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中國旅行社辦證區。

回鄉證過期,要特地來中旅社一次,真是麻煩。

無論是任何一間分社,都是人山人海的,幸好我很早就來到現場,籌號數字較小。

我看看牆上的電子屏幕,顯示的數字是37號,而我手上的籌號是59號,再過半小時,相信就能夠到櫃位辦理手續了。

我看看手錶,9時55分。



其實這天是Day-off假期,我並不趕時間,只是不願留在此處。

為什麼?

明明是個辦證大堂,環境卻非常吵鬧。

旁邊的小孩目測只有兩歲,放聲大哭,那個母親把持不住,直接破口大罵,害小孩哭得更厲害,聲音更加煩擾。

我沒有辦法,只好掛上耳機,播著重型音樂。



然而,母子的威力太強了,他們的聲音震懾八方,害我只好站到一邊,呆呆等待。

就在站起的瞬間,我瞥見牆上的字句,不由眼前一亮。

「警告:不得賣籌、換籌。」

倒是有趣,倘若沒有此句,腦海裡也不會萌生這種想法。

很好的警告……



我站在一邊,環視四周,發現大堂裡站著兩個保安,一男一女,都是中年人。

女保安神色兇惡,不像善男信女,來回踱步,巡視著大堂。

另一邊廂,男保安像是剛睡醒一樣,站著也能閉目養神,據聞這種人身體比較健康。

於是,我靠近男保安的位置,好讓那個女的沒心思巡視這邊。

緊接著,我仔細留意每個人的神情和樣貌,尋找潛在客人。

既然不趕時間,那就要好好利用這個機會,賺一份外快。

我站在角落,盯著所有人的舉止、表情,終於讓我發現獵物。

一個身穿西裝,髮線向後移的中年男人跑入大堂,呆呆地看著電子屏幕,呼出一大口氣,樣子無奈而不甘。



一看就知道,這人身高要職,正趕著上內地公幹。

那麼,他今天走運了。

中年大叔剛跑進來,引起兩個保安注意,我靜待一處,好讓他排隊拿籌。

他先看屏幕數字,再看自己的籌號,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汗水直線流下,左手按著額頭。我想,他一定是急得要命。

好,我需要這種客人。

接著,我看準兩位保安轉頭的時刻,疾速走到那人身邊,跟他談上兩句。

「喂。」我低聲叫他。



「吓?做咩?」他還沒有回過神來。

這樣更好,對話由我主導。

我掏出褲袋裡的籌號,再指著屏幕數字,不發一聲。

幸好,對方也是個聰明人。

那人冷靜下來,斜視著兩個保安,然後微微點頭。

事情發展得頗順利。

其後,我伸出單手,舉起五指,好讓對方明白。

我不貪心,五百就足夠了,待會吃日本菜。



眼前的男人極度爽快,掏出身上的銀包,五張紅色的銀紙塞到手裡。

然而,就在我交出籌號的瞬間,事情發生嚴重的變化。

陷害我們的,不是那兩個保安……

一個面目可憎的大嬸硬要伸張正義,居然偷偷向男保安告發我們。她身材肥胖,臉上皺紋多的是,看上去五十多歲,我恨不得她三高心臟病發。

「你條死……」我心想。

我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自作正義,站在道德高地上的混蛋,明明與你無關,卻偏要犯賤插手。

男保安臉色為難,畢竟只想好好等待下班,不過工作還是工作,他走到旁邊,帶我和中年大叔到大堂角落,眼神變得嚴肅。



手心不斷冒汗,呼吸逐漸急速。

可惡……

現在可要想辦法,解決危機。

「你哋兩個頭先做乜?」男保安問我們。

「純粹傾兩句。」中年大叔幫忙答話。

然而,這種反駁根本軟弱無力。

「夠啦,我頭先都隱約睇到,你哋買賣籌號。」男保安揭穿我們。

「係……係咩?」中年男人居在下風,他斜視著我,希望我能解困。

我也不願牽連對方,畢竟他是我的客人。

「我哋……」

是要坦白,還是繼續隱瞞?

不,看似出事了,我卻驀然發現轉機。

既然他都這樣說,意味著男保安並不是什麼正義之士,只是有人投訴了就必須跟進。

那麼,我更要賭上這個可能性。

「哎呀。」我忽然改口。

眼前二人都不知何事,紛紛看著我的眼神,表現疑惑。

然後,我指著地上,一張一百元紙幣。

「我諗,呢張應該係你跌出嚟嘅?」我面向保安,微笑,撿起地上的紙幣。

中年男人瞪大眼睛,似乎是意想不到,我會如此大膽。

三人身在大堂暗角,四周沒有任何目光。

男保安陷入沉思,看看那一百元,再看看我的眼神。

不成功,變成仁。

無論是坦白或者隱瞞,結局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因此,要完全脫身,只能冒險。

時間彷彿靜止了,保安久久沒有說話,久久沒有行動。

「醒目啲啦……」我心想。

某一刻,我也以為自己要遭殃了,然而我已踏出這一步,不能隨便放手。

中年大叔也緊張得要命,按著額頭,不知所措。

然而,他的慌張顯然是白費了。

「係呀,嗰一百蚊係我架。」男保安抬頭,收下紙幣,拋下冷冷的一句,然後轉身離去。

好,非常好。

我和中年大叔二話不說,立刻交換籌號。

「多謝你,後生仔有前途。」說完,他立刻奔到櫃位。

不用謝,這張籌號你應得的。

交易正式完成,我合共賺了四百塊。

也算不錯。

現在,手上的籌號是153號,應該要等到中午1時。

既然如此,何不先吃個午飯,再回來辦手續?

我記起了,附近有一間日本放題,聽聞不錯,不妨一試。

就在離開中國旅行社時,手機忽然震動一下,似乎是收到訊息。

是誰?

我開啟手機,一看,立刻張開雙眼,眼前的景象實在訝異萬分。

對方竟然是學生會候選內閣。

似乎是大案子,一筆大生意……