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會就在眼前,我必須冒險進入宿舍。

宿舍共有十二層高,之前打探過,Matthew住在六樓。

既然Matthew要在宿舍外等待對方,那就意味著那個女的不是宿生。

我在門外徘徊,瞥見一個凶神惡煞的保安,我貿然進去,一定被趕。

「麻煩……」我不禁抱怨。



驀然,遠處走來四個人影,全都是女學生,而且看上去都是Year 1新生。

她們似乎剛吃過甜品,臉上的笑容燦爛非常,手牽手回到宿舍。

我靈機一觸……

成敗就看此舉了。

我撥弄頭髮,好讓自己顯得更清新整潔,再深吸一口氣,調整心情。



「頭先啲蛋糕好正。」

「係囉,下次再食。」

她們心情愉悅,實在方便說話。

「嗨,你哋好呀。」我走到她們面前,展出微笑,將目光投放到四人臉上。

「Um…你好……」其中一個比較高的回答。



她們紛紛疑惑起來,我必須盡快出擊。

「係咁嘅,我叫Paul,而我女朋友叫Crystal,住Hall 3,頭先我激嬲左佢,而家唔聽電話,又唔覆Whatsapp,我想上去搵佢say sorry氹佢。」我說。

她們面面相覷,似乎是在思考「Crystal」的存在。

這個Crystal出現在Simon和Matthew的朋友名單中,而且有宿舍迎新營的Profile Picture,如無意外,應該是宿舍的學生。

這就是社交平台的好處。

知道名字,我就能夠知道很多事情,包括習慣、學校、朋友圈子。

「你哋識佢?」我問。

「我記得啦,啡色頭髮嗰個Crystal呀嘛。」另外一人說。



全中。

「乜Crystal有男朋友咩?」然而,另一個紮馬尾的女學生斜視著我:「我記得佢係A(Available單身)緊。」

「哎呀,可能嗰陣人哋冇講呢,而家有花生食,哈哈,同埋件事都幾浪漫。」

對,朝這個方向走。

其實,我毫不認識這個Crystal,倘若她們認真質問,我必定遭殃。

我賭的,是她們此刻的心情。

「等等先……」那個紮馬尾的比較謹慎:「Crystal住幾樓?」



果然是有麻煩人。

幸好,這道問題沒有考上我。

「9樓。」我輕鬆回答,對方頓時啞口無聲。

我知道的原因很簡單。

剛才我大致看過Crystal的公開帖文,其中一段記憶猶新。

「今次Mass Dance好正呀,大家都跳得好好,不過唔好再影我黑圖啦好嗎 :(

 #Hall 3 九樓       #Massdance      # 禁止黑圖」

這就是運氣。



世上有很多事情都需要運氣,然而,沒有動過腦筋、沒有做過實事的人,根本不值得擁有運氣。

「重懷疑我?」我心想。

社交平台就是這樣,沒什麼私隱可言。

順帶一提,我們是可以選擇私隱設定,僅限朋友看到帖子。

「我純粹想入一入去搵Crystal,唔會影響到你哋,而我都係呢間U學生。」接著,我展出大學學生證,好讓我看上去更有說服力。

「哦,咁唔怕啦,反正呢度成日都有人『屈蛇』(偷住宿舍)。」她們終於得出結論。

「多謝你哋。」感激的語氣。



好,非常好。

一個臨時的藉口,一個簡單的謊言,就能夠蒙混過去。

如果我是個賊子或者色魔,她們就真的麻煩了。

反正香港是如此安逸,人人都失去防備,只要樣子正常,舉止有禮,以及有點小聰明,就能夠瞞天過海。

然而很多人不明白,邪惡和貪婪是內心的本質,而不是外貌特徵。

「哈,祝你好運呀,遲啲一定叫Crystal請出Pool飯。」其中一人開玩笑。

「好呀,我請埋你哋又點話?」我微笑。

「哈哈哈,重要有甜品呀。」

「冇問題。」

我感到滿意,事情非常順利。

四人帶我到宿舍裡,那個神情兇惡的保安只顧打招呼,盯著那四個年輕貌美,沒空理會我。

「好,唔該你哋,有機會再見。」我揮手道別,臉上綻放友善的笑容。

微笑,真的很有用。

我環視四周,決定走上樓梯,前往六樓。

升降機內很大機會有其他人,或會引起懷疑。

來到六樓,一條走廊映入眼簾,左邊是廁所,右邊是茶水間,向前走便是各個房間。

Matthew到底會在哪裡。

我緩慢向前,手上是那個暖水壺,隨時待命。

現在,我必須更加小心,始終不是公眾地方,些少動靜都會引來注意。

我減緩呼吸,打醒十二分精神。

幸好,每個房門上都有門牌,寫上樓友姓名,易於辨認。

我走過四間房間,卻不見Matthew的縱影。

應該是更深入的地方。

驀然,前方傳來奇怪的聲音。

我仔細聆聽,警覺正是Matthew,而且還有一把女聲。

「唔……」

也許是走廊上空無一人,這些聲音尤為響亮。

我踏前兩步,不發一聲,終於找出Matthew的藏身之處。

來到門前,他們的聲音顯得更明顯。

我二話不說,掏出褲袋裡的打火機。

當然,不會是普通的打火機,而是一支打火機型的錄音筆。

「唔......Matthew......姚其俊......我要呀,我要呀。」是那個小三。

「唔整濕你嘅話陣間痛死你呀。」然後,便是故事的男主角Matthew。

她們的對白,全都錄掉。

倘若是電視劇的情節,私家偵探會踢開木門,衝入房間,舉起相機,按下快門,然後將床上的狗男女公諸於世。

然而,我才不想被Matthew打至半廢。

我一邊錄音,一邊環顧四周,倘若有人突然出現,那我就必須離開,務求全身而退。

天助我也,待了五分鐘都沒碰上任何人,一整段錄音證據就在手上。

那麼,便是大功告成了。

「哈。」我心中盤算如何花掉這5000元報酬。

不過,就在離開之際,一個想法在腦海裡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