阿Jack,不斷侮辱佢,仲要句句都係粗口,最後決定炒左阿Jack,阿Jack喊哂口求大老闆比次機會,大老闆仲吐左啖口水落佢度,成件事就係因為Amy。」 

「駛唔駛咁啊,佢強姦左Amy咩?」 

「強姦就打左比警察啦,阿Jack只係唔識死咁溝大老闆個女啫,大老闆最唔中意人地搞佢個女,尤其係公司啲員工,佢覺得會整Cheap左佢個女。」Kelvin變得認真的解說起來。 

「但你知啦,專制既爸爸永遠都會孕育出淫賤既囡囡,佢個女Amy好受阿Jack架,兩個一拍即合。但係聽聞曖昧左無耐就比佢阿爸發現。大老闆嬲到即刻棒打鴛鴦,晨早流流就衝返嚟當面同阿Jack講清楚,仲問佢係咩「新鮮蘿蔔皮」,「賴蛤蟆想食天鵝肉」。阿Jack話哂都喺公司做左七年,功勞唔少,都算有頭有面,今次比大老闆鬧到喊住走,真係無陰公架。」

至信略有所思,再偷偷探看坐在兩行後的Amy,Amy臉上畫了淡淡的淚印。 

父權主義下的女人不明何故特別有吸引力。 

「不過想溝既,哥哥我唔會阻你既。」Kelvin嘿嘿一笑,臉上又轉回沙皮狗似的笑容。 

畫面一晃,至信眼前閃過影帶快播的影像,然後停落在三個月後的一個晚上。 平時熱鬧的辦公室,九時半已經換成靜謐。



晚上的辦公室讓人有點深寒的感覺,除了冷氣機微弱的呼嘯聲,基本上沒有任何聲響,隨便有人說句話也會在辦公室這大白盒裡傳出回音。天花的燈光關了大半,只剩下微弱的白燈支撐著至信在辦公室裡的視線。
 

收拾過後,至信站起來伸了個大懶腰,打個呵欠,無意之際瞥見大老闆房間裡坐著個身形。 

「大老闆唔係一早走左喇咩?」至信感到奇怪,上前看個究竟。 

只是他躡手躡腳走了好幾步,忽然心房無意識地激動拍打著,臉頰也透出微紅。至信看見一個熟悉的女子身形靠著黑色真皮椅子安睡著,順滑的長頭髮、優雅的五官,簡約的湖藍色連身裙,遠看起來活像仙子。Amy睡著的樣子就像睡公主般秀麗,又像初生的嬰兒般可愛。

 至信放輕腳步,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靜靜靠近Amy。

Amy身上散發著花香沐浴乳的香氣,令至信難以抗拒。至信默默站在Amy身旁觀察著,他不能解釋自己這樣的行為,整個人似是被妖狐迷惑掉,腦裡不時閃現某些對Amy衝動的行為,但他僅餘的理性阻止了他。


 Amy偶爾瑟縮顫抖,至信看出她感到冷,他股氣勇氣,脫下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為Amy蓋好,卻大意地弄跌了大老闆枱上的相架,發出劈啪一聲清脆。至信心知不妙,察看相架有否損壞,再溫柔的放好原位。



正當至信鬆口氣轉頭,他驚見Amy睜開眼睛凝視著他,嚇得他嘩一聲叫了出來,然後東歪西倒的退後三四步,直到牆角一隅。
 Amy先是一愕,然後瞇起眼睛嘿嘿的笑起來。 

「我瞓醒個樣真係有咁得人驚咩?」Amy說完後,期待著至信的回應。 

「呃...」至信滿臉通紅,吐不出一個完整字句。 

「快啲答我,唔係既我唔比你行出房架。」Amy似笑非笑。

 唔走?好呀...至信內心是這樣想的,但Amy可是大老闆的女兒,在她睡醒之際發現在位陌生人一直在旁,難免令人誤會有非份之想。至信知道以下的答覆非常重要,否則隨時淪落到阿Jack的下場...不,應該會更淒慘。 

但他就是想不到要說些什麼。 

「無呀...我覺得你瞓得幾可愛。」至信最後沒想太多,含糊開腔。Amy聽過後臉龐紅起來了,像個小蘋果。至信在想,她是在生氣了嗎,自己難不成說錯了些什麼?至信再看看Amy,她好像滿意自己衝口而出的答案,沒有再追問下去。 

「過嚟。」Amy微微低下頭說。



 至信聽話的照做了,走到Amy跟前,但依然是兩三步之隔。 

「我認得你,你係公司既員工。」 

「我都認得你,你係大老闆個女。」 

「我叫Amy,你呢?」 

「至信。」 至信說話時東張西望,Amy注視著至信尷尬的表情,蹙了蹙眉。

猛地間,升降機門傳出雜亂腳步聲,兩人同時間望向走廊方向。
 
「有人!」Amy驚訝張開口。
 


至信心知不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且還是大老闆的女兒。這個天大的誤會要是被人看見,大概水洗極也不清了。
 
「我出去先啦!費事比人見到」至信伸手向門把,意圖離開。
 
Amy緊緊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至信眼眸反射性睜大。
 
「趕唔切喇,跟我過嚟。」
 
至信一瞬間腦電波停止了運作,他感受到那白晢的玉手,掌心散發出的人體溫暖,還有Amy靠近時淡淡的香氣。他任由Amy拉著,完全地被俘虜了。
 
Amy把至信拉至書桌前,向他打了個眼色,示意暫躲在裡頭,至信似個絨毛玩具一樣,一直呆獃獃的。兩人蜷縮在空間不多的書桌下,從外面看並不會看到他們。
 
至信的心跳越來越急速,他與Amy靠得很近,雖然是分開蹲在裡頭,始終不能抑壓自己亢奮的情緒。
 
結果他徑自傻傻的笑著。
 
「白痴,你笑咩啊?」Amy好氣又好笑的問他。
 
「我覺得,我地咁樣好似偷情...雖然我知道我地唔係...哈哈我唔知道自己講咩啊。」至信感覺有點頭昏腦漲。
 
Amy莞爾,握拳輕輕敲了至信的頭。
 
「你好傻啊,傻信。」
 
房外辦公室傳出對話。
 
「十萬,一口價。」是kelvin的嗓門。
 
「癡線,獅子開大口!」另一把低沉的男人聲音吼叫著。
 
「唔好唔記得你呢筆預算,點都要經我地部門批准先,無我幫你手,你呢個虛構既計劃書唔好話五百萬,五百蚊都唔駛旨意呀。」
 
至信收起剛才的臉容,認真探聽。
 
五百萬?至信從沒聽過有這樣的公司計劃,而且一般不是要先開會議討論計劃嗎?至信換上疑惑的臉。
 
玻璃房外一陣沉靜。
 
「咩事啊?」Amy意欲探頭去望,這次輪到至信阻止她。
 
「等我去望。」至信不知那兒來的男子漢勇氣,皆因他很想了解清楚這件疑點重重的事。
 
Amy看著他,他的神態沒像剛才的笨笨拙拙,眼眸透出令人感到安心,信服的感覺,與幾分鐘前簡直判若兩人。
 
至信側身微微在書桌一角探頭,辦公室暗弱的燈光下,外面兩個黑影拉長至灰白牆壁,兩人佇立在辦公室近走廊的圓地毯旁,佔著能看遍環境的位置。
至信細心視察Kelvin旁邊身穿整深啡色西裝的高大男人,黑黝的粗糙皮膚,臉上長了些歲月留下的皺紋。
 
「係隔離組個蠱惑Joe。」
 
阿Joe是營業部的總經理,外號是「蠱惑Joe」,出了名為自己利益不擇手段,
 
有次他們組得失了一位熟顧客,那位顧客每年為公司帶來近千萬收入,更是大老闆好朋友。蠱惑Joe由於搞錯了那顧客的要求令他十分生氣。大老闆問責時,他向大老闆編了個謊說是自己下屬的失誤,他的下屬一臉冤枉,蠱惑Joe還要裝好人作勢為下屬頂罪,結果當然是下屬革職,自己繼續舒舒服服坐暖總經理的位子。
 
「蠱惑Joe」很聰明,憎惡他的人紜紜,但沒有人能成功捉到他痛腳。
 
「點解佢地會識㗎?佢地夜媽媽特登返嚟公司,到底傾緊咩?」至信擦擦眼睛,繼續觀察。
 
「我地今次同發展部都達成左協議,總之呢個計劃點都要行。如果財務部審批既人,即係你,想嚟阻頭阻勢,以我地既權力你話換過個財務部員工,你話得唔得呢?」
 
蠱惑Joe名乎其實的露出蠱惑一笑,Kelvin再沒展現自信表情,只是咬咬牙盯住蠱惑Joe。
 
「咁啦Kelvin,我地好同事嚟架嘛,一口價三萬蚊?」
 
「...」
 
「放心啦,我保證你聽日就收到錢,乖!」
 
蠱惑Joe拍拍Kelvin膊頭咧嘴笑著,Kelvin似隻狗奴才般低頭。
 
玻璃房內書桌上的相框並未放好,搖搖欲墜,Amy蜷縮久了,放任自己伸展雙腳,怎料踫到書桌令相框根基不穩,啪一聲倒下。
 
「邊個!」蠱惑Joe瞧向玻璃房。
 
Kelvin和蠱惑Joe大步走過去,至信馬上把頭縮回書桌下。Amy就似打破了母親悉心栽培花瓶的小女孩一般,用不知所措的眼光望著至信,至信嘗試安撫她,Amy驀然捲進至信的懷裡,緊緊抱著他。
 
至信心房似是有人拼命於裡頭敲著,急劇的跳動令至信整個人充血,配上緊張的悸動令他大聲喘氣。他清楚感受到Amy身上的體溫,嬌嫩白皙的肌膚,纖纖幼腰甚至那發育良好的渾圓胸部。
 
Kelvin兩人正走過來,倘若推門進來,以至信的情況,要屏住氣息幾乎沒可能。啪噠的腳步聲邁向門前,至信緊闔過眼,眼底下只會漆黑。
 
久久再沒有聽出動靜。
 
至信想把眼眶打開,發現他花盡力氣也沒能做到。Amy的體溫觸感漸褪,身體四肢甚至開始變得僵硬。
 
「Amy,你無事嘛?」
 
「Amy?Amy!?」
 
至信嘗試呼喊,但喊不出再聲響。
 
眼皮漸漸感到熾熱,至信感覺自己好像換了另一個身體般,凝固的空氣開始繼續流動,他張開了眼,眼前是倉庫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