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做咩突然請我食飯?」Simon奇怪問我:「重要係請我食沾麵。」

忘了說,我為人其實非常低調,大學私家偵探的身份,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

在朋友面前,我只是個普通人。

「請食飯都要『點解』?」我反問。

「哈,你啱,不過啲沾麵真心唔錯。」Simon欣喜道。



我品嚐一口溏心蛋,口感細膩而柔軟,就連內心都一拼溶化。

至於那些麵條,則散出淡淡麥香,而且口感煙韌,掛汁入味。

非常值得……

有錢,就能夠選擇,擁有比其他人更好的待遇。

這就是我拼搏的動力。



「喂。話說政府延長左侍產假喔,你點睇呀?」Simon剛看到新聞。

我其實覺得這種話題非常無聊。

因為……根本沒有討論的空間。

「嗯?我係員工嘅話咪支持囉;我係老闆嘅話咪反對囉。好簡單嘅Concept嚟。」我直截了當。

「得得得。我服你。」Simon無奈苦笑。



我思想非常簡單,沒有什麼政治抱負或社會信念。

大概,利益和地位是我堅信的價值。

「…」

吃過沾麵,心想該時候了,便轉過話題,打探Matthew的事情。

打探是重要的一環,有助縮窄方向。

更值得一提的是,大學圈子其實不大,要打探某人的事情,其實不太困難。至於坊間的私家偵探社,一般都沒有這個好處。

「呀係,Simon,你係咪識Matthew?好似係你Hallmate?」我問。

「哦?係呀,六樓同層,你又識佢?」



「係。」我喝一口茶,讓自己嚴肅起來:「我有件事,想問你。」

「哎呀,大家中同兄弟,有咩咪直接講囉。」Simon回應。

既然如此,那就開門見山了。

「我諗你應該知道Matthew有個女朋友。」我繼續說話:「叫Jackie,喺IG成日放閃嘅。」

「嗯,係呀,但我唔熟Jackie……」Simon握著下巴,陷入沉思。

這樣更好,說謊會比較容易。

「Jackie係我個Friend,近排同我訴苦,話Matthew好似有第二個。」我裝作傷感:「唉,我都唔知點樣,Jackie話自己成日喊,但又唔敢同Matthew對質。」



「係……係咩?有咁嘅事?」Simon開始遲疑。

他一定知道什麼。

問題在於,他會否說出來。

Simon不是屬於聰明伶俐的類別,很容易露出破綻。

「放心,我唔會講俾Jackie聽,我只係想了解情況。」我說。

「好似唔係太好……」Simon不願直視。

我更加確定,他是掌握事實的,只是不願出賣Matthew。

說謊的其中一個技巧,就是要簡單直接。



倘若Simon直接說「完全沒有這回事」,那我就惆悵了。

然而,他遲疑不決,就是間接承認。

「點解唔講得?有就有,冇就冇,反正我都唔會爆響口。」我斬釘截鐵。

利用中學六年的友誼,加上一頓飯,換取一個消息。

「唉,好啦。聽講,聽講呀……」Simon終於放棄掙扎:「聽講Matthew最近成日帶個女仔上房,不過我太唔敢肯定……同埋記住唔好話俾Jackie聽……」

「當然,呢度講,呢度散(散開)。」我回說,強忍狂喜的情緒。

「哈,繼續食嘢啦。」Simon鬆一口氣。



好了,現在要蒐集證據。

老實說,即使Simon堅決否認,我都會繼續調查,只是這一來便是一支強心針。

這五千元,我一定要得手。

「…」

隔天,下午二時,講堂裡。

我早就安坐房間角落,好讓我能夠看見班上所有人。

這是Jackie的情報,她知道Matthew的上課時間表。

這是Engineering的課堂,進來的大部分都是男學生。

久等一會兒,才瞥見男主角Matthew。

他的身高大概180cm,屬於偏高類型,身穿藍色牛仔外套,還有深灰色斜布褲,戴上圓框眼鏡,十足典型文青。然而,造型上還差一點點,就是手錶,倘若他將塑膠錶帶電子錶換掉,改成真皮錶帶的石英錶或機械錶,效果將更上一層樓。

他與幾個朋友一起進來,霸了幾乎一整排椅子,一看就知道是廣交朋友的類型。

跟Jackie聊天時,她言語中透露出自己不太會交際,也甚少參加大學活動。

也就是說,她絲毫不懂大學文化。

這個黑暗的世界……

我大概意想到,Jackie知道真相後的表情。

然而,那不是我的考慮。

「…」

縱然是上課期間,Matthew一行人還在高談闊論,沒把教授放進眼裡。

那個教授大概也是習慣了,沒埋怨半句,專心講課。

兩小時過去,教授準時下課,Matthew與友人道別,徑自離開課室。

坐在遠處的我也馬上站起,開始跟縱。

跟縱,大概是私家偵探的例行工作。

我走出課室,快速找出人群中的Matthew,便隨隨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