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惑Joe當初讓至信進入記憶輪迴時,必定沒有想像過至信會變成如此吧。
 
記憶中的至信,受到芷籬死亡的刺激後,化身成天使般的三段變異者,忽然的便消失於軍隊眼前。
 
以當時的「國家」軍隊,他們根本不清楚有這種變異者的存在。不僅是槍手們驚呆起來,就連蠱惑Joe也不斷地揉搓眼球,以為自己看錯了。
 
Joe初時有點害怕,但是想了半想,又再露出奸乍的面目:「陳至信!你喺度變魔術玩消失係無用架,我而家就燒左你最愛既人,睇下你仲玩到啲咩花樣!」
 
他然後提起火把,準備燃起木製十字架。
 


「出嚟啦!唔出嚟啊?哈哈哈哈哈...」
 
Joe提高聲量大笑。
 
不過下一秒,他再也笑不出來。
 
至信竟然突然現身在他的眼前,一手便搶去了他的火把。
 
「你...」
 


「咁中意玩火下話?」
 
至信握實火把,把火源一下子推插進蠱惑Joe的口裡,火把瞬間貫穿了他。
 
「嗚!」Joe痛苦一吟,便失重心的由坦克掉下來,火勢在他口中蔓延,結果他在地面上燃動起來。
 
至信接著以極快的手速拔開困著Amy的釘子,然後抱著她,以疾風的速度飛到老遠去。
 
整件事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軍隊其他人根本反應不來。
 


飛翔的時候,至信感覺到回憶的世界漸漸瓦解,滿天的濃霧逐步化成粒子,應該是因為營救Amy的任務完成,所以記憶折磨將會終結了。
 
與此同時,握在手中的Amy也醒了。
 
「係...係至信?」
 
「嗯。」
 
「太好喇,你救番我...但係,你點解喊緊既?」
 
至信滿面淚水,好不容易的擠出微笑說:「因為我失去左我最愛既人,而且我亦都將要失去你。」
 
「呃...」
 
Amy思索了他的話,無奈的點點頭。


 
「佢對你係咪好重要?」
 
「係。」至信不諱直言了:「當初我一直以為,最愛既人係你,忽略左對佢既愛......只不過去到佢死左,我先知道對我最重要既野係咩,但係都已經太遲喇。」
 
回憶世界已經消失了一半,化成寂寥的黑暗。同樣地,Amy的身體也慢慢消失。
 
「至信,所以你要記住珍惜眼前人。」
 
「我所珍惜既都已經唔可能再出現喇。」
 
「咁又未必既。」
 
這是至信聽到的最後一句話,然後回憶世界便變成完完全全的黑暗。
 


腦筋仿佛移除了某種淤塞的東西,耳畔漸漸聽到現實世界的事情。至信張開眼,只見自身回到了白色的房間。
 
他坐起了身子,發現眾人正專注在破壞「宙斯」,但他沒有深究何事,也沒有理會,他第一件事是查看躺在身邊的芷籬。
 
看著閉眼的她,至信又有點兒想哭了,他喃喃的向她說:「為左救醒我,你用自己條命嚟交換值得咩?」
 
「點解你要咁傻啊...」
 
「醒啦,我求下你醒啦。」
 
「你果時問我最中意既人係邊個,我答你啦,唔係Amy而係你啊......」
 
「拿,你話架!」
 
至信傷心欲絕時,突然間聽到眼前的人吐出這句話,令他驚呆了。


 
芷籬居然張開了眼,還開口說話了!
 
至信怔怔的看著她,發現她根本一點事也沒有,而且還好像比平時更漂亮。
 
芷籬坐起了身子,甜甜的親了至信一口。
 
「我當時講大話咋。」她瞇眼笑道。
 
「講大話...?」
 
「緊係啦,我要激發你既潛能,唯有話自己會死囉。」
 
至信聽後,過了好幾秒才消化過來,他又好氣又好笑:「你個小魔鬼,竟然呃我!」
 


芷籬吐吐舌頭:「我中意啊。」
 
「哼,等我之後好好教訓下你。」
 
「喂啊~」
 
「喂你兩個!打情罵俏完未啊?」
 
兩人回眸一看,只見偉仔無奈的走了過來:「雖然我好高興你地醒番,但係談情都睇時間吖,就快世界末日喇。」
 
至信收起鬆容的臉,瞧看「宙斯」,果然大家也在集中火力攻擊它,而且還看到一個黑色生物在旁施放衝擊。
 
「果個係...」
 
「係神馬。」芷籬認得他:「太好喇,佢肯回心轉意。」
 
「而家我地需要更加多既力量去破壞「宙斯」...」偉仔說著,黑牛猛地焦急的跑過來:「啱啱收到劉倫既信息,佢話鬼皇一分鐘後就會將手中鐵球爆發,破壞成個世界!」
 
「咩話!」三人同時驚喊。
 
「無時間喇我地,點算啊...」偉仔大驚。
 
芷籬想一想,然後拖著至信的手:「你有無辦法可以好似頭先回憶世界咁樣變異啊?」
 
至信不語,只是對著她展露信心的笑容。
 
她馬上明白過來,亦回他一個鼓勵的眸光。
 
「下...即係點?」黑牛搔頭。
 
「交比我試下。」
 
他閉起雙眼,意念牢牢集中,腦海想著剛才芷籬「死」去時所帶給他的衝擊。果然,身體明顯發生變化,鳥類、怪物類、蜥蝪類的特徵集於一起。白髮頻頻從他的皮膚生長,天鵝般白皙的羽翼從背部破蛹而出。
 
現在穿著戰衣的他,不但有著變異能力,還有火屬性的技能。下一秒,火炎的龍卷包圍住他的身子。
 
至信進化成火天使。
 
「嘩...!」黑牛的紅眼睛映出火光雄雄的至信。
 
「仲有幾多時間?」至信問。
 
「呃...應該得番三十秒。」
 
「咁就等我同神馬了結呢場戰爭啦......神馬!」
 
他大喝一聲然後飛向神馬,神馬看也不看,已經知道至信想怎樣做:「知道!」
 
神馬暫停了攻勢,退後一點,與至信並排。
 
兩人伸出手,一同把整個身子的意念力聚在一起,一個耀眼的光球慢慢聚集而成。
 
「無時間喇!!!得翻十秒咋!!」
 
聽到黑牛的吶喊後,至信和神馬也更加拼命聚集氣力。
 
只不過,十秒時間,真的足夠嗎?
 
神馬苦說:「唔得呀,起碼要多三十秒,唔係光球既力量唔足以破壞「宙斯」!」
 
「唔好諗其他野,專注出力呀!!!」至信近乎抽乾全身的能量,通通灌入光球裡。
 
「有冇辦法可以爭取多三十秒呀?」芷籬急問。
 
沒有人能答到她。
 
「出事喇...」偉仔怔呆一說。




而在鬼皇那邊。
 
他基本上已經煉成手上那毀滅性的鐵球,喪失理智的他,現在的精神狀態也極不穩定。
 
「仲有5!」
 
「4!」
 
「3!」
 
「2!」
 
「1!」
 
時間到。
 
鬼皇緩緩升起起鐵球,下一刻準備將他引爆!
 
劉倫眼光空洞,他們整個聯合軍除了祈禱,已經沒有其他事可做了。
 
「末日將至!......」
 
「等陣!」
 
突然間,阿叻居然出現在鬼皇的前方。
 
「死廢老!你係咪癡線架,搞風搞雨,家陣咩事得罪你呀?殺左你全家咩?」
 
阿叻一連串咒罵的句子,聯合軍看著他,只是以為他發瘋罷了。
 
可是鬼皇卻真的回應他:「我個仔比你地殺左呀!」
 
「下係咩...」阿叻搔頭,然後又說:「咁你都殺左咁多人啦,打和啦。」
 
「邊有得打和!!」
 
鬼皇被激得暴怒,青筋盡現於臉上,他怒吼一句,中央島的地基居然因此裂開,還不斷震盪起來。
 
「喂你做咩呀喺度?」劉倫見阿叻不知好歹的走了過去,馬上喝止。
 
阿叻卻只是揚出了手板,示意他們繼續看下去。
 
「既然你有盛載所有人記憶既機器,你只要將你個仔既記憶backup落求其一個人度咪得囉。你話你努力左咁耐,而家竟然要自殺性襲擊,係咪戇居吖你?」
 
「你話我戇居?!」
 
「你直頭係老懵懂啦。」
 
鬼皇終於決定無視他。
 
「末日將至!!!!!」
 
「喂等等!」
 
沒等阿叻再多說話,鐵球瞬即爆開,比原子彈更強勁的衝力隨之爆發!
 
與此同時......
 
「可以喇!」
 
神馬和至信共同握著閃爍耀眼的光球,花了多三十秒的時間,他們成功煉出足夠的能量。
 
「一切都要結束喇!」至信此時已經滿面汗水。
 
兩人接著把光球推向「宙斯」的核心。
 
光球接觸到核心時,瞬間金光四射,眾人瞇起眼睛。
 
轟!!!
 
「宙斯」結果是跟鬼皇手上的鐵球同時爆發。
 
白色房間被衝力扭曲破壞,他們感覺踏腳的地方消失了,筆直的向下墜落。
 
整個世界頓時釋出地動天搖的晃動,聯合軍、「國家」、至信他們等人的頭腦瞬即感受到電擊般的痛苦,眼前一黑。
 
然後,全世界仿佛電路一樣,所有人昏迷過去。
 

 
……
 
……...
 
至信迷迷糊糊張開眼。
 
感覺發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是個折騰人的惡夢。
 
然後夢境結束終於結局了。
 
腦海,亦好像增添了一些陌生的回憶。
 
他醒來後曾經有刻期望過一切都是虛假的,但當他坐起身子觀看四周,自己卻是身處在破爛不堪的中央島上。
 
中央圖書館,被剛才的衝擊力破壞了。
 
而其餘的人,通通躺了在地上,分不清楚他們是熟睡、昏迷或已經死了。
 
成功?還是失敗了?
 
至信在頹垣敗瓦的路上慢慢走著,嘗試尋找認識的人。他發現了劉倫、黑牛和偉仔,然後他在中央圖書館前一個凹陷的大洞,找到了芷籬。
 
「芷籬!芷籬!」
 
他把她抱在身上,輕輕撥弄她亂了的啡柔秀髮。
 
「嗯...?比我瞓多陣啦媽咪......」她閉著眼簾嘟嘴嘀咕。
 
「係我呀,我係至信呀。」
 
「至信?」
 
她緩緩睜開眼晴。
 
「至信!」芷籬馬上把他擁緊:「發生左咩事?我好似發完個夢咁,而且...我咩都記得翻哂。」
 
說罷,他們兩人身邊的人,一個個慢慢的醒過來。
 
「我地應該成功左。」
 
「真既?」
 
劉倫、偉仔、阿叻等人醒了後,都笑著臉走向至信的方向。
 
劉倫笑嘆一聲:「所有人都安全無事。」
 
「我記得喇...」阿叻驚嘆地說:「我當初根本無犯法,但係「國家」既人無啦啦捉左我去洗腦,然後我就喺監獄島輪迴左幾年。」
 
「鬼皇真係好卑鄙......好彩已經過左去喇。」至信說。
 
「我唔明白。」偉仔開腔問劉倫:「明明當時你話我地得番僅餘十秒,按道理我地應該阻止唔切鐵球既引爆,點解最後會成功左既?」
 
劉倫下意息地看著阿叻。
 
「因為我地有位英雄幫忙囉。」
 
阿叻身後忽然冒出一群人,是聯合軍和「國家」的成員們,他們捉住阿叻的手腳,然後抱起他擲到半空,又再接住他慶祝。
 
「我?我做左啲咩啊?」阿叻問。
 
「仲咁謙虛?」劉倫莞爾:「多得你喺關鍵時刻,忽然諗到可以用言語騷擾鬼皇爭取時間,至信佢地先會成功破壞「宙斯」。」
 
「下??」阿叻依然搞不清事況,卻一直被人拋高拋低:「我果時純粹真係想嘴炮一下佢咋啵。」
 
「講起鬼皇,佢喺邊度?」
 
至信這樣一問,眾人「啊」了一聲怔住了,被拋在天上的阿叻瞬間被遺忘,重重的掉跌在地上。
 
「係喎,而家唔係輕鬆吹水既時候。」劉倫警覺的東看西看。
 
可是下一秒,三道身影便走了過來。
 
「係咪搵佢呀?」
 
只見神馬和黑牛一人一邊,提著鬼皇兩邊膊頭把他帶過來。
 
鬼皇看起來非常衰弱,去到幾乎要死去的地步。
 
「無左「宙斯」能力既鬼皇,佢連自己條命都就撐唔住。」神馬淡然的說。
 
「見到佢個樣咁,都有啲唔好意思殺左佢啦。」阿叻噘噘嘴道。
 
「殺左我。」
 
鬼皇氣若游絲地的說。
 
「咁簡單就殺左你,咁咪益左你?」黑牛不滿的說「擺你落油鍋上面炸,然後再捉你做龜公就差唔多。」
 
「嘩,乜你咁癡線架。」芷籬皺眉道。
 
神馬看了看芷籬,想起了些什麼,尷尬別過視線。
 
「你地唔殺我,一定會後悔。」鬼皇又說。
 
阿叻噗哧一笑:「而家你弱成咁,做到啲咩吖?」
 
怎料鬼皇忽熱一個翻身,一直收藏著的內力猛地迫出。力量雖然不算太大,卻已經能令沒有防備的神馬和黑牛鬆開了手。
 
他然後從衣服暗格掏出手槍,靈巧地躍至芷籬身旁抓住她的脖子,用槍指著她的腦袋。
 
「全部咪郁,否則我一槍打死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