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信躺在床上緩緩睜開眼,眼前是皚白的天花板。
 
他撐起身子坐起來,環顧四方後發現自已獨自身處在一間病房。
 
病房放置了檢查心電圖的電腦,急救器具和工具箱等等,醫院病房應有的設備這裡也齊全。
 
他低頭一看,還發現自己換上病人所穿的素色衣服。
 
我到底喺邊?至信滿頭問號。
 


為釋除疑慮,至信下床往門扉方向走,推門出去,只見一條空蕩蕩的走廊。他警戒的瞧看四周,然後沿著走廊一直走。
 
一路上,他聽到流水潺潺的聲音,這使他很在意。
 
初時至信是抱著戰戰競競的心情去探索這個未知的地方,可是走到走廊盡處,來到全景玻璃窗面前時,他的心情由不安轉化成徹底的驚嘆。
 
「呢度,到底係......」
 
窗外是個清澈潔淨的水中都市,日光打進寶藍色的海洋裡變成幽幽的白光,照著一座又一座建於水中的高樓大廈。大樓多以綱骨結構打造,令外觀上呈現纖幼美,加上浮在水面上的馬路通道,看起來就是超現實的科技都市,美得媲美烏托邦。
 


至信陷入迷思,眼眸下的一切絕不是一幅圖畫,而是活生生的景物。但是要在水裡建成都市,要怎樣才能做到?
 
「首先用鍍膜隔絕海水,然後穩固地基再喺上面建造呢個水中都市,無一定既科技技術都唔可能做到。」
 
突然有一把聲音從右方傳來,至信一看,一個留有紅色頭髮,外貌俊美的男子徐徐的向他走過來:「醒左嗱你?」
 
至信戒懼的瞪著那男子:「你係邊個?」
 
「冷靜啲。」紅髮男子示好的笑:「我叫劉倫,係聯合軍作戰部隊既指揮官。」
 


「聯合軍?」至信好像聽說過。
 
「嗯,啱啱就係我地救返你,等你唔好繼續受到「國家」既折磨同利用。」
 
至信憶起失去意識前,被一隻像獄長般的怪物拖到水底裡的悽慘場面,他頓時皺起眉頭。
 
「有隻怪物拉我落水,差啲整死我,咁都算係救我?」
 
忽然間,玻璃窗旁邊的另一邊門爬出一隻長滿利爪的怪物,至信馬上認得牠便是那頭怪物,嚇得至信後退幾步。
 
「嘶哈哈哈哈......」那頭怪物看著至信獰笑起來。
 
「喂唔好玩啦艾克,想嚇死人咩?」劉倫嚴肅的道。
 
怪物聽到後,慢慢的縮少和變得人性化。最後佇在眼前的,是個披散頭髮的年青男生。


 
「你好啊,我叫艾克。」他向至信打個招呼。
 
至信望著這一幕,不可置信的張大嘴巴。
 
「我叫至信...解你可以好似獄長咁變成怪物嘅?唔通你......都係靠住食人為生?」
 
「緊係唔係啦,我最怕就係見到血。」艾克吐吐舌頭。
 
「係細胞值入技術。」劉倫說。
 
「細胞值入?」
 
「喺記憶抽取值入技術出現之後,我地就開始研究細胞值入,睇下人體可唔可以變異做其他生物。」劉倫認真的解說:「「國家」既研究方向同我地非常相近,不過佢地係以「食人」嚟達到變異,雖然呢個做法低成本好多,但受害既只會係無辜既市民。」
 


「我唔明白。」至信抱手的問:「點解無啦啦要搞變異,正正常常做個普通人唔得架咩?做呢種損人不利己既研究有咩意思?」
 
「因為要打贏呢場仗,關鍵就係變異能力。」
 
劉倫所指的,是老三之前說過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吧。
 
「雖然你失去左記憶,但你應該都喺老三口中聽過少少關於而家既時代背景啦。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打左有近五年,「國家」由微不足道既勢力,靠住記憶謀殺而變到極之龐大。我地聯合軍初時過份輕敵,結果兵敗如山,而家仲只能屈居於水中城市......」劉倫愈說愈氣,至信看得出他對「國家」的憤怒十分之大。
 
「亦因為咁,所以我地先要冒住風險去救你。」艾克在旁邊補上一句。
 
「我?」至信困惑:「我有咩咁特別?」
 
「因為你係僅存既三個叛國者之一。」
 
「叛國者?」


 
「你背上既烙印就係證明。」劉倫說的是他身上的火鳥烙印:「只有叛國者先會擁有呢個烙印。」
 
「下?」至信更疑惑了:「唔通我有啲乜野驚世能力係我唔知道?而且神馬都有烙印啦,你地唔救埋佢走既?」
 
至信把話說完後,發現兩人臉色一沉。
 
「本身除左我,其實仲有另一個同伴一齊行動,佢就係負責救走神馬。」艾克嘆了口悶氣:「不過途中佢觸及到無人船既偵測系統,無人船然後發射魚雷將佢擊中......」
 
「啊...」至信感覺自己說錯話了,抱歉的低低頭。
 
「戰爭就係咁,生命往往好脆弱。」劉倫說:「而你問叛國者係咪有驚世能力,我可以答你,係。」
 
「真既?」至信舉高手瞧看自己身體,卻一點也發現不到有什麼特殊能力。
 


「能力係需要發掘既,跟我嚟。」劉倫邁步前行向大門口。
 
「去邊啊?」
 
「去激發你既潛能。」
 
至信和艾克跟著劉倫走,離開大樓步出水中都市。踏上浮遊的道路,四面八方的事物也令至信目瞪口呆,例如道路的街燈除了照明還會噴發出清新空氣,用氣球綁著的電視機懸在空中讓途人觀賞即時新聞,等等......
 
不消很久,他們便來到另一棟宏偉的大樓。乘電梯直上最高一層,穿過保安系統,來到一道啡色大門前。
 
「歡迎嚟到聯合軍最自豪既研究所。」劉倫把手放在辨識系統上,門自動開啟,映入至信眼廉的畫面令他大呼驚訝。
 
研究所面積大得誇張,擺放著各式各樣最新科技的研究器材,還有一些透明箱裝著實驗所用的動物,整個場所比起之前在監獄島所見的專業得多。有近三十個研究員專注於工作,更有多部人工智能的機械人輔助,他們正處理著一堆用試管裝好的液體。
 
「你算好彩架,呢度無乜可以有機會入嚟架。」艾克搭著至信膊頭。
 
劉倫大步的繼續向前走,研究員看到他也馬上展出敬禮姿勢,至信跟隨著他,最後來到了一間白茫茫的房間,房間中擺放著一個大型透明箱子,四周還有一大堆意義不明的儀器。
 
「呢度係...」
 
「係令你變異既房間。」艾克說:「你一陣就會去試下值入細胞,睇下變唔變到。」
 
「值入細胞,痛唔痛架?」
 
「少少痛啫,男人老狗,驚乜鬼痛吖。」
 
劉倫乾咳兩聲取得兩人注意,然後介紹說:「人只要經過激發腦細胞,有機會變異成三種唔同形態之一。」
 
「第一種:怪獸類,艾克同埋41號監獄島獄長(darling)都係呢種形態。呢個形態既生物長滿利爪,而且移動跳躍能力好高。」
 
「第二種:飛鳥類,呢種形態既生物會有羽翼生喺背部,可以好似鳥咁樣拍翼飛翔。」
 
「第三類:蜥蜴類,呢種形態既生物可以將身體融入於環境,唔容易比人發現。」
 
「變異成唔成功,其實係根據腦活量而定,一般人係唔會隨便變異到,而腦細胞發達既人先可以獲得其中一個變異能力。你作為叛國者,我好有信心你可以變異成功。」
 
「等等先!等等先!」至信擺高雙手在眼前揮動:「你忽然就向我咁有信心,我唔明白喎。雖然我可能係叛國者,但最終我只係個好普通既人,恐怕要你地失望。」
 
劉倫和艾克面面相覷,劉倫然後嘆一聲氣,解釋的說:「睇嚟要講講歷史喇。」
 
「叛國者一共十五人,以前係「國家」最重用既功臣。只不過佢地之後集體叛變,仲偷偷飲用左「國家」辛苦研發到最稀有既「大腦進化液體」,令「國家」失去左最重要既資源,亦係令到叛國者變得非常重要既原因。」
 
至信困惑:「大腦進化...?但點解我唔覺得有咩分別?」
 
「如果你仔細留意,你會發現你潛意識內既能力同埋知識會比人強上十倍。」
 
至信立即想起監獄島時的捕魚比賽,自己居然懂得分析魚類的游動去向,因此他怔怔的點頭。
 
「唔好講咁多啦。」艾克推至信向透明箱前:「好想睇下你會變成邊一類啊。」
 
至信有些膽怯的走進箱子裡,箱子除了正上方一些好像透氣孔的東西,基本上是空蕩蕩的。
 
「唔需要太緊張,你只要企喺入面就得。」劉倫走到幾個電視屏幕下假的控制枱,專心地按動按制啟動變異程序。
 
「我上次變異既時候,痛到好似比火車撞咁架。」艾克在箱子外興奮的說。
 
「咁大獲...?」至信明顯被嚇到了。
 
「哈哈,唔驚啦你男子漢嚟架嘛。」艾克裝個鬼臉。
 
這個小鬼......變異後,我一定要把你好好教訓一下。
 
至信整理好心情,呼一口大氣,雙手平放的佇立在箱中間。
 
「準備喇!」劉倫喊。
 
來就來吧。
 
「咔嚓。」
 
劉倫按下啟動按鈕,至信頓時感覺頭頂的氣孔噴出強烈的氣流。氣流初時就似冷氣風口般,其後強風混合了一些黃色的物質,至信瞬間發現身體僵直起來。
 
氣壓愈來愈強烈,那強度比飛機在三萬尺高空急墜還要厲害。至信面容扭曲,呼吸極之困難,身體細胞就似被硬崩崩的撕裂而開,痛楚絕對比艾克所說的「少少痛」厲害多十萬倍。
 
「停...停一停先!」至信痛苦的睜口道。
 
「頂一陣啦,無事既。」艾克笑說。
 
「我...頂你......」
 
至信痛得說不出話來,腦部感覺到有一大堆東西灌進來,思想行為開始不聽使喚。潛意識被掏挖出來,近千個畫面在眼前晃過,而這些畫面通通是他從沒見過的。
 
艾克望著至信虛弱慘白的臉,漸漸感到不安,回眸向劉倫說:「佢好似唔係好頂得住喎。」
 
「變異程序啟動之後,係停唔到落嚟。」
 
「唔係掛,咁落去佢會死架。」
 
「如果咁樣就死,佢對我地聯合國、對我地今次戰事既價值亦不過如此。」
 
艾克聽到劉倫的話後,只有無奈的看著至信。至信的情況非常糟糕,開始吐出大量鮮血,艾克見到鮮血後馬上感到反胃的掩著口。劉倫把雙手交疊放在胸前靜觀著,雖然他嘴上說得好像滿不在乎,但額頭已經流著一抹汗。
 
我要死了嗎?
 
至信腦筋疲憊得只能想到這句話,那絕望的痛楚刺穿他身體每個角落。
 
可是驀然地,他的腦裡有一股暖暖的氣息,忽然釋放出無比強大的力量,散發向全身。
 
力量之大,令他感到身體組織產生變化,甚至改變了他自身的形態。
 
原本一直承受的痛楚消失了,力氣無窮無盡的湧現,大得不受控制。
 
「嗚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聲呼嘯震耳欲聾,劉倫和艾克驚呆的打開嘴巴,聲音的衝擊力厲害得把整個透明箱,不,是整間房間產生震動。
 
「勁啊!佢會唔會爆箱而出架?」艾克訝異的問。
 
劉倫同樣是驚訝的臉,但他搖頭:「唔可能,透明箱係用非常堅固既元素物質整成,不過可以令間房造成震動,實在令人感嘆。」
 
慢慢地,至信發現自己開始掌握到意息,他嘗試把所有力量聚集在手上,然後一拳轟向透明箱。
 
磅!!!!
 
透明箱頓時飛散成碎片,脆弱得像掉在地上的玻璃杯,堅固物料在至信變異後,變得不堪一擊。兩人看著此情此景,下巴幾乎要掉下來。
 
震盪在透明箱爆烈後停止了,房間亦靜默下來,情況有如地震後的頹垣敗瓦。
 
「好犀利啊!」艾克鼓起掌聲。
 
至信緩緩步向兩人:「我感覺自己變異左,但......我唔知自己屬於邊一種變異。」
 
劉倫怔怔的看著他,眼神由驚訝轉成喜悦。
 
「唔敢相信,你居然有哂三種變異能力。」
 
「三種能力?」
 
至信變得比之前巨大一倍,皮膚白色毛茸茸的,背部長著一襲白色翅膀,身體更微微透明化。從身體外表去看,他確實集齊了三種變異的特徵。
 
「下!?有得三種都有哂架咩?」艾克驚呼。
 
「應該係叛國者獨有既能力。」劉倫說。
 
至信瞧看自己的身體,然後嘗試拍翼而飛,羽翼一拍他便筆直的高飛。他對突如其來的能力感到興奮莫名,可是下一刹,所有能力忽然消失了,他結果在半空墜下,摔了一個狗吃屎。
 
「啊...好痛,點解會咁既?」
 
「你仲未掌握好自己既能力,所以咁樣係好正常。」
 
「咁應該要點,先控制到隨時變異?」
 
「訓練多啲就得,不過我地而家無時間比你慢慢訓練住。」劉倫說罷馬上掏出電話,向另一方的某人說:「馬上準備潛艇,叛國者已經成功學習異變,我地要立即趕過去52號島嶼。」
 
至信瞧著自己手臂,略有所思。
 
如果芷籬佢地見到我有比獄長更勢利既能力,唔知會點呢...?
 
「你好快就可以見到你既同伴。」劉倫看穿了他的想法。
 
「真既?」至信擺出興奮的臉。
 
「唔好咁開心住。」劉倫凝重的道:「佢地而家有危險。」
 
——
 
「蠢材!蠢材!」
 
昏暗的會議室中,粉紅色西裝男一巴掌摑在另一個穿軍服的男人臉上。
 
「對唔住...因為我地唔知敵方都掌握左變異能力,所以派出既智能無人船並無加強守備。」
 
「你連我地最重要既實驗品都睇唔實,正垃圾!」
 
西裝男掏槍,一槍打死了軍服男。軍服男身後的其他軍官,嚇得臉如土色。
 
「你,出嚟!」西裝男隨便指一個軍官,那軍官立即步上前。
 
「係!」
 
「知唔知智能船既情況點?」
 
「船已經航行左三分二距離,好快就會到52號監獄島。」
 
「改變原先計劃。」西裝男眼神轉得銳利:「唔好喺佢地上岸前就射殺佢地,先捉走剩翻果個叛國者交比我,我要確保佢既安全。」
 
「知道!」他聽命後退後幾步。
 
「睇嚟要提前同叛國者進行實驗喇,聯合軍班友已經開始做野......」西裝男喃喃自道。
 
陽光微微照進會議室,西裝男的模樣變得清晰。
 
他,便是蠱惑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