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算好啊?」
 
阿叻問神馬。
 
神馬嘆聲悶氣:「比佢一個人靜下啦,至信既事我地都做唔到啲乜。」
 
兩人站在船身甲板上,遠方眺望著船頭靠著欄杆的芷籬。看她悶悶不樂的樣子,加上紅腫的臉蛋,應該之前痛哭過一場,淚痕依然留在臉頰上。
 
「唉,至信條友搞咩架,點會可以無啦啦喺船消失架啫?」神馬嘖一聲。
 


「會唔會係企喺船頭睇風景既時候,腳仔軟跌左落船啊?」阿叻模仿著腳軟時顫抖的樣子。
 
「你估佢係你咁弱咩。」神馬踢他一腳,阿叻差點失平衡跪下來:「只不過,搵過條船咁多次都未見佢,的確有落左船既可能。」
 
「不過芷籬已經擔心到飯都食唔落。」
 
「而家只有繼續搵架咋,並無他法。」
 
芷籬應該是隱隱聽到他們對話的聲音,然後回眸發現了他們,但她並沒有過來,只是繼續留在船頭看著海上風景。
 


此時,Joyce和偉仔也走出來甲板,他們剛剛搜索完整條船一片。阿叻問他們有沒有發現,他們垂臉搖搖頭,這已經是他們第五次地毯式搜尋整條船了。
 
神馬見沒有任何進展,轉問另一個問題:「我地仲有幾耐去到格林城?」
 
「十五分鐘。」偉仔答:「我地應該就快可以望到個島。」
 
「大家!」芷籬忽然喊道,幾人隨即走向船頭,她指著前方說:「好似...見到個島喇。」
 
淡薄雲霧後,水平線上隱約能見一抹領土。從他們的航行方向去看,那領土的定位便是格臨城的位置。
 


眾人臉上呈現一道久違的微笑,只有芷籬和神馬依舊不笑。
 
「放心啦。」Joyce窩心地拖著芷籬:「至信一定唔會有事,要相信佢。我地返左格林城後,一定會打聽到佢消息。」
 
芷籬被她一說,想了一想,與其傷感下去也沒意思,倒不如抱著希望繼續前行,她最後也頷首:「嗯。」
 
「你又做咩面色咁差呀?」偉仔抱手,瞥了神馬一眼後問。
 
「我覺得事情無咁簡單。」他乾脆的答。
 
阿叻反他個白眼:「好心你唔好成日諗野諗得咁複雜啦。」
 
「你諗下,一隻無人船駛嚟比我地偷用,路程居然無任何阻撓,而且至信喺開船無耐就失蹤左。我諗緊呢一齊係咪有關聯,但就未得出合理既答案。」
 
「或者,所有野只係巧合呢?」


 
「邊有咁多巧合。」神馬撥撥吹亂一點的頭髮,往船艙裡走:「不過我地都無其他選擇,唯有見步行步啦。」
 
他把話放下後離開,走進船艙裡。眾人收起了剛才一剎的喜悅,換成不安的情緒。
 
 「佢講得有道理。」偉仔說。
 
「杞人憂天,明明就係我地行緊好運。」阿叻聳聳肩。
 
「阿叻,佢講既說話並無錯......」
 
Joyce驚惶的一句話,令幾人望向她,她遙指著前方島嶼,原來領土的光景漸漸變得清晰。但是一看,島嶼完全不像是城鎮,反而那枯竭的山林,和聳立的外牆,叫他們很在意。
 
「無可能......係監獄島!?」阿叻的眼珠快掉出來。
 


「係咪航道出錯,去左第二度啊?」芷籬納悶。
 
「去控制室望下。」
 
偉仔飛奔進船艙,直衝去控制室。
 
其他人也一起跟上。
 
直到來到控制室門前,只見幾個村民和神馬密密的商討著。
 
「神馬,出事喇,我地去緊既係監獄島。」阿叻十分徬徨。
 
「啱啱已經知道喇。」神馬淡淡的說:「我果然無估錯,船既地圖其實係做左手腳,我地去果度並唔係格林城。」
 
「咁我地快啲轉舵去第二度啦!」Joyce非常不願意再回去監獄島。


 
可是神馬輕輕搖頭:「隻船既人手控制權唔受控,懷疑有人遙控取回主導權......又或者,我地由頭到尾都無主導過,只不過係中左人地既圈套。」
 
「我地應該要點做好?」
 
「你地出翻去船頭,我留喺度睇下可唔可以重奪船隻主導權。」神馬說:「留意島上有冇人埋伏,搵人準備定武器,盾牌通通攞上嚟,因為好大可能有人會用槍射擊我地。」
 
「知道,武器方面等我去處理。」偉仔聽命後向船艙另一方房間方向急行。
 
阿叻等人亦聽命,返回船頭位置觀察情況,島嶼情況愈來愈清晰,岸邊港口的設計與之前他們的監獄島並無太大分別。
 
過了半晌,偉仔帶著一群村民上來,村民已經裝備好,他們的臉部表情卻明顯是未有準備。偉仔拿著幾個鐵盾牌,分派給阿叻等人。
 
「有冇睇到岸上有可疑人既身影?」偉仔問。
 


「暫時睇就唔見有。」芷籬答。
 
「唔好鬆懈,船好快就靠岸。」
 
船隻的航行速度緩緩減慢,看來是有程式指令控制它自動泊岸。引擎開動聲漸漸變少,很快,船隻便筆直的停在岸上,一動也不動。
 
海岸上有一堆草叢,風吹之下搖曳而動,乍看下分不清裡頭有沒有人。只有親身下去查察,才能知道有沒有伏擊,還有這個島的實際情況。
 
甲板上眾人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偉仔見神馬下了去控制室忙於研究著,便暫代他領隊的位置,向所有人說:「我地搵幾個人落去,睇下呢個監獄島既情況。我會落去,有冇人跟我去?」
 
偉仔掃視所有人一眼,幾乎沒有一人打算跟著他,有些人甚至用盾牌遮掩自己的臉,以免被他選中。偉仔無奈嘆息,看來村民是害怕島上的伏擊,不想白白送死。
 
「我去。」芷籬突然踏前一步,身先士卒的說。
 
偉仔亮眸一笑:「好,仲有無人?」
 
「我都去。」Joyce見她決定去查察,鼓起了勇氣也跟她一起,然後瞥了阿叻一眼,示意他也要過來。
 
「喂...我留守喺度得唔得啊...」他怯怯地問。
 
「你話呢?」
 
「好囉。」
 
阿叻極不情願地站出來,此時他們合共有四人,偉仔再一次確定沒有人要跟上後,便與芷籬他們徐徐下船去。其餘的村民則在船上觀察他們,他們揚言若有什麼事,會馬上過來幫忙。當然,芷籬他們很清楚村民是不會這樣做的。
 
岸上平靜得不太尋常,除了海風聲和鳥叫聲外,跟本聽不出監獄島裡有任何動靜。偉仔帶領著三人,一步一步的走向草叢方向,跟在身後的是芷籬,然後是阿叻和Joyce。
 
偉仔來到草叢前,一手翻開雜亂的草,查證到裡頭沒有人後,他們沿著草叢隱身慢慢爬向監獄島門前。
 
爬在隊伍中間的阿叻,總感覺到有些不自在,他偶爾誇張的抬頭或扭頭,那焦慮的狀態影響到身後的Joyce。
 
「你可唔可以咪成日郁嚟郁去啊?次次郁都搞到我好緊張,以為有啲咩事啊。」Joyce抱怨道。
 
「我唔想架,但你地聽唔到咩?」阿叻以幾不可聞的聲量說:「四面八方,都有鳥類嘶叫喎。」
 
Joyce豎耳一聽,果然聽到遠方傳來啞啞聲,但她隨即皺臉拍打阿叻的後腳。
 
「聽到又點?雀鳥你唔係都驚啊嘛?」
 
「問題係,佢地嗌得好唔尋常喎,我唔識形容啊,但佢地嗌得好......」
 
「好有規律。」最前方的偉仔插進話題:「其實我都留意到,一般鳥類唔會嗌得咁乾脆。感覺上佢地互相傳遞緊信息,好似摩斯密碼咁。」
 
「莫非有人發現左我地?」芷籬擔心的問。
 
話剛落下,鳥獸叫的聲音猛然變大,那尖刺的嘶叫聲令人心底發寒。四人連忙剎住行動,放下盾牌,默默的觀察一番,四周依舊沒有任何東西出現,就連雀鳥也看不見半隻。
 
阿叻的心跳急增:「好恐怖啊,我地不如返去啦......」
 
「噓,唔好郁住。」偉仔收細聲量一說:「好似有動靜。」
 
「唔係掛。」阿叻連忙用手蓋著嘴巴。
 
果然,雀叫聲混合一些腳步聲,從監獄島方向傳來。偉仔瞥看監察島外牆上方,一道黑色身影佇立著,遠看分不出是人或是鳥。
 
眾人屏著呼吸一言不發,若果現在被人發現,空矌地方下他們根本找不到躲避槍彈的好地方,即使有盾牌,也必定被活活打死。
 
千萬...千萬不能發出聲音。
 
正當大家全神貫注的守候時,一隻三米長的蛇緩緩的從後靠近他們。Joyce聽出草叢翻動聲,回頭一看,一隻麟紋班駁的大蛇就在她眼前。那蛇仿佛找到獵物一般,伸動幼幼的舌頭。
 
Joyce先是一呆,然後禁不住驚呼起來。
 
「啊啊啊啊!!!有蛇啊!!!」
 
高尖的嚎叫聲直上雲霄,蛇也被聲音嚇跑了。但是監獄島瞬即有五道身影分別在上空飛衝出來,那些好像大鳥的生物向他們直飛過來,幾人馬上嚇得慌張。
 
「白癡呀你?」阿叻聲線也顫抖了。
 
「有...有毒蛇嘛...」
 
「跑,向後跑啊!」偉仔吶喊一句,然後死命的往回船方疾跑。四人拼盡力氣逃亡,可是芷籬邊跑邊回望時,發現這些大鳥速度異常,已經快要飛到過來。
 
而且...他們並不是大鳥。
 
他們是長著烏黑羽翼,拿著槍械的人類。芷籬看到這幕,便更拼力地奔跑,但不幸腳踝忽然跘倒地上的石塊,重心一掉,她狼狽的跌在草叢外的沙地海岸上。
 
「芷籬!」三人馬上停住步,想要救她。但是同時間,五隻鳥人已經飛到眼前。
 
完了...完了...阿叻投降般舉高雙手喃道。
 
芷籬望著低飛下來的鳥人,與他們對視了一眼,鳥人其後飛過四人,沒有對他們作出任何攻擊。
 
鳥人然後似戰機一般,飛馳向船隻。
 
「吓?居然無事?」阿叻由驚變喜。
 
「佢地好似搵緊啲野。」芷籬從鳥人們的眸色,讀出這個信息。
 
偉仔沒有一絲放鬆:「村民!神馬!去保護佢地!」
 
村民看見幾隻身軀龐大的鳥人在船上方盤旋,也立即架起盾牌,有人不時向他們投擲刀具,只不過鳥人輕鬆便躲開了,這使他們萬分驚恐。
 
「佢地...係有翼既人嚟架!」
 
「咁咪好似獄長咁,係怪獸囉!」
 
「仲要有五隻,我地死硬啦!」
 
村民你一言我一語,態度消極。再投擲一兩次武器後,漸漸地再沒有人敢向鳥人攻擊,只是怔怔目望他們。
 
「叛國者喺邊?」一隻鳥人低飛,以命令般的語氣問。
 
「叛國者?」
 
「咩嚟架?好似聽佢地講過。」
 
「係咪講緊神馬啊?」
 
「哦神馬,佢喺船艙控制室啊!」
 
「嘿,謝謝。」鳥人詭譎一笑,然後五隻鳥人一起飛衝進船艙內,消失於眾人眼前。
 
此時偉仔四人剛剛回到船上,芷籬見五隻鳥人飛進船內,馬上想到鳥人的目標是神馬。
 
「你地做咩話比啲鳥人知神馬喺邊啊!?」她十分生氣。
 
「咩喎...」有村民答:「佢問我地,唔通唔答咩?唔答實會比佢殺死架。」
 
「係囉,而且佢地目標係神馬一個啫......」有村民附和。
 
芷籬已經氣得不想再理會他們,與偉仔三人跑向船內,甲板上只剩一群目然的村民。
 
而在船艙的控制室裡。
 
神馬多次嘗試重啟船航程式,但船隻就是不受控制,在他苦惱之時,猛地背後有道強風劃過,殺氣濃烈。他向後一望,五個鳥人已經站在他後面。
 
「你地係......」
 
未等他把話說好,兩個鳥人已經逕自走近他,打算抓住他的胳膊。神馬當然不會容易就範,他敏捷的避過兩人,急急分析了幾個鳥人一眼,再佯裝向後面三個鳥人中的一個攻擊。
 
鳥人一笑,沒有打算避開,想瞧瞧他有什麼能耐。怎料他原來是聲東擊西,衝到牆上按下緊急制,警鐘系統頓時由整個控制室每個角落響起低沉的聲音。
 
因為鳥類對低頻的震動聲比人類敏感多很多倍,幾個鳥人立刻痛苦的用手掩耳。神馬乘著空檔,馬上逃竄出去。
 
「哼,聰明喎...不過無用架!」其中身形最大的鳥人,用羽翼一把拍在神馬身上,神馬瞬刻被打飛至牆壁上。那鳥人再走到緊急制旁邊,插穿牆壁截斷接駁警鐘的線路,低頻聲響隨即停止下來。
 
神馬痛苦的躺跌在地,腹部被襲後痛得像火燒一樣,而且撞向牆壁時後腦撞擊不少,令他有些暈頭轉向。截斷線路的鳥人,應該是五個鳥人中的首領。首領鳥人向左右兩旁的鳥人使了個眼色,兩人馬上把神馬捉了過來他的跟前。
 
神馬想要掙扎,但他們的力量明顯比一般人強大,根本不可能反抗。首領鳥人抓著他的臉,凝視著他,咧嘴一笑:「真係好想將你食落肚......」
 
可怕的一句話,令神馬立即想起獄長,亦令他感覺到莫大的生命危險。下一秒,他感到一陣劇痛和目眩,很快便失了意識,首領鳥人弄暈他,回頭展起翅膀:「走。」他說罷拿起神馬飛回出船外,其餘四個鳥人也從後跟隨。
 
沿著通道跑向控制室的芷籬幾人,前方忽然有強烈的風壓迎現,他們下意息的彎低身子,幾個鳥人便從他們頭頂上擦飛而過。速度之快,甚至令他們看不清楚發生何事。
 
鳥人們飛到出船外,再一次盤踞在船的上空。
 
「我帶佢交返去先。」首領鳥人握著神馬於手中說:「而剩低既呢班人,你地隨時處理啦。」
 
其餘四個鳥人面露心寒的笑臉,還啞啞聲的興奮叫囂起來。首領鳥人交代一句後,便向雲霧遠方拍翼飛翔,慢慢消失不見。
 
四個鳥人叫囂過後面面相覤,其中一個張開血盤大口的笑。
 
「我地玩個遊戲吖......鬥食得多人?」
 
「嘻嘻嘻嘻......」其他三個狂笑。
 
他們俯瞰船上傻頭傻腦的獵物,下一瞬間,隨即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他們。
 
殺戮遊戲,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