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縱是一門學問。

電視劇裡往往都是錯誤示範,那些跟縱別人的,要麼穿上純黑衣裝和戴上帽子,要麼就是左右穿插,避在牆角裡,行為鬼祟而誇張。

什麼是低調?

就是顯得自然、顯得普通、顯得平凡。

我身穿普通的T-shirt和短褲,除了手錶以外(畢竟是摯愛),所有元素都與普通人無異。



我獨自一人,緩緩跟著Matthew,他的步速偏慢,可謂慢條斯理,而我也不會靠得太近。

最好的掩飾,不是牆壁,不是樹木,而是人群。

融入人群裡就彷如消失一樣,沒人能夠發現我。

況且,現在的人也沒有什麼安全意識,不會留意四周的怪人,只顧與旁人談天說地,或者滑著手機,旁若無人。也有一些人忙碌得要命,沒空顧及身邊的一切,只顧奔馳,只顧自己。

實在方便至極。



Matthew抽出電話,從遠處窺探,可見他在回覆訊息。

這樣好,他更難發現我了。

跟縱這個動作本來沒什麼難度,可是我不知道對方的後著,他很可能會直接回家,或者到餐廳吃飯,變相我浪費了大半天時間。

我是個急進的傢伙,然而我承認耐心的重要。

果然,Matthew沒有那麼快露出馬腳。



他走到一旁的攤位前,與賣物會的幹事談得高興。

「喂,Bazaar點呀?」

「幾好呀,幾好呀,買啲嘢啦,Matthew。」

都是那些無聊的廢話。

既然如此,我只好站在另一端,假裝滑手機。

我依稀記得,起初當私家偵探時,遇過不少麻煩人,例如喜歡逛街的傢伙,害我在熾熱的陽光下走上大半天,又或者是要前往銀行辦事的,害我呆等一個多小時,期間客人又不斷追問,極度煩厭。

而Matthew就是那種喜歡交際的人,跟人家談上十多分鐘都不疲倦。

我待在一邊,幾乎眼紅,又不能四處逛逛,生怕Matthew離開現場。



只能默默等待……

「喂,走啦,約左人。」Matthew終於捨得走了。

我微微一笑,然後繼續跟縱,經過賣物會,驀然聽見一些言語。

「喂,Matthew都算男神高度啦。」一個女同學說。

「個樣都唔差啦,著衫幾有Taste。」另一個人回說。

看來這個Matthew也挺受歡迎的。

「咦?」我心裡忽然一震。



這次,Matthew的步速顯然較快,還不時四周張望。

難道有發現了?

Matthew掏出手機,接通來電,然而距離太遠,根本聽不見。

只是,Matthew神情更加緊張,彷如剛偷錢的賊子。

我有很好的預兆。

掛線後,Matthew踏出大學,前往Hall 3,似乎是要返回宿舍。

剛才的大學街熙來攘往,我混在人群中,Matthew很難發現我。

此刻,街上人煙稀少,而且道路頗寬,沒有可利用的障礙物。



那麼我就需要更警惕了,一個不小心,被Matthew瞥上一眼,也許就要功虧一簣。

偷情的人一般都非常小心,覺得自己被跟縱,就會毫不猶豫取消行程。

幸而,Matthew實在太年輕了。他應該是覺得,跟縱自己的,只可能是Jackie和其他朋友。

他的女友可更進一步,聘請私家偵探。

所以說,大學私家偵探,工作尚算簡單。

說來,我工作半年有多,卻從沒有被他人揭穿過。

我不自覺沾沾自喜,警覺Matthew已經來到Hall 3外了。



然而,他在大門前停下,靠在牆邊,默默等待。

是在等著什麼?

我大概猜到……

果然,五分鐘後,一個外表清純的女同學走到Matthew前,跟對方談上兩句。

就是目標人物?

然而,二人沒有牽手,也沒有擁抱,聊過兩句後,女同學便徑自進入宿舍裡,留下門外的Matthew。

這樣說,應該是普通樓友吧。

當私家偵探就是如此,不幸的話可能要站著半天。

幸好現在是下午,太陽開始收山,天氣尚算清涼。

不久後,我又要提起精神。

一個穿著背心熱褲的女同學來到Matthew眼前,Matthew立刻精神抖擻,展出歡愉的笑容。

相比Jackie和剛才的女子,這人身形矮小許多,卻走可愛路線,有著圓滑的面龐,明亮的雙眼,實在頗為吸引。

她很有可能就是那個第三者,剛才致電Matthew的人。

直覺告訴我,現在非常關鍵。我拿起暖水壺,扭開壺蓋,微微對準二人。

這是暖水壺型的攝錄機,可讓我有效偷拍二人。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句說得不錯。

倘若用手機或者相機的話,就實在太明顯了,一定被發現。

手上的東西,可是我千辛萬苦從批發商訂造的,外表宛如暖水壺,卻有著攝錄功能,鏡頭就在壺口上。

這東西的確昂貴,然而都比不上我的手錶,哈。

Matthew和對方支支吾吾,刻意降低聲量,可是他們保持著正常距離,沒有任何越軌行為。

可惡,這樣並不構成什麼。

不,我需要更有耐性,才能揭發這對狗男女。

我身在遠處,盯著二人,Matthew樣子陶醉,失去所有防備。

倘若他們牽手、擁抱或者親吻,那麼就是完成任務了。

然而,Matthew始終沒有出手,沒有露出馬腳。

十分謹慎……

最後,二人一起走入宿舍。

我卻抓不出任何痛腳……

其實,Matthew的神色已經出賣了自己,可我不能捏造情節,判斷Matthew一腳踏兩船,這樣客人一定不滿意。

既然如此,我得想辦法進入宿舍了。

因為……進去是需要拍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